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斗转星移二十年 精选

已有 2709 次阅读 2024-7-9 11:00 |个人分类:往事回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是我们高中同学毕业20周年,在班主任的召唤下,在几位在老家同学的组织安排下,31位当年的老同学再相逢。时光飞逝,20年真是如白驹过隙,20年改变了很多人的容貌,男人们都变肥了,头发不是变花了就是变秃了;女人们变漂亮了,也更会收拾了。真是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大家相见热烈拥抱,没有了来时的拘谨和担心,只有关心和祝福。都说一个班级的班风跟班主任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的班主任话不多,但足够的真诚与热爱。他对学生的关心是真诚的,他对生活有着无比的热情。与学生之间少了很多说教,多了些许朋友之谊。正因为如此,他带的班级学生也才会珍爱生活,珍惜自己的高中岁月。在酒到浓时,我看到很多同学端着酒杯行90度大礼向老师致敬,师生一场足矣。

在决定参加这次聚会的时候,我心里也有担心:担心这个聚会会不会成为网上频繁出现的炫富比美的修罗场。我一个普通的小老师,没有多少存款,没有豪车,没有姣好的面容,聚会时不会也是手机里那蹲在拐角嗑瓜子的某某某吧。见到了大家,从热烈的拥抱开始我发觉我考虑的复杂了。生活本无意,庸人自扰之。我在高三(11)班满打满算只有一年半,但这是高考前的最后18个月,是高中三年最重要的18个月,是最难忘的18个月。其实,当同学在群里发出20年前我们班级毕业合影的时候,我是有点懵的。20年了,有很多的同学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了,这几位同学都有一个特点:在班级里不张扬,也不惹事,更不会主动去“干扰”我们这些所谓的“好成绩”的同学学习。为了不让自己尴尬,也不让同学失望,我在去的前几天发挥了我在高中时背书的劲头,来了个突击猛攻。一有时间就看着合影照对着人名字强记,睡不着的时候看,上厕所的时候也看,甚至去之前一天还在看。推门进入聚会现场前的一刹那,我还是信心满满的。进入现场的第一个人我就搞砸了,大家跟照片上的人都不一样,变化太大。欣慰的是,不止我一个,一大部分同学都在重新认识老同学,这场面既搞笑又无语,乍一看还真有点像公司商务宴请的感觉。

我对高三(11)班是充满感激的。那时候我们的班级号称全校最差班级,没有之一。聚会开时候的班主任发言我才知道,当年我们班考上了6个。而校长给班主任的指标是0,唯一要求就是这个班级能安全平稳毕业而已。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曾经也合计过要不要转班级,幸亏没转成,因为班主任告诉我们旁边几个班考的比我们差远了,甚至有的是光头。如果要是转了,那我真是会后悔,能跟这帮真诚且热爱生活的人做同学是幸福的。高中,一帮在最富活力的年纪聚到了一起的人,那注定是一场激情燃烧的美丽回忆。班里当年“专业”差距比较大,但也不失和谐:学体育的同学不用在班里万般无聊的呆坐着,整天都在外面进行所谓的“训练”,回来就给我们讲有趣的段子;学艺术的同学也不归队,时不时的冒个头;剩下的就两拨人,一拨人是我说的老干部型,上课遵循严格的“三不”原则,不说话、不捣乱也不听课。乐趣就是看扬子晚报和读者,甚至连报纸中的讣告和寻人启事都不放过,主打一个随性;还有一波就是我所在的所谓的“好成绩”的学习型。这一帮学生以学习提分为首要任务,也是老师关心比较多的学生。现在也是老师的我,回看20年前的我们几个真是有点傻傻的好笑。那时候我们只知道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后面的同学也尊称我们几个“好成绩的”。其实,这20年间我去过清华,待过南大,也到过发达国家,见过太多天赋异禀的天之骄子。我们几个的学习能力和考试能力,在这些人面前可以用不值一提来形容。所以,今天的我看我的学生时更强调兴趣爱好的培养和动手能力的提升。

20年后的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20年带给我们高中同学的变化:当年那个脾气一点就着,还有点孤傲的雷同学,今天成了我们聚会的主持人,稳重之余还多了几分多愁善感;当年那个体育全能,足球甚佳的姜同学,为我们的聚会忙前忙后,居功至伟,现在是实实在在的姜老师了;当年那个一怒冲冠为课桌的俞同学,还是那么的胖,现在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这次聚会更是相逢一笑泯恩仇;还有那个当年传给我脚气的董同学,还是那么的瘦,还是那么的深邃;还有让我猜她是谁的黄同学,跟高中时一模一样,一点没变,我真没记错,可能短发的记忆真是天意;歌声依旧如原唱的王同学,他告诉我有210斤,五投一中的梗还在耳边,风趣幽默依然让人捧腹;美丽的刘同学和臧同学依旧美丽,班级颜值天花板她们还得继续的抗。。。。

千古恨,几千般,只因离合是悲欢?离别不是结束,相聚亦不是开始,唯愿你我幸福依旧,待到海棠花开时,我们还能彼此诉说曾经拥有。其实无论相遇还是不相遇,都是我们献给岁月的序曲。这次聚会使我回想起当年高晓松写的那首《越过山丘》里的歌词:我问他幸福与否,他笑着摆了摆手,在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当年流放归来的朋友。。。。

期待大家都能拥有自己的那座山丘和小船。

                                                             写于南京出差途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441501.html

上一篇:我的父亲——写在父亲节
收藏 IP: 223.65.44.*| 热度|

4 杨卫东 郑永军 檀成龙 李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0 15: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