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清华简《系年》“率师“29例乃是滥用(附释文)

已有 1354 次阅读 2024-3-31 09:50 |个人分类:清华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1   清华简《系年》3 975字,约4 640字符;从第五章开始有 “率师” 29例,多可删除而不影响理解。如

第五章   (楚)文王起师伐息,息侯求救于蔡,蔡哀侯率师救息。

第六章  秦公率师与惠公战于韩。

第八章  晋文公卒,未葬,襄公率师御秦师于崤,大败之。

第十一章  (楚)庄王率师围宋九月。

第十三章  晋中行林父率师救郑,庄王遂北。

第十四章  驹之克 (应为 驹伯或郤克) 率师救鲁,败齐师于靡笄。

第十五章  陈公子征舒杀其君灵公,庄王率师围陈。

第十六章  厉公先起兵,率师会诸侯以伐秦,至于泾。共王亦率师围郑。

第十七章  平公率师会诸侯,为平阴之师以围齐,焚其四郭。

  晋人既杀栾盈于曲沃,平公率师会诸侯,伐齐。

第十九章  秦异公命子蒲、子虎率师救楚,与楚师会伐唐,县之。

第廿一章  晋魏斯、赵浣、韩启章率师围黄池。

  魏斯、赵浣、韩启章率师救赤岸。

第廿三章  (楚)王命平夜武君率师侵晋,降郜,……。

  厌(?)年,韩取、魏击率师围武阳,以复郜之师。

  鲁阳公率师救武阳,与晋师战于武阳之城下,楚师大败。

等等。又,此前已说第十六章错漏较多,截图如下。

屏幕截图 2024-03-30 185122.png

屏幕截图 2024-03-30 195959.png

屏幕截图 2024-03-30 185225.png

2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https://ctext.org/zh ” 文献中 “率师” 用例 

《春秋左传》约252 200字符,是《系年》的50倍以上,仅有“率师” 1例。

宣公十二年  趙括、趙同,曰:“率师以來,唯敵是求,克敵得屬,又何俟,必從彘子”。

《春秋穀梁傳》未见用例 。《春秋公羊傳》约55 400字符,有17例,实有13例,其中 “成公六年”有4例,“二月辛巳,立武宫。武宫者何? 武公之宫也。立者何? 立者不宜立也。立武宫,非礼也。……卫孙良夫率師侵宋。……秋,仲孙蔑、叔孙侨如率師侵宋。楚公子婴齐率師伐郑。冬,晋栾书率師侵郑似可删减。不过,汉儒认为 隱公五年 秋,衛師入盛。曷為或言率師或不言率師?將尊師眾稱某率師,將尊師少稱將;將卑師眾稱師,將卑師少稱人。君將不言率師,書其重者也”。笔者觉得,未必皆能如此行文。

《国语》以及《吴越春秋》各有“率师”1例。

《吴语》于是越王句踐乃命范蠡、舌庸,率師沿海泝淮以絕吳路。

《夫差内傳》越王聞吳王伐齊,使范蠡、洩庸率師屯海通江,以絕吳路。

《晏子春秋》、《战国策》以及兵书六部 未见“率师” 用例

《史记》约576 000 字符,“率师” 11例;《秦本纪》1 例、《晋世家》2例 如下,删除则影响理解;《楚世家》《郑世家》《齐太公世家+田敬仲完世家》未见用例,五者字符数约 9 500、14 000、12 100、5 400、14 800,与《系年》第五章后内容密切相关。

(孝公)十九年,天子致伯。二十年,诸侯毕贺。秦使公子少官率师会诸侯逢泽,朝天子。

十七年,晉侯使太子申生 伐東山。裏克諫獻公曰:「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率師,專行謀也;誓軍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太子之事也。師在制命而已,稟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嗣適不可以帥師。君失其官,率師不威,將安用之?」”

屏幕截图 2024-03-31 071046.png

3     先秦两汉文献 计有 “率师” 49 例,《春秋公羊傳》17例 (实有13例),《史记》11例,《吕氏春秋》5例,《汉书》《后汉书》各3例,《賈誼新書》2例,所余 8例在《春秋左传》《国语》《吴越春秋》《孔子家语》等各 1例,部分为征引而重复;《晏子春秋》《战国策》以及兵书六部 未见用例《公羊傳》《吕氏春秋》之外, “率师”用词似不可省略,或不宜省略。《系年》不足四千字有“率师” 29处而多可删减,想来不是战国楚简

