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溪翁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半世尘梦诗酒狂——姜老师的隐居岁月

已有 938 次阅读 2024-2-19 14:29 |个人分类:前尘梦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半世尘梦诗酒狂 

——姜老师的隐居岁月

 微信图片_20240219144441.jpg

甲辰春正月初四中午,冯兄来电话说:“我正在九龙寺玩,有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你,姜老师死了!他弟弟说已经走了两个月了。”我略推算了一下时间,应该是去年12月的事了。姜老师去世的消息是他的前女友,从他弟弟那里才得知这个噩耗的。癸卯之年,我竟然失去了两位多年的挚友,同窗祝东兄,诗友姜老师。生命是如此脆弱无常。

关于姜老师,09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黔山圣泉一奇人——记姜老师》,叙述了他的前半生坎坷多彩的经历。这里想补写一下姜老师后来的隐居岁月和他的诗词。姜老师这个人是典型的性情中人,不修边幅,满脸胡子拉渣的,有些像《水浒传》鲁达,内子说他相貌有点“凶”,但他粗犷的外貌下却又深藏一块颗诗心和狭义之气。我和姜老师自从那一年春的废园聚会后,一直保持着联系。2010年6月12日,我邀请姜老师到小关,给同学们作了一场讲座。姜老师带了他的上小学的儿子来,那次讲座,姜老师讲的什么,我都忘了,大概是讲他的经历和诗词吧。姜老师在圣泉村的学校因修高铁被征收了,政府开始想以一般民宅征收,但姜老师坚持是校舍,抗争了好久,终于胜利,获赔款几百万。离开圣泉村,姜老师又到金阳某处修了校舍,继续办学。2010年6月25日,我和冯兄去看他,他老婆当时也在。校舍刚刚初具规模,墙壁还没有刮瓷粉,露着砖头。姜老师一身的都是灰尘,脸色显得有些疲惫。我们随意而聊,姜老师在校舍旁边有一片葡萄园,他起身到葡萄园子里喷杀虫剂。晚上我们一起吃辣子鸡。2013年春,姜老师与冯兄来花溪玩,冯兄才在太平洋保险上班,那天,我把老邹也喊来,我们就在湿地公园的“香宅”吃饭。姜老师依然是侃侃而谈。

2014年10月,老母去世,姜老师到景云山帮忙守夜。姜老师那时的女朋友是卖保险的,特地请我和冯兄去唱K,姜老师悄悄对我们说,你们要自己拿主意啊,不要因为我就买保险,让我很感动。拿出唱K,姜老师不胜酒力,上车后就狂吐起来。那年的11月,我们一道去青岩玩。我的腰那天时不时会痛,姜老师说,我也经常痛。现在想来,或许他的病根就是那个时候种下的。那次的青岩之行非常愉快,姜老师女友开车,逛古街,登古城,吃季姨妈家的猪脚。还一起参加了唐定坤兄的南雅诗社的开社活动。印象中,姜老师还来过一次花溪水库玩,但记忆有些微茫了。在这之后,我和姜老师交往好像就少了一些。听说姜老师和女友分开了,后来他把金阳学校脱附其他人代管,他自己回到天柱老家山村隐居。具体什么时候,姜老师有一首《辞筑》诗,发在微信的时间是2020年12月25日圣诞节。微信图片_20240219144446.jpg 

桑田苍海数十年,覆地翻天几新颜。

半世坎坷浑似梦,满怀壮志渺如烟。

豆蔻青春逐波老,乾坤日月旧从前。

暑去寒来南飞雁,叶落归报回故园。

 

    这首诗应该能代表姜老师离开贵阳时的心境。新冠三年期间,姜老师回过几次贵阳,似在2021年初,姜老师、冯兄和我三人在威清门吃鱼。当时觉得他廋了好多,才知道他生病了。2022年高考后,姜老师打电话给我,询问儿子上预科班的事,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了。很遗憾一直说去天柱看他,却一直没去。  姜老师少年即漂泊到省会,在贵阳办教育多年,很辛苦。他自己说是“二八求学到贵阳,回首三十二年长”。(《归乡感》)但他更喜欢自己家乡,更喜欢田生

