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域外动态】美国高等教育的衰退

已有 1517 次阅读 2022-8-30 18:17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疫情期间,近130万名学生离开美国高校,这意味着本应几年后会出现的入学非常时刻已经到来。 


众多不喜欢上网课的高中毕业生通常选择推迟留学,并且他们办理签证也特别困难。许多有实验工作的专业学生表示,他们无法注册学位所需的课程。


尽管面对面线下授课已成为常态,领事馆也已重新开放,但随着疫情的持续,入学率仍显得黯淡。自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来,本科生的大学入学率下降了近10%。根据国家学生信息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今年春季的入学人数比去年下降了4.7%,降幅远远超出了预期。


入学人数持续减少引发了公众的担忧。研究表明,尤其对于家庭背景不太优渥的学生来说,如果中途退学或休学,他们可能就无法继续完成学业。卢米娜基金会(Lumina Foundatio)主管影响和规划的副总裁考特尼·布朗(Courtney Brown)说:“这是一个危机时刻,我们现在必须行动起来。”


此外,新冠肺炎疫情入学人数减少也加剧了大学对财务状况的担忧。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的一份新报告表明,即使在疫情爆发之前,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的财务弹性就很差。


通货膨胀正在助长大学的运营成本。据债券机构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Fitch Ratings)称,小型私立大学、地区性公立大学和农村机构都面临着巨大的阻力。惠誉高级主管、高等教育部门主管艾米丽•瓦德瓦尼(Emily Wadhwani)表示前景堪忧。


当然,近几十年来,美国高等教育一次又一次地渡过了危机。大学扩大了对弱势群体的录取,增设了学术项目和便利设施以吸引学生,并向他们收取更高昂的学费,还与私营部门达成协议以开拓新市场。但是今非昔比,高等教育可能已经达到了通过扩大规模摆脱衰退的极限点。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质疑把大学教育当作获得高薪工作的先决条件。在劳动力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些没有学位的人就能找到工作。目前,尽管不一定能毕业,近七成的高中毕业生还会选择继续接受某种高等教育。在许多方面,疫情对入学人数的影响都是具体且独特的。高等教育通常是逆周期的,这意味着当经济不景气时,人们进入大学学习技能,或者因为他们找不到工作。

 


1


大学是否应该为招生减少而做更充分的准备?


如果高等教育发展措手不及,原因可能源于过去,毕竟这并不是人口结构首次左右大学的命运了。在过去,高等教育总是能够成功地摆脱困境。这一次,之前的解决办法是否可行还尚未可知。二战后的几十年见证了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中等师范学校壮大成熟,社区大学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全国。


肯塔基大学(University of Kentucky)退休教授、《美国高等教育史》(a History of 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一书的作者约翰·西林(John R. Thelin)指出,大学及其财务模式面临的压力不仅仅是入学人数下降,而且高通货膨胀和暴涨的油价严重冲击了大学预算。因为校园扩建,各院校需要建设成百上千的新建筑来供暖和照明,那时它们才发现自己出现了赤字。


大学领导们也不相信华盛顿或州议会的官员愿意帮助他们缓解财政困难。针对越南、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的校园抗议活动已经蔓延到公众舆论。卡耐基委员会(Carnegie Council)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动荡的局面“消弭了校园的信心和社区的支持”,这个观点与当今的大学领导人产生了共鸣。加州州长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曾发誓清理校园里的烂摊子,甚至得以一举成功竞选公职。


入学人数下降并不总是大学财务困境的主要原因。


在2008年至2009年的经济衰退期间,学生人数实际上是增加的。但大学预算受到重创:捐赠基金回报率跌至谷底。随着失业率的上升,能负担得起私立大学学费的家庭越来越少。在公立大学系统中,每个学生的支出大幅下降,在2008年至2011年间平均下降了18%。据州高等教育执行官员协会(State Higher Education Executive Officers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州的资助规模近15年从未恢复到衰退前的水平。