4  附录:清华简 《系年》释文

第一章

昔周武王监观商王之不恭上帝,禋祀不寅,乃作帝籍,以登祀上帝天神,名之曰千亩,以克反商邑,敷政天下,至于厉王,厉王大虐于周,卿李(士)、诸正、万民弗刃(忍)于厥心,乃归厉王于彻(彘),龙(共)伯和立。十又四年,厉王生宣王,宣王即位,龏(共)伯和归于宋〈宗〉。宣王是始弃帝籍田,立卅又九年,戎乃大败周师于千亩。

第二章

周幽王取妻于西申,生平王,王或(又)取褒人之女,是褒姒,生伯盘。褒姒嬖于王,王与伯盘逐平王,平王走西申。幽王起师,回(围)平王于西申,申人弗畀,曾人乃降西戎,以攻幽王,幽王及伯盘乃灭,周乃亡。邦君、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臣于虢,是携惠王。立廿又一年,晋文侯仇乃杀惠王于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诸侯焉始不朝于周,晋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师。三年,乃东徙,止于成周,晋人焉始启于京师,郑武公亦正东方之诸侯。武公即世,庄公即位,庄公即世,昭公即位。其大夫高之渠弥杀昭公而立其弟子眉寿。齐襄公会诸侯于首止,杀子眉寿,车轘高之渠弥,改立厉公,郑以始正。楚文王以启于汉阳。

第三章

周武王既克殷,乃设三监于殷。武王陟,商邑兴反,杀三监而立彔子耿。成王屎(践)伐商邑,杀彔子耿,飞廉东逃于商盖氏,成王伐商盖,杀飞廉,西迁商盖之民于邾吾,以御奴且之戎,是秦之先,世作周危(卫)。周室既卑,平王东迁,止于成周,秦仲焉东居周地,以守周之坟墓,秦以始大。

第四章

周成王、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乃追念夏商之亡由,旁设出宗子,以作周厚屏,乃先建卫叔封于康丘,以侯殷之余民。卫人自康丘迁于淇卫。周惠王立十又七年,赤翟王峁虎起师伐卫,大败卫师於睘,幽侯灭焉。翟遂居卫,卫人乃东涉河,迁于曹,焉立戴公申,公子启方奔齐。戴公卒,齐桓公会诸侯以城楚丘,□公子启方焉,是文公。文公即世,成公即位。翟人或(又)涉河,伐卫于楚丘,卫人自楚丘迁于帝丘。

第五章

蔡哀侯取妻于陈,息侯亦取妻于陈,是息妫。息妫将归于息,过蔡,蔡哀侯命止之,曰:以同姓之故,必入。息妫乃入于蔡,蔡哀侯妻之。息侯弗顺,乃使人于楚文王曰:君来伐我,我将求救於蔡,君焉败之。文王起师伐息,息侯求救于蔡,蔡哀侯率师以救息,文王败之于莘,获哀侯以归。文王为客于息,蔡侯与从,息侯以文王饮酒,蔡侯知息侯之诱己也,亦告文王曰:息侯之妻甚美,君必命见之。文王命见之,息侯辞,王固命见之。既见之,还。明岁,起师伐息,克之,杀息侯,取息妫以归,是生堵敖及成王。文王以北启出方城,封畛于汝,改旅于陈,焉取顿以赣(恐?)陈侯。

第六章

晋献公之婢(嬖)妾曰骊姬,欲其子奚齐之为君也,乃谗太子共君而杀之,或(又)谗惠公及文公,文公奔狄,惠公奔于梁。献公卒,乃立奚齐。其大夫里之克乃杀奚齐,而立其弟悼子,里之克或(又)杀悼子。秦穆公乃内(纳)惠公于晋,惠公赂秦公曰:“我句(苟)果内(入),使君涉河,至于梁城。”惠公既内(入),乃背秦公弗予。立六年,秦公率师与惠公战于韩,止惠公以归。惠公焉以其子怀公为质于秦,秦穆公以其子妻之。文公十又二年居狄,狄甚善之,而弗能内(入),乃跖(适)齐,齐人善之;跖(适)宋,宋人善之,亦莫之能内(入);乃跖(适)卫,卫人弗善;跖(适)郑,郑人弗善;乃跖(适)楚。怀公自秦逃归,秦穆公乃召文公于楚,使袭怀公之室。晋惠公卒,怀公即位。秦人起师以内(纳)文公于晋。晋人杀怀公而立文公,秦晋焉始会(合)好,戮力同心。二邦伐鄀,徙之中城,围商密,止申公子仪以归。