活,所以年近五十,他还是归故里了,“须霜发白欲归故,筑城虽美是他乡”。(《归乡感》)回到家乡,姜老师写了不少田园诗。有些描写田园山居之趣。如《天净沙·归田》:“粗茶淡饭农家,猪羊牛马鸡鸭,红墙石阶碧瓦。夕阳西下,炊烟薄雾残霞。”此诗似仿马致远词,然色彩明丽,夕阳中没有“断肠”却都是归田园的欢喜。有些描绘田园美景,如七律《村居》云:“碧玉村中飘春酒,绿杨阴里绽秋菊。去年樽前觅佳句,今朝月下创新曲。”村如“碧玉”,秋菊绽放在绿阴中,把村居描绘得很美。还有像《村居》写出隐居之志。

 

罢却人间事非窝,清闲壮士志消磨。

粗茶淡饭寒屋树,异草奇花芳池波。

春桃秋菊数坛酒,夏荷冬梅几首歌。

月斜三更杯不辍,东方既白忆东坡。11.06.25 (6).JPG 

“粗茶淡饭”、“奇草异花”是眼中的山村美景,“数坛酒”、“几首歌”是杯中物,笔中趣。诗趣正浓,酒却醉,“东方既白”似东坡《赤壁赋》,诗人潇洒性情活脱脱的。五绝《山居》在无意间描写山村隐居的自在和自由。“失眠人起早,开门惊晨鸟。野菊扑鼻香,今又开多少”?“失眠人”一句深意无限,“惊晨鸟”颇为写实,鸟宿门边树枝不知人早起而惊,如画工之笔。“扑鼻”句又写嗅觉,与鸟惊相对,可谓有声有色山村隐居图。离开繁华的省会,姜老师不仅没有遗憾,反而有“复得返自然”的欣喜。其《村居》云:“重垒旧生涯,勤耕处士家。逍遥辞锦绣,自在去繁华。一幅丹青画,几枝妙笔花。自酿高粱酒,亲煎苦粗茶。”画出一副“耕读传家”图。姜老师的山居生活永远是那么有趣有味,如《静夜》诗。

 

月缺星满天,虚室枕书眠。

伊人相思夜,蛙声响耕田。

 

“月缺星满”,“虚室枕書”不亦快哉!“蛙声”好似辛弃疾的“听取蛙声一片”。村居的姜老师是山村的观察者,隐居的自在者,生活的诗人。吃山村人家的坝坝酒,也写得很有乡村味道:“故人相邀去,酒肴情俱佳。小儿欢叫喊,大人喜喧哗。叙却半生就,赚得两鬓花。问我今何为?对之以桑麻。”(《宴会》)这首诗似模仿孟浩然的《过故人庄》,但结尾似更有味。姜老师多写诗,但间亦赋词,如《浣溪沙》写城市的“闹”与山村之“闲”。

 

创业昔时居闹市,无为此刻住田园。自封酒圣醉中眠。 世上金银尘与土,人间富贵雾和烟。淡云清风似心闲。

 

无情者不能为诗人,姜老师是深于情者,他特别反对无病呻吟,为作诗而作。他说“自古诗言志,无情怎成辞?近来吟无病,吾笑作者痴”。(《论诗》)这个观念我是很赞成的,所以后来退出南雅诗社,也是这个原因,写诗是生活感情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每天去硬写作业。其诗写情者不少。如《别》这首诗云:“匆匆与伊辞,凄凄何所之。滴滴相思泪,密密几行诗。”可谓语短情长。姜老师一生喜欢读书,其《观書》叙对書的卷恋之情:“钟君一去断知音,远眺夕阳静无声。秋风吹散黄叶梦,古卷情深似故人。”《梦情》:“草绿花香只为春,生死相依但因情。阔别经年恩依旧,时时梦里遇伊人。”五律《清明》写得沉恸无限。

11.06.25 (17).JPG

 

岁岁复年年,清明又今天。

尊容何处见?相隔咫尺间。

焚起香和纸,此为报恩钱。

深情难以报,血泪洒碑前。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宝玉听黛玉《葬花词》伤恸倒下。“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将来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如何解释这段悲伤”!此诗意境颇似之。他还有《情痴》一首。“翻身不觉五更鸡,终夜不眠为思伊。天涯海角同天地,朝秦暮楚共朝夕。破镜不圆心枉碎,覆水难收泪空滴。也知此情如丝断,犹言梦里有佳期”。“心碎”、“空滴”而“终夜不眠”,画出一个“痴”字。《吾妇吟》写出贫贱夫妻的深情。“结发同枕席,海誓百年期。进户热腾饭,出门干净衣。荣辱常与共,祸福不相离。纵美他人妇,虽丑吾之妻”。“虽丑”一句与宋人《薄薄酒》等诗歌颂丑妻相似。对待生死,姜老师异常豁达。其登黔灵山巅而写的《一剪梅》可见一斑。

