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猜测也是有理由的:《诗经·七月》中的四季

已有 3253 次阅读 2023-1-17 20:53 |个人分类:文史闲谈|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博文回望2022”提及

西周初年的《诗经·七月》中“一之日、二之日”等就是秋分、冬至、春分、夏至分割的四季,而月份就是以冬至为岁首目标的周历,与诗中物候恰好相符。

引起博友质疑,只得贴出“从《诗经·豳风·七月》说古代历法 再作申述; 不过,博友认为对藏冰的解释不合逻辑;多次解释之后,博友仍“理解不了这个逻辑:冰的采取和入藏能够是两个季节吗?”


问题并不复杂。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主流意见是“夏历十二月凿冰,正月送去窖藏,二月祭祀(开始用冰)”,即凿冰和送藏是不同的时段。拙见“冬至至春分(中寒冷的时段)”凿冰,凿出来就送去窖藏,整个“春分至夏至冰处于储藏待用状态,“到了夏至”举行启用仪式。

这里只有对“纳于凌阴”的理解不同——是送到冰窖的过程还是藏在冰窖的状态,与逻辑无关。容我争辩如下。

冰的凿取和入藏就能分属两个月吗?一个月也是很长时间呢。且不说最晚的夏历正月初一公历2月20日如1985年,大寒(公历1月20、21日)前后凿出来的冰块能够等到二十天左右才送去窖藏?三天好太阳就融化了。犹如秋收冬藏只是概略之说,作物收获多在秋天,但时间不尽相同,送去储藏不必都等到冬天;而“纳”完全可以理解为“藏”,如成语有“藏污纳垢”。

最早的夏历二月初一也是公历220日如2023年,能够举行“献羔祭韭”(而后用冰)吗?不知西安附近的地里可能长出韭菜。至于将“四之日其蚤”解释为“二月早朝//二月清晨//二月早春//二月里来”,也有些欠妥:祭祀总该有个具体的日期啊。又及,再过三天2023年1月20日即腊月二十九日交大寒,笔者所在地比西安纬度略高,这个冬天最冷时段即凿冰或许得在正月初一之后——校园里的小河现在还没有结冰呢。

因为博友一再提及“逻辑”——逻辑就是道理,我想把整个论证重新梳理一下。

**************

主流意见是,《诗经·豳风·七月》中四月~十月是夏历即今农历,而一之日至四之日是周历一月至四月,相当于夏历十一月至二月。笔者认为这是不能成立的。

(1) 所说夏历即今农历是汉代以降逐步完善的——月首实朔、无中置闰,西周初期是否有夏历没有证据;

(2) 夏历和周历是岁首相差两个月的阴阳合历,同时使用会引起混乱,周历年底闰13 月,所说西周初期的夏历倘若年底置闰,与周历如何对应——闰月也是常见,十九年七闰呢;

(3) 尺度与历法具有政权属性,西周初期全域已有统一尺长21.5 cm(附录) ,前引著作所说“周代各地存在夏历、殷历周历和豳历”不合情理;

(4) 与诗中物候不符,如夏历七月吃瓜十月获稻、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等都是偏晚,夏历二月初一“献羔祭韭(而用冰)偏早。

拙见是,西周初期只能使用周历——岁首以冬至为目标,年终置闰,这是政权的标志,且不说《七月》作者据称是周公旦;另有四季

一之日:秋分~冬至;二之日:冬至~春分;三之日:春分~夏至;四之日:夏至~秋分

(1) 能够制作器形宏伟、纹饰精美、尺寸严谨的青铜礼器(附录),一定能够掌握日月运行的大致规律,制定合适的历法;但阴阳合历的岁首漂移不可避免,为了指导农业、传承经验,需要建立阳历。

(2) 冬至和夏至是特别的时间节点,昼夜平均的春分、秋分也容易注意,据此划分一年即四季;西周的四季源于殷商,而殷商岁首目标为秋分——阳历属于自然而没有政权属性,因而季节始于秋分。

(3) 用月份和四季叙事是自然而然的,七月吃瓜、十月获稻等与物候相符;枣有多种,木枣在立秋前有买,即八月可以扑枣。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夏至举行用冰仪式,合乎情理;而“九月肃霜”多解读为“天高气爽”,少数解读为“天高气爽,一说下霜,并不构成反证。

(4) “年”是成熟谷物,而“之”乃草生之貌,皆用于表示时段。

如果最终确认诗中月份是年底置闰、岁首目标冬至的周历,那么七月初一多在公历6月之内,“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或许就能理解为“七月真热,九月凉了得穿衣服”,如此与后面几句更为协调流畅