第七章

晋文公立四年,楚成王率诸侯以围宋伐齐,戍谷,居鉏(缗?)。晋文公思齐及宋之德,乃及秦师围曹及五鹿,伐卫以脱齐之戍及宋之围。楚王舍围归,居方城。令尹子玉遂率郑、卫、陈、蔡及群蛮夷之师以交(邀/徼)文公,文公率秦、齐、宋及群戎之师以败楚师于城濮,遂朝周襄王于衡雍,献楚俘馘,盟诸侯于践土。

第八章

晋文公立七年,秦、晋围郑,郑降秦不降晋,晋人以不憖。秦人豫(舍)戍於郑,郑人属北门之管于秦之戍人,秦之戍人使归告曰:“我既得郑之门管巳(矣),来袭之。”秦师将东袭郑,郑之贾人弦高将西市,遇之,乃以郑君之命劳秦三帅。秦师乃复,伐滑,取之。晋文公卒,未葬,襄公亲率师御秦师于崤,大败之。秦穆公欲与楚人为好,焉脱申公仪,使归求成。秦焉始与晋执乱,与楚为好。

第九章

晋襄公卒,灵公高幼,大夫聚谋曰:“君幼,未可奉承也,毋乃不能邦?”猷求强君,乃命左行蔑与随会召襄公之弟雍也于秦。襄夫人闻之,乃抱灵公以号于廷,曰:“死人何罪?生人何辜?舍其君之子弗立,而召人于外,而焉将寘此子也?”大夫闵,乃皆背之曰:“我莫命招之。”乃立灵公,焉葬襄公。

第十章

秦康公率师以送雍子,晋人起师,败之于堇阴。左行蔑、随会不敢归,遂奔秦。灵公高立六年,秦公以战于堇阴之故,率师为河曲之战。

第十一章

楚穆王立八年,王会诸侯于犮(厥?屈?)貈(貉),将以伐宋。宋右师华孙元欲劳楚师,乃行,穆王使驱孟诸之麋,徙之徒禀(林)。宋公为左盂,郑伯为右盂,申公叔侯知之,宋公之车暮驾,用抶宋公之御。穆王即世,庄王即位,使申伯无畏聘于齐,假路于宋,宋人是故杀申伯无畏,陀(夺)其玉帛。庄王率师围宋九月,宋人焉为成,以女子与兵车百乘,以华孙元为质。

第十二章

楚庄王立十又四年,王会诸侯于厉,郑成公自厉逃归,庄王遂加郑乱。晋成公会诸侯以救郑,楚师未还,晋成公卒于扈。

第十三章

……楚庄王围郑三月,郑人为成。晋中行林父率师救郑,庄王遂北……楚人盟。赵旃不欲成,弗召,射(席?)于楚军之门,楚人被驾以追之,遂败晋师于河上……

第十四章

晋景公立八年,随会率师,会诸侯于断道,公命驹之克先聘于齐,且召籴之茷

曰:“今春其会诸侯,子其与临之。”齐顷公使其女子自房中观驹之克,驹之克将受齐侯币,女子笑于房中,驹之克降堂而誓曰:“所不复訽于齐,毋能涉白水。”乃先归,须诸侯于断道。高之固至莆池,乃逃归。齐三嬖大夫南郭子、蔡子、晏子率师以会于断道。既会诸侯,驹之克乃执南郭子、蔡子、晏子以归。齐顷公围鲁,鲁臧孙许跖(适)晋求援。驹之克率师救鲁,败齐师于靡笄。齐人为成,以甗、赂(铬?)、玉筲与錞于之田。明岁,齐顷公朝于晋景公,驹之克走援齐侯之带,献之景公,曰:“齐侯之来也,老夫之力也。”