同样,对于许多大学来说,在线教育通常被视为营利性机构的领域,但现在更多的非营利院校进入了这一领域,希望利用全国甚至地区的声誉来招收一批新的学生。以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为代表的一些商学院与私人公司达成了协议以扩大影响力,而另一些商学院则在管理虚拟课程方面寻求外部帮助。通过网课,它们希望把大学课堂带给那些没有时间或缺乏灵活性的学生。


留学生是另一个新市场。长期以来,美国的研究生项目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才,但在经济衰退期间,全球对本科教育产生了新的需求。


在经济衰退和疫情期间,国际入学人数上涨了76%,达到近110万人。其中三分之二的增长来自本科阶段,并且大多数学生都支付了学位的全部费用。

 


2


环顾四周,下一个新事物是什么?


高等历史学家塞林指出,大学正在尝试挖掘前几代人的策略。疫情甚至可能会使大学面临的挑战超越即将到来的人口悬崖。对公立学校入学情况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虽然高中毕业率实际上在疫情早期就有所上升,但小学和中学的入学人数大幅下降。目前还不清楚这种下降是长时间的还是暂时性的,但它们可能会影响未来大学生的数量。疫情期间的学习损失也可能对大学准备工作产生影响。


为了阻止这种情况进一步恶化,大学需要招收那些它们过去一直难以吸引的学生,包括来自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背景的学生。在过去50年里,美国最低收入阶层的大学毕业率几乎没有变化。


尽管现在近一半的本科生是有色人种,但成绩差距仍然存在,尤其是黑人学生。然而,吸引新学生或吸引那些已经离开的学生回来的最大障碍是成本。考虑过退学的在校生中,有三分之一将学费列为退学原因。


对于那些无法开拓新市场扩大招生规模的大学来说,它们的策略一直是学费增长。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本科教育的平均成本在过去的40年里增加了175%。


美国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希望政府支付更多的大学费用。但是,帮助支付费用的政治提案还未确定的。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高等教育教授、全球和比较教育专家西蒙·马金森(Simon Marginson)说,其他教育模式的兴起正在“挑战高等教育与经济之间的联系”,而且不仅仅是在美国。而且这种转变可能发生在大学之外,因为院校需要吸引新学生。

 


3


如果高等教育不能增长,它会萎缩吗?


这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毕竟你不能拆除建筑物。虽然大学近年来聘请了更多的兼职教师,但终身教职的限制不利于削减教师队伍。


事实上,在过去十年中,教师招聘和招生趋势并不匹配。美国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数据显示,尽管公立大学录取的学生数量下降了6%,但教师队伍却增加了3%。私立非营利大学在2009年至2020年期间入学人数增加了9%,但招聘增加了18%。社区大学在此期间流失了近三分之一的教职员工,但入学率的下降幅度更大,达到35%。


随着时间的推移,管理费用也在增加,高校在十年间增加了近11万名管理人员。2010年,全日制本科生与全日制管理人员的比例为78:1。


但至少有一位校园领导主动表示要削减开支。阿肯色州亨德森州立大学(Henderson State University)的查尔斯·安布罗斯(Charles Ambrose)在宣布财政紧急后,削减了25个学位项目,取消了57个行政职位,并解雇了67名教员,其中44人是终身教职。该学院将把课程重点放在符合学生需求的学术项目上。安布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现在必须解构那些我们曾经投资过的东西,因为它们不能给学生带来回报。”


早在19世纪初,美国的高等教育就疯狂地发展着。许多学院是由宗教团体建立的,每个教派都有自己的机构。在一个前沿社会,大学代表着合法性和文明度,社区寻找它们,让自己出名。


成长型思维模式是美国高等教育的基因。现在这种增长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


相关链接: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the-shrinking-of-higher-e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353307.html

上一篇:【规划参考】教育科技利益相关者和决策者面临的紧迫问题
下一篇:【域外动态】美国大学学费的增降受何影响?
收藏 IP: 117.189.130.*| 热度|

3 郑强 汪强 何应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12: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