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瑟琦智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dmresearch

博文

【域外动态】美国大学学费的增降受何影响?

已有 932 次阅读 2022-9-20 16:32 |个人分类:域外动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尽管高通胀继续困扰着整体经济,但这些价格上涨尚未导致为美国大学学费的大幅上涨。根据统计局的分析,自2021年8月以来,美国家庭的自付大学学费在12个月内上涨了2.79%。相比之下,整个经济的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8.3%。


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University of Tennessee at Knoxville)的教育教授罗伯特·凯臣(Robert Kelchen)说,学费涨幅不大,再加上大多数商品和服务成本的上升,很可能会给大学带来财政压力。根据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 's Investors Service)的数据,学生带来的收入通常分别占私立和公立大学总营业收入的75%和50%左右。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大学正在提高2022-2023学年的标价,以对抗通货膨胀的影响。在爱荷华州,监督该州三所公立大学的董事投票决定将学费提高4.25%。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的理事们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批准将学费提高5%。“我们陷入了通货膨胀的困境,”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校长罗伯特·布朗(Robert A. Brown)今年5月宣布下学年的学费将上涨4.25%时写道。


除了这些例子,提高学费的广泛趋势还没有表现出来。事实上,根据历史数据,疫情后学费价格增长缓慢的时代与大学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和21世纪头十年所享受的市场完全不同,而这几十年的特点是学费价格飙升。

 

学费上涨仍受抑制


在过去两年里,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涨幅一直高于净学费成本。

微信图片_20220920163230.png

消费物价指数按年变动百分比

(数据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为什么学费没有像以前那样上涨?


很可能有几个因素在起作用。在过去的十年里,一些消费者对大学学费变得更加敏感。这种对负担能力的兴趣,反过来又削弱了教育机构的商业优势,导致学费相对平缓的上涨。与此同时,高中毕业生的数量却停滞不前。随着新生入学竞争的加剧,大多数大学失去了定价的额外杠杆,尽管它们仍能在低通胀环境下勉强维持收入。当然,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导致更多的注册人数减少,价格上涨波及整个经济环境。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分析表明,传统上,大学学费价格在8月和9月上涨最显著,而在一学年的其他时间,上涨幅度较小。9月份指数将于下个月公布。因此,虽然过去两个月学费似乎没有飙升,但这并不排除未来某个时候全行业学费发生变化的可能性。

 

政策方案面临阻力却仍有希望


高等教育倡导者、智库研究人员和政府工作人员,他们认为对大学来说,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大学的负担能力。这是有充分理由的:根据美国大学成就的数据,截至2019年,只有23%的公立四年制大学和41%的公立两年制大学能够负担得起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s)的普通受助人。不断上涨的大学学费和巨额学生贷款债务很可能“对人们对高等教育的信念产生持久的影响,尤其是对中低收入家庭。”其结果是高等教育正成为“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


美国联邦政府在帮助学生上大学方面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鉴于目前联邦学生贷款总额已超过1.6万亿美元,似乎是时候进行政策干预了。拜登总统的学生贷款减免计划将为获得佩尔助学金的联邦借款人发放至多2万美元(其他联邦借款人最多发放1万美元),这将使这一数额减少数十亿美元,并为大量借款人的生活带来重大改变。


但一次性的债务减免政策本身并不能降低大学学费。虽然政策制定者都希望大学学费能够负担得起,但他们支持的政策却截然不同。北卡罗来纳州下一任参议员的竞选就说明了这些差异。民主党人切里·比斯利(Cheri Beasley)支持拜登的计划,而泰德·巴德(Ted Budd)反对该计划,称它将导致更严重的通货膨胀。两位候选人都支持扩大佩尔助学金,比斯利希望这样做可以减少学生贷款的需求,而巴德则支持扩大佩尔助学金,用于学徒和职业项目。


今年的美国国会选举将明确支付能力政策的走向,尽管无论谁获胜,主要的支付能力立法都不太可能。美国政策执行者们最近重新授权《高等教育法案》(high Education Act)的主要法案(分别是《繁荣法案》和《大学负担能力法案》)包含了截然不同的愿景。共和派的法案将取消补贴联邦学生贷款和补充教育机会补助金。民主派的议案提议提高佩尔助学金的最高限额,并扩大公共服务贷款减免的资格。


《高等教育法案》(HEA)在2008年被重新授权以来,高等教育已经变得更加两极分化,美国的教育法第九条,对盈利性部门的问责、免学费的大学、学生贷款债务减免,让民主派和共和派完全对立起来。双方在这些问题上根本没有足够的共识。


而且,《高等教育法案》(HEA)再授权法案过于全面,不太可能获得广泛支持。越高的法案所包含的条款越多,它就越有可能包含一些主要立法者或利益集团反对的内容。此外,根据参议院的议事规则,重新授权法案将需要至少60名参议员的支持。虽然很难找到两党都同意的政策,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两个派别都支持将学生贷款利率与美国国债利率挂钩,为部分学生提供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资格,为退伍军人学生提供保护和福利。围绕这些问题的法案有机会在国会获得成功。


现实紧迫性是推动立法的一个重要因素。在2020年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期间,美国国会通过《关爱法案》向高校和学生提供紧急财政救助。正如一位受访者在谈到《关爱法案》时说的那样,“在这样的危机中,双方真的不得不携手合作。”


倡导也可能打破现状。联邦高等教育的财政政策一再表明,宣传是有效的,从上世纪90年代,高等教育协会成功地游说反对削减学生经济援助,到最近美国传统黑人院校(HBCUs)的倡导者通过《未来法案》(Future Act)成功地推动了永久资助。倡议者和选民能否在美国国会制造出一种关于大学负担能力的紧迫感?只有时间和点票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原文链接: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despite-sky-high-inflation-no-sign-yet-of-surging-tuition-costs?cid2=gen_login_refresh&cid=gen_sign_in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what-will-it-take-to-make-college-more-affordable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03646-1356146.html

上一篇:【域外动态】美国高等教育的衰退
下一篇:【智库数据】2022年11月ESI总排名数据简报(国内高校)
收藏 IP: 120.204.173.*| 热度|

1 汪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13: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