第十五章

楚庄王立,吴人服于楚。陈公子征舒取妻于郑穆公,是少[孔皿]。庄王立十又五年,陈公子征舒杀其君灵公,庄王率师围陈。王命申公屈巫跖(适)秦求师,得师以来。王入陈,杀征舒,取其室以予申公。连尹襄老与之争,拕(夺)之少[孔皿]。连尹止于河灉,其子黑要也或(又)室少[孔皿]。庄王即世,共王即位。黑要也死,司马子反与申公争少[孔皿],申公曰:“是余受妻也。”取以为妻。司马不顺申公。王命申公聘于齐,申公窃载少[孔皿]以行,自齐遂逃跖(适)晋,自晋跖(适)吴,焉始通吴晋之路,教吴人反楚。以至灵王,灵王伐吴,为南怀之行,执吴王子蹶由,吴人焉或(又)服于楚。灵王即世,景平王即位。少师无极谗连尹奢而杀之,其子伍员与伍之鸡逃归吴。伍鸡将吴人以围州来,为长壑而洍之,以败楚师,是鸡父之洍。景平王即世,昭王即位。伍员为吴太宰,是教吴人反楚邦之诸侯,以败楚师于柏举,遂入郢。昭王归随,与吴人战于析。吴王子晨将起祸于吴,吴王阖庐乃归,昭王焉复邦。

第十六章

楚共王立七年,令尹子重伐郑,为氵禾(氾?)之师。晋景公会诸侯以救郑,郑人止郧公仪,献诸景公,景公以归。一年,景公欲与楚人为好,乃脱郧公,使归求成,共王使郧公聘于晋,且许成。景公使籴之茷聘于楚,且修成,未还,景公卒,厉公即位。共王使王子辰聘于晋,又修成,王又使宋右师华孙元行晋楚之成。明岁,楚王子罢会晋公子燮及诸侯之大夫,盟于宋,曰:“尔(弭)天下之甲兵。”明岁,厉公先起兵,率师会诸侯以伐秦,至于泾。共王亦率师围郑,厉公救郑,败楚师于鄢。厉公亦见祸以死,亡(无)后。

第十七章

晋庄平公即位元年,公会诸侯于湨梁,遂以迁许于叶而不果。师造于方城,齐高厚自师逃归。平公率师会诸侯,为平阴之师以围齐,焚其四郭,驱车至于东亩。平公立五年,晋乱,栾盈出奔齐,齐庄公光率师以[之彖](随?)栾盈。栾盈袭巷(绛)而不果,奔内(入)于曲沃。齐庄公涉河袭朝歌,以复平阴之师。晋人既杀栾盈于曲沃,平公率师会诸侯,伐齐,以复朝歌之师。齐崔杼杀其君庄公,以为成于晋。

第十八章

晋庄平公立十又二年,楚康王立十又四年,令尹子木会赵文子武及诸侯之大夫,盟于宋,曰:“尔(弭)天下之甲兵。”康王即世,孺子王即位。灵王为令尹,令尹会赵文子及诸侯之大夫,盟于虢。孺子王即世,灵王即位。灵王先起兵,会诸侯于申,执徐公,遂以伐徐,克赖、朱邡,伐吴,为南怀之行,县陈、蔡,杀蔡灵侯。灵王见祸,景平王即位。晋庄平公即世,昭公、顷公皆早世,简公即位。景平王即世,昭王即位。许人乱,许公佗出奔晋,晋人罗(罹),城汝阳,居许公佗于容城。晋与吴会(合)为一,以伐楚,[门戈](门?)方城。遂盟诸侯于召陵,伐中山。晋师大疫且饥,食人。楚昭王侵泗(伊)洛以复方城之师。晋人且有范氏与中行氏之祸,七岁不解甲。诸侯同盟于咸泉以反晋,至今齐人以不服于晋,晋公以弱。

第十九章

楚灵王立,既县陈、蔡,景平王即位,改邦(封)陈、蔡之君,使各复其邦。景平王即世,昭王即位,陈、蔡、胡反楚,与吴人伐楚。秦异公命子蒲、子虎率师救楚,与楚师会伐唐,县之。昭王既复邦,焉克胡、围蔡。昭王即世,献惠王立十又一年,蔡昭侯申惧,自归于吴,吴缦(泄)庸以师逆蔡昭侯,居于州来,是下蔡。楚人焉县蔡。

