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yu201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angyu2014

博文

回忆智华

已有 2882 次阅读 2015-3-2 17:26 |个人分类:青葱往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年9月初,我们一中79届高二(六)班四十多位同学,在高中毕业后的三十五年,终于再聚会了!虽然我和晓华是最初的动议者,我们都没有具体的劳作。只有在家乡的十余位同学、以及班主任陈老师的辛苦筹备后,聚会活动才得以实现。活动中,恩华总说:你牙崽一句话,我拧着累哟!从天南海北来到故乡的四十多位同学、陈老师和2位任课老师在一起度过了短暂、却有那么令人难忘的2天,大家百感交集,毕竟有些人高中毕业分手后就没有再见过的。

在活动安排上,有班主任陈老师点名一个节目。在陈老师一如既往的唱名声中,在每个到场同学或大声、或小声的应答中,大家都会发出会心的笑声,仿佛大家又都回到了青涩的高中时代。

在陈老师唱名的过程中,他2次异常激动地哽咽了,半晌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点到了1男、1女2位永远不能应答的同学名字,其中男生就是和我一起在军分区大院长大的智华同学。智华在1998年左右,因在实验室进行保温材料的实验发生了意外而永远地倒下了。

回京后,翻阅起高中同学们的旧照。那个时代,留下的几乎都是黑白照片,但其中却有一张我和智华的彩色合影,留下了我俩永远的彩色青葱影像!这让我脑海里一下子如电影般不断播放起从高中时期一直到他工作头几年我们俩的交往和书信往来的那些如歌的画面!

中学时期,我们俩都住在军分区大院,前后楼,他比我小2岁,却和我在同一年级。他家是后调到军分区的,所以不算是光屁股一起长大,但从一中的初一(5)班、初二(5)班、高一(9)班、高一(12)班、高一(6)班、高二(6)就一直在一个班里念书,直到他到南京大学上大学、我到中国科技大学读书才分开。初中时,他非常腼腆,似乎只要有人欺负他,他除了流泪,从不反抗,等我(我那时一直在学校体育队,那是一段多么放肆和愉快的时光呀)从外面集训或比赛回来,会给我说起。然后,我就去找欺负他的人发出警告,说些“再这样欺负他,我就不客气”等等类似的话。高中后,他个子一下长起来,比我高了。记得那时下午课后,班里有时会有自发的排球比赛,他的个高优势得以发挥。每次他封了对方的网,就会有一种很是了得的表情。如果场外有女同学观战时,那就更是跳的高了,一点见不着以前腼腆的样子。高一时,我俩一起参加了地区的物理竞赛,我是二等奖,他应该是一等奖。那段时间,他就越发得不得了了,以至于在后来为迎接高考而进行的每周物理考试完后,陈老师总要先问问他感觉“难不难”了。

上大学后第一次城市“穷游”,我就去了南京。因为他父亲已经调到南京工作了,可以省下些我的住宿费和饭钱。那是在一个暑假里,在他家挤了几天。那时候,住房都小,我还记得因为我的到来,他哥哥或是姐姐晚上就到单位集体宿舍去找空床休息。我们一起游玩了中山陵、中华门等南京的名胜古迹。游玩中,记得问起他,高中时有没有喜欢班上的某某女同学,他似乎一下回到了初中腼腆的状态,有点发窘。我大概说过他与某某女同学很合适、也在一个城市念大学的话,他却一直没有回答我。那次,我是第一次知道,他不是很愿意在南京上学的,有些抱怨大学自愿没有填好。其实南京大学是非常好的大学。 

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兰州某研究所工作,我在北京工作的单位恰好也是从事航天科技,我俩就一直保留了自上大学以来的书信来往习惯,直到他后来被单位送到杭州大学读研究生、结婚以后,我们才慢慢地少了书信来往。1997年,我到兰州出差,去他工作的单位和家里待了一天。恰好,他夫人那时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深造,孩子在姥姥家,我那晚就在他新分配的住房过的。我们天马行空地聊到了夜里2、3点,从航天科技、同事关系、论文发表、业务前途,到一中往事、高中老师同学和家庭、孩子成长等等,无所不包。他似乎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很是亢奋地说着、说着,依然充满着青葱的反叛和天下己任的抱负。

我回京后,我俩还通了几次电话。1998年,我给他实验室怎么打电话也打不通了,那时并没有意识到啥,以为换号了。这年年底的某一日,他们研究所正好有人来我单位做试验,我就打听起他来,来人却告诉我,他们研究所有叫“智华”的同事在做试验时,发生意外,已经往生了。我愣了很久没有反应过来,来人安慰我说:你别着急,我们研究所里有2位都叫“智华”的同事,也许不是你的同学出意外了。待我仔细问起往生的“智华”情况后,我相信真是我的同学“智华”走了。他就这样招呼也没有打,依然如初中时那样的腼腆,悄悄地走了!

想想,活着的人,互相都能看见,是因为人的眼睛对被视物体,谱段在可见光区间的响应。那在人类的回忆里,活着人的大脑能对往生人曾经的音容笑貌也有响应,是否说明存在一种我们人类还没有认识到的一种波谱,从而形成了对曾经的影像相互响应呢?或许往生的人也是这样能对现世的人有一样的响应呢?期待人类今后能够解开“回忆”的秘密,让我和智华同学能够在现世和往世中快乐地穿越!

斯人已去,音容仍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985246-871322.html

上一篇:技术成果转移中投资人(企业家)的困惑
下一篇:如何判断一个企业具有创新能力?
收藏 IP: 159.226.78.*| 热度|

1 罗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2 20: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