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yang19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美国物理学会百年纪念文集》翻译小记 精选

已有 4929 次阅读 2018-3-27 16:11 |个人分类:闲来读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

 

1999年,我在国外做博士后的时候,看到《现代物理学评论》出版的一份增刊《美国物理学会百年纪念文集》,用于纪念美国物理学会成立100周年。文集分为10个部分,包括54篇文章,介绍20世纪物理学的整体发展情况,不仅覆盖了物理学的全部领域,还包括物理学与其他学科的联系,物理学与国防和信息工业的关系等等。作者都是各个分支领域的众望所归的领军人物,写的东西大多是自己亲历亲为或者至少是耳闻目睹之事,自然是提纲挈领,流畅之至,对未来的展望也能高瞻远瞩,颇有指导意义。针对的对象是受过大学物理教育,对物理学的历史、现状和未来感兴趣的人士,这本书可说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高级科普读物。

 

我断断续续地读完了这本书,觉得很有意思,有时候觉得如果有个中译本就好了,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可是这显然不是我的事儿,我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做这件事。后来我就回国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2007年底到2014年初的几年时间里,我有一段翻译的经历,具体情况总结在两篇博文译事小结译事补述里。在那段时期,我也会想起《百年纪念文集》这本书,不过也就是随便想想罢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会再做这些事情了,就像我在《〈理解权力译者的话》里总结的那样:翻译是妥协的艺术,出版是妥协的过程。再说,《半导体的故事》让我了解到自己能力的极限,而《理解权力》让我发挥了自己能力的极致,还有什么值得再做的呢?


但是我还是不能完全忘记这件事。那时候,我也经常读曹则贤老师《物理学咬文嚼字》的文章,看到他对物理学词汇和概念追本溯源,对其内涵和外延条分缕析,对各种望文生义和误译的追究和谴责,更让我坚定了以前模模糊糊的信念:未来的科学语言不外乎两种前景,要么是中式英语(Chinglish)占主流,要么就是汉语成主导。 

 

2014年,科学出版社出版了20世纪物理学》,这套三卷本的译著是刘寄星老师主持的、几十位国内优秀物理学家翻译的,它全方位地介绍了物理学在上个世纪里的发展情况。那时候,我刚来科学网博客不久,在推荐《20世纪物理学》的同时,我想也许可以征求志愿者把《百年纪念文集》翻译过来

 

但是大家都很忙,都是许多事情要做,最后只有两位老师各自翻译了一篇文章:201410月,潘晓东老师翻译了《来自软凝聚态物质的深刻见解》;20163月,樊哲勇老师翻译了《从透射的观点看电导》。这件事还是干不下去。

 

2016年发生了一件大事,AlphaGo横空出世,干净利索地干掉了韩国著名围棋选手李世石,向普罗大众宣告了“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以前,机器革命把人类从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现在,信息革命将要把人类从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我们正站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分岔口,未来不外乎两种情况:大同世界和黑客帝国,或者说共产主义和黑化版的共产主义。真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何去何从,孰吉孰凶?你知道吗,谁知道吗?

 

同时,“人工智能+大数据”在自然语言翻译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通天塔可能真的要建成了,未来的科学语言可能真的要由Chinglish占主导了。这个未来不是我喜欢的未来。 

 

2017年,我读了科学出版社几年前出版的、齐民友老师独自翻译的《普林斯顿数学指南》。虽然齐老师说,其中内容“有很大一部分是我所不熟悉,或者完全不懂的”,但是我对他真的是佩服不已。我觉得,独自翻译某本总览领域全局的书,既然数学可以做到,物理学也应该能做到——毕竟这并不是真正的专业书籍。

 

其实,此前我尝试过一次。201610月,我把百年纪念文集pdf文件转化为word文件,试图用语音软件帮助自己翻译,也就是说直接说话、绕过打字这个环节。我翻译了一篇文章《晶体管的发明》,但是翻译得完全不成体统,我猜想质量大约跟机器翻译差不多,唯一的好处是能够让自己大致知道这篇文章讲了些什么。然后我觉得还是忘掉这件事吧。

 

20172月,我又把它捡了起来。花了大约十天的功夫,把word英文稿按照原文分好段,再用机器翻译把每段后面附上中文——我希望这样能够让我减少打字的负担,后来我发现,好像确实有一些效果。但是,至少对于这样的文章来说,现在的非商业版软件的翻译完全不靠谱。

 

20171126日,我有了一份初稿。然后,我把这份非常简陋的初稿转换成Latex文件。准备再修改一遍。但是在12月,可能因为确实有些累,也因为突然有些其他事情要忙,以前的那些业余时间都用不上了,所以没有多少工作。

 

2018324日,终于修改完了。然后就有了一份打印稿,可以做个物理小实验了。

 

 

当然,现在这份书稿还有很多问题。首先,图和参考文献还没有放进来,这个不难。其次,正文中参考文献的格式,这个也不太难,就是太烦了,因为原著就不统一,我可能也没有耐心去做。第三,人名怎么办?现在的科技译著里似乎偏爱不翻译,直接用原文,但是我不喜欢这种方法。我觉得,牛顿就应该是牛顿,而不是Newton,爱因斯坦就是爱因斯坦,而不是Einstein,当然还有许多其他著名物理学家也是如此。但是,也确实有些优秀科学工作者还不是那么著名,我也不愿意一个个地给他们起中国名字。但是这种选择式的翻译人名似乎又不符合惯例。进退维谷,两难啊。

 

更重要的是,54篇文章涉及到物理学的方方面面,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全面了解的,最好的方法当然是象《20世纪物理学》那样每个领域分别找到合适的译者,但困难不就是因为大家没空吗?别说翻译了,找人校对都不现实。如果还有人不相信的话,只要去看看《普朗特纪念报告译文集》中译本的序言就知道了。

 

所以,这个译本里肯定还有许多物理内容方面的错误。如果有时间,我大概会把打印稿再看一遍,尽可能地发现并修改错误之处。如果将来能够出版的话,出版社的编校人员也会发现并改正更多的不足之处。但是可能还不够。

 

我打算采用高德纳(Donald E. Knuth)的做法,他奖励每个发现其著作中错误的人2.56美元(256美分),因为这正好是16进制里的1美元。如果这本书出版的话,对于发现的每个错误,我打算用6.63元(663分)感谢第一个发现者。任何已知的错误,将会公布在我的博客里。“普朗克的一小步,中译本的一大步。”这些错误指的是事实的错误,而不是翻译的风格:为了读起来通畅、符合中文写作的习惯,我把无数的被动语态改为了主动语态甚至是祈使句,当然还做了其他一些更为激进的事情。

 

为了保证自己不因此而破产,也许我应该更仔细地修改译文,也许更好的办法是干脆就不要出版。到底怎么做呢?我还要好好想一想。

 

美国物理学会百年纪念文集.pdf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105944.html

上一篇:物理小实验之A4打印纸
下一篇:激光光谱学教学笔记之缘起

42 徐义贤 武夷山 尤明庆 曾泳春 王泽军 邢志忠 邹维科 史晓雷 刘全慧 杨正瓴 黄永义 张云 黄秀清 文克玲 刘建彬 韩枫 汤茂林 王德华 高建国 吴斌 余国志 李毅伟 王安良 郭战胜 张忆文 李泳 刘浔江 迟延崑 徐令予 谢力 陶勇 李春来 韩玉芬 高峡 杨金波 孙杨 胡升华 马红孺 王超 李颖业 吴光恒 张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04: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