第二十章

晋景公立十又五年,申公屈巫自晋跖(适)吴,焉始通吴晋之路,二邦为好,以至晋悼公。悼公立十又一年,公会诸侯,以吴王寿梦相见于虢。晋简公立五年,与吴王阖庐伐楚。阖卢即世,夫秦(差)王即位。晋简公会诸侯,以与夫秦(差)王相见于黄池。越王勾践克吴,越人因袭吴之与晋为好。晋敬公立十又一年,赵桓子会诸侯之大夫,以与越令尹宋盟于巩,遂以伐齐,齐人焉始为长城于济,自南山属之北海。晋幽公立四年,赵狗率师与越公朱句伐齐,晋师[门戈](门?)长城句俞(谷?)之门。越公、宋公败齐师于襄平。至今晋、越以为好。

第二十一章

楚简大王立七年,宋悼公朝于楚,告以宋司城[立皮]之约(弱?)公室。王命莫敖阳为率师以定公室,城黄池,城雍丘。晋魏斯、赵浣、韩启章率师围黄池,[之童]迵而归之于楚。二年,王命莫敖阳为率师侵晋,拕(夺)宜阳,围赤岸,以复黄池之师。魏斯、赵浣、韩启章率师救赤岸,楚人舍围而还,与晋师战于长城。楚师无功,多弃旃幕,宵遁。楚以与晋固为怨。

第二十二章

楚(声)桓王即位,元年,晋公止会诸侯于任,宋悼公将会晋公,卒于鼬。韩虔、赵籍、魏击率师与越公翳伐齐,齐与越成,以建阳、巨阝陵之田,且男女服。越公与齐侯贷、鲁侯衍盟于鲁稷门之外。越公入飨于鲁,鲁侯御,齐侯参乘以入。晋魏文侯斯从晋师,晋师大败齐师,齐师北,晋师逐之,入至开水,齐人且有陈[鹿坙]子牛之祸,齐与晋成,齐侯盟于晋军。晋三子之大夫入齐,盟陈和与陈淏于溋门之外,曰:“毋修长城,毋伐廪丘。”晋公献齐俘馘于周王,遂以齐侯贷、鲁侯羴(显)、宋公田、卫侯虔、郑伯骀朝周王于周。

第二十三章

楚(声)桓王立四年,宋公田、郑伯骀皆朝于楚。王率宋公以城赎关,是武阳。秦人败晋师于洛阴,以为楚援。(声)王即世,悼哲王即位。郑人侵儥关,阳城桓定君率犊关之师与上国之师以交之,与之战于珪陵,楚师亡功。景之贾与舒子共止而死。明岁,晋[贝重]余率晋师与郑师以入王子定。鲁阳公率师以交(邀/徼)晋人,晋人还,不果入王子。明岁,郎庄平君率师侵郑,郑皇子、子马、子池、子封子率师以交(邀/徼)楚人,楚人涉氵禾(氾?),将与之战,郑师逃入于蔑。楚师围之于蔑,尽逾(降)郑师与其四将军,以归于郢。郑太宰欣亦起祸于郑,郑子阳用灭,无后于郑。明岁,楚人归郑之四将军与其万民于郑。晋人回(围)津、长陵,克之。王命平夜武君率师侵晋,逾(降)郜,止灷阝公涉涧以归,以复长陵之师。厌(?)年,韩取、魏击率师回(围)武阳,以复郜之师。鲁阳公率师救武阳,与晋师战于武阳之城下,楚师大败,鲁阳公、平夜悼武君、阳城桓定君,三执珪之君与右尹昭之竢死焉,楚人尽弃其旃幕车兵,犬逸而还。陈人焉反而入王子定于陈。楚邦以多亡城。楚师将救武阳,王命平夜悼武君李(使)人于齐陈淏求师。陈疾目率车千乘,以从楚师于武阳。甲戌,晋楚以战。丙子,齐师至岩,遂还。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427582.html

上一篇:文献阅读的疏漏:三说清华简之“焉”字
下一篇:清华简《系年》所用“犬逸”或是生造之词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16 郑永军 孙颉 王从彦 高宏 朱晓刚 杨卫东 马鸣 孙南屏 宁利中 何青 陆仲绩 刘进平 杨学祥 钟炳 崔锦华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1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