兴来独自伫山巅,云态悠然,风韵缠绵。山花香馥满人间,莫道清闲,似水流年。 古今人生梦难圆,寄罢情笺,书毕琼篇。劝君休探长生缘,少也黄泉,老也黄泉。

 

 姜老师爱写诗,爱写酒,爱喝酒,有狂气和傲气。他自称“烟霞狂客”,其《登黔灵山》写得狂傲不羁,颇有风骨。“万载长河黯然中,千秋无望旭阳红。人间懦夫屈险境,天涯豪雄傲苍穹。”“傲”为一篇词骨。其《风流狂客》一首云:“风头出尽世间多,流光逝罢尚求索。狂涛淘去英雄士,客问人生能几何。”确有慷慨悲歌之态。姜老师创业多年,善与各色人等打交道,观察人性很深,故他有些诗,善于翻案。如《世情》:“近来观世情,富者却装贫。遍身绫罗缎,不是有钱人。”此诗与宋人《蚕妇》“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诗意正好相反,可谓善于翻案者。他的有些诗,富有哲理,如《咏鹅》:“阔步顶绿峰,强敌亦敢攻。昂然将军度,天塌仍从容。”末句他诗少见,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失色之意。姜老师隐居期间,有一首《游仙诗》,是对洞天福地的幻想,也是思想的自由畅游。“灵山练道道尤高,湖海飘泊自逍遥。仙界同僚邀我饮,翁常醉罢乐天霄。柳随风动甚婆娑,塘影拂波愈婀娜。仙心早已逐云散,翁恋红尘致趣多”。尽管“醉罢乐天”,但仙心终究只是一种向往,红尘多趣,留恋不已。多年前在姜老师的圣泉村,看过他的一本诗集,现在不知还在否?总的来看,他的早期诗词,讲究技巧,情感稍弱,后期诗词,情韵更深,技巧也更为自然。似2021年与姜老师聚会,还商量将来一起出我们三人的诗集,可惜至今未果而人已亡。姜老师还写现代诗,多为情诗,有些诗,情感执着。

这首《相思曲》印着诗人的刻骨铭心。

 

对你的思念有如一支古老的相思曲,总在孤独寂寞无人的晚上有人唱起。在这幽怨的曲子里,每个音符都是我们相思的泪滴。无情的冬风把路旁小草吹啊吹,仿佛是我俩当初挥手别离。在这悠悠的岁月里,我们都无可奈何地渐渐老去。过去的岁月已成模糊的回忆,一切的一切都已淡然无味。可是那支古老的歌啊!为何却越唱越急?

 

可是,现在我们却和姜老师“挥手别离”了,“在这悠悠的岁月里,我们都无可奈何地渐渐老去”。姜老师得病,不知与饮酒有关系没有,记忆中他酒量不高,但他诗中说酒的地方不少,诗往往得酒之助,姜老师归隐田园后的岁月是一直诗意上的“诗酒”的岁月。不知道在姜老师最后的日子里,他是如何度过的。他应该是以看淡生死的态度对待死亡的。庄子曾说生是累赘,死是解脱,比南面王还乐,所以他妻子死后鼓盆而歌。我现在是鼓姜老师留下的诗词而歌,纪念我的这位挚友。姜老师,我的姜继川兄,雅译居士,烟霞狂客,灵湖仙翁,姜炳位。最后以兹姜老师的几句诗为念。

 

感君别离意,相思欲见难。

只晓情义重,犹言天地宽。

姜老师,南无阿弥陀佛,往生极乐!继续作诗喝酒。10.06.12三士科技学院 (3).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422178.html

上一篇:《甄嬛传》的历史叙述与想象
下一篇:“夜郎自大”历史话语还原
收藏 IP: 111.121.91.*| 热度|

3 尤明庆 王从彦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6 0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