附录:已测算许多西周初期青铜器适用周尺21.5 cm;如文[1]介绍湖北随州出土青铜器,数据仅有噩国的尊、大卣和方罍通高34.549.560.1 cm,即一尺六寸过1.0 mm、二尺三寸过0.5 mm和二尺八寸欠1.0 mm。又因同出方鼎适用商尺19.7 cm,故而墓穴属于周初无疑。

Heguo A.jpg

湖南桃源出土皿方罍实测通高88、身高62.4cm,口长26.1、口宽21.6 cm [2],即通高四尺一寸欠1.5 mm,身高二尺九寸过0.5 mm;口长一尺二寸3 mm,口宽一尺过1 mm。基于口宽一尺和肩宽34.5 cm一尺六寸皆过1 mm,判断环外径六寸而内径四寸半。皿方罍适用周尺21.5 cm,故而不是馆藏介绍的商代器物,但属于西周初期无疑。

b058-fypikwt0195266.jpg

浙江湖州及江苏常州出土先周尺和周尺的瓷器和陶器(参见:太伯奔吴的三重证据)。这些外围地域在西周初期已经使用周尺,表明尺度确实是政权属性。

[1]  李学勤. 由新见青铜器看西周早期的鄂、曾、楚. 文物, 2010,(1):40-43

[2]  傅聚良皿方罍的流传追述及其价值.文物天地, 2015,(9):18-20

[3]  麦笛为什么说清华简安大简绝非伪简?中华读书报,2019.12.04 第九版

[4]  贾连翔战国竹书尺度新探.李守奎清华简《系年》与古史新探中西书局, 2016. 341-362 

顺便说一句,文[3]以贾连翔先生关于竹简形制的研究作为清华简绝非伪简”的证据之一。不过,文[4]“商代有三种尺长、周代有两种尺长;战国楚简长度是五种尺长的一尺、二尺或三尺,另有特殊尺寸”,真是难以理解:殷商怎会有三种尺度,且灭亡之后七百年尚用于楚国制作竹简?竹简怎会都是整尺,如清华简《算表》简长43.5 cm、《厚父》简长44 cm 以及《系年》简长44.6~45 cm 都是长23 cm 战国尺的二尺,而偏差25 、20、14~10 mm ?请注意,上述青铜器的尺寸偏差也就2 mm;就算竹简因埋藏、脱水等变形,尺寸偏差总该在5 mm 之内吧。

实际上,出土竹简与青铜器符合相同的时代尺度,秦简适用秦尺23.1 cm而楚简适用周尺21.5 cm,已专文说明如荆门郭店M1出土有字简730,下列书籍总计竹简636适用周尺,除《语丛三》八寸偏长4 mm,其余偏差在2.5 mm 之内:

《老子》甲39支长32.3 cm、《缁衣》等六篇292 支长32.5 cm,一尺五寸(32.25 cm)

《唐虞之道》《忠信之道》计38支长28.2 cm,一尺三寸(27.95 cm)

《语丛一》113支长17.3 cm《语丛三》73 支长 17.6 cm,八寸(17.2 cm)

《语丛二》《语丛四》计81支长15.2 cm,七寸(15.05 cm) 

郭店楚简《五行》和《缁衣》,长32.5 cm即一尺五寸,每简25 字左右。出于魏王墓葬的《竹书纪年》,西晋荀勖(?289) 以臣勖前所考定古尺度其简长二尺四寸,以墨书,一简四十字,所说古尺就是周尺21.5 cm 。两者字距相当,每字0.6 12.9 mm

基于清华简整理者公布的数据,以周尺测算结果如下:偏差在± 0.5±10 mm之间分布,肯定不适用周尺。至于行款混乱,如《子産》、《金縢》简长 45 cm,完简字数26~3029~32字,而《治政之道》简长约 44.2 cm,有编号的前 42 简每简46 ± 5 字,另有一简则有 65 字,也就不再细说。当然,尚不能据此判断竹简就是现代伪作

不过,清华简购于香港文物市场,两枚无字残简的碳14测年不足以证明全部为真,专家鉴定并无坚实证据,而认为“仿作者知识欠缺、技艺低下”或许稍欠谨慎。已有多人建议,在有字竹简如《系年》篇尾空白处取样测年;但至今未见施行,其间难处不能知道。

清华简《系年》错漏不少(终结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57713.html


拙稿如有错漏,恳请博友告知。谢谢大家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72388.html

上一篇:“ 穆王即位春秋已二十矣”该是二十足岁吧
下一篇:西周初期的年历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25 檀成龙 杨正瓴 孙颉 刘炜 杨学祥 范振英 许培扬 刘进平 徐芳 李学宽 张晓良 宁利中 武夷山 简小庆 吕厚远 郑永军 陆仲绩 朱晓刚 程少堂 谢钢 伍赛特 杜占池 史永文 马鸣 葛维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7 0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