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老郑的诗和远方 精选

已有 4845 次阅读 2024-1-8 10:35 |个人分类:往事回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老郑走了。四天前的下午,老郑的双手触摸到了天空,没有呻吟,没有痛苦,连一句话都没有,猝不及防间他已远去,去寻找他梦开始的地方。昨天在告别仪式上,他的悼词中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千斤重的石块压在我的胸口,难以呼吸,但又字字珠玑,因为这是关于他在这个世界上一生的总结。58年的人生就浓缩成了这短短的几百个字,我能不一个字一个字的听么,这是关于老郑的一切和所有。

老郑生前常跟我们憧憬着他退休后的生活:回到他的家乡-安徽省郎溪县,种地采茶,田园相伴,青草为床。每每说到此,他都发出爽朗的“呵呵”,我坐在对面都能感受到他来自心底的快乐和满足。我与老郑相差21岁,是完完全全的两辈人,但我们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名副其实的忘年交。我们第一次接触是在我刚入职的那个秋天,由于我们是个新人,谁也不认识,所以在院工会组织的户外活动上我一般都低着头跟着大部队行进,要不就是拿着手机拍照发个朋友圈。在这个过程中,老郑却主动跟我攀谈起来,我们对地方的历史和风土人情等话题产生了共鸣。我们有很多相似的观点和认知,彼此聊得很投缘。其实那时候我真不知道对面的这位年长的老师叫什么名字。我只是觉得跟他聊天很舒服,不卑不亢,不紧不慢,没有长者的严肃,也不失风趣和体面。等我知道老郑的名字已经是第二个学期的事情了。

老郑是做植物分类研究的,由于这一方向方法手段先进技术进化太快,他已经不能跟上年轻人的脚步,慢慢的淡出了学术研究的前沿。但是我对他的植物学基础甚为佩服。有一次,我在试验田玉米的防鸟问题上遇到了困难。因为我们的玉米地经常受到海边的海鸥的啄食,损失惨重。碰到他的时候我就顺嘴把我们当时的防鸟方案跟他讲了。他在听完之后连连点头,说:“你们还真有办法但是,如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用塑料瓶遮蔽也可以进行授粉的控制研究,进而观察植物生理的变化过程。”这让我眼前一亮,甚至有点惊讶。近十年来,老郑的兴趣又拓展到乡土风情,地方水土与乡村发展上,对皖南和苏北的地方文化和居民生活习性的关注和和兴趣有增无减,而且经常在学院的群里和自己的朋友圈里分享新的观点,这让我们这年轻老师学到了不少。院里有的老师甚至给他冠以“博物学家”的雅号。我在他的言谈中真正切切的感受到他对于生活的热爱,对家乡的眷恋和对未来的期盼。和他聊天,没有包袱、没有拘束、更没有后顾之忧,心之所至,意之使然,天南海北,天文地理,他都能接得住,他也都能跟你聊得起来,那种交谈是快乐的,是美好的,是让人留恋的。

老郑跟我们聊过他的求学和工作之路。他就读于宣城的师专,后来到南开大学读研,接着又到南京林业大学读博士和博士后,2001年他博士后出站。工作后去过广西,到过海南,天南海北,从西到东,人生经历不可谓不丰富。在21世纪初的那个时候,这样的学识经历是妥妥的人才。但他天性淡然,随遇而安,跟我们聊起那段故事,特别是阴差阳错错过了南京林业大学的邀请,而选择了留在海南的儋州的时候,他也只是乐呵呵的一句:“海南其实也挺不错的!”生活带给我们的不一定都是挫折与困苦,还有成长,还有豁达和热爱。在老郑的眼里,只要能开心的生活,在高楼大厦里是生活,在天涯海角边也是生活,生活的本质就是过有质量、有理想、有盼头的日子,这也是我的人生信条。

近几年,乐呵呵的老郑跟我们这几个小晚辈玩的很投缘。我们一起聚餐,一起打牌,一起打球,一起参加支部的集体活动(一般都是他组织,我们积极参与)。说起聚餐,有次他请我们几个到学校边上的一家不起眼的饭店吃饭,进门后他抱歉的跟我们说:“我这个财力就只能勉强请大家到这里来吃点,你们不要嫌弃。”我当时心头一愣,这个年纪的人一般不会对晚辈说这样的话,他是真的把我们几个当成了知心的好朋友。每次吃饭前我们都会打打牌,他经常忘记牌,甚至出错,搞得对家气哄哄又想笑,就这样一个难得糊涂的老郑,跟我们无缝衔接,好不快活。

老郑经常跟我们提起宣城的家乡,那里的人,那里的水,那里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也是他魂牵梦绕的归宿。为了感谢我们带着他这个老头玩,也为了证明郎溪家乡的水清土肥,有此还给特意给我们每人带了一大袋新采的白茶。茶叶的清香和白色的袋子真是完美的搭配,又自然又漂亮。我喝了之后感觉很好,就带回家给我父亲,他说你上次带回来的茶叶真是不错,下次再给我弄点。我心想,我也不能再找老郑去要吧。有次回老家,我就偷偷的找出那个茶叶袋子,看看是什么品牌和生产地址,我好从网上给老爷子搞点。拿到袋子才发现,袋子上什么字样都没有,原来这是老郑自己弄的茶叶,这份情谊我久久不能释怀。这也让我感觉到简单的和低调的礼物也可以承载着朋友的深情厚谊,不要轻视心意的重要性。

退休后回到家乡是我们共同的愿望,漂泊半生,回到故土,徜徉在心底的幸福里,这是最美好的归宿。今天,老郑回到了他的家乡,生前那来不及想的遗憾,我们来帮他实现。来日再无方长,一别永无归期,8年的相遇,换的一生的朋友,一生的挂念:希望老郑在家乡的山水之间自由的奔跑,永远快乐!!

谨以此文献给远去的老郑,安息吧!

 

 挚友:李建国

202418日于静远楼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417069.html

上一篇:一瓶黄桃罐头
下一篇:寒假
收藏 IP: 183.208.248.*| 热度|

26 郑永军 尤明庆 杨卫东 孔梅 展婷变 刘全慧 崔锦华 武夷山 曾荣昌 夏辉 吕洪波 汤敏骞 褚海亮 胡泽春 张士宏 郑强 梁洪泽 刘利 王成玉 木士春 孙颉 王飞 周浙昆 王德华 李东风 guest8596559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8 16: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