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yang19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理解权力》译者的话 精选

已有 5612 次阅读 2015-11-20 14:00 |个人分类:闲来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翻译是妥协的艺术

出版是妥协的过程

 

 

2015年11月,《理解权力:乔姆斯基问答录》出版了(乔姆斯基 著,米切尔 和 谢菲尔 编辑,姬扬 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年)。我读过乔姆斯基的很多文章和著作,现在也为他做了一些事情,算是没有白享受吧。

 

我是1999年在网上闲逛时发现乔姆斯基的。开始是零散地看了一些他的文章,后来找到了一个专门的网站,就方便多了,把那里的文章基本上都看了。

2003年起,开始读一些书。最早是他和Edward S. Herman 合著的Manufacturing consent: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mass media (《制造共识》,后来有了中译本),还是托朋友从清华大学图书馆借来的。陆续也买了一些书,现在大概有20来本吧(我书架上的乔姆斯基书籍)。有时候也去网站上特别是Z Magazine上看看。

 

大概在2010年左右,我考虑过翻译一本乔姆斯基的传记,Robert F. Barsky写的Noam Chomsky: A life of Dissent。这本书写得很好,而且网上有电子版。我看了几遍,而且翻译了大约有五分之一吧,但是最后放弃了。主要原因是,这本书里的人太多,涉及到的各种主义也太多,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人名和专用名词,觉得译文太别扭,不够优美。

2011年,我到美国开会,逛书店的时候,买了两本书,其中就有这本Understanding power: The indispensable Chomsky。这本书以问答的方式汇集了乔姆斯基对于权力的看法,包括现代媒体的工作方式、全球化、教育体系、环境危机、军工复合体、政治活动策略等多方面的内容,为评价世界和理解权力提供了革命性的看法。在一个又一个事例中,乔姆斯基利用切实的实际信息、技巧娴熟地揭露了当前权力机构的工作方式和欺骗行径。利用具体的方法而非抽象的原则,乔姆斯基帮助人们学习如何独立地进行批判性思考。

我觉得这本书适合于对美国社会运行情况感兴趣的读者。那时候,我正热衷于翻译,觉得这本书是个挑战,就开始翻译了。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挑战,而且比我预想的还要困难得多。原著是谈话、问答的编辑本,所以译本也追求口语化,我希望达到的效果是,读者好像觉得乔姆斯基生来就讲中国话似的。

翻译是从4月开始的,9月就有了初稿。这份译稿只是把基本内容都搞出来了,谈不上文从句顺,更别提什么口语化、感染力了,但是至少已经有了底本,而且可以确定自己不会半途而废了。

我歇了口气,把稿子放了大概一个多月,然后又从头到尾地修改了一遍,2012年春节前,第二稿完成了。6月左右,完成了第三稿。此后又陆续改了几遍,一直到2013年的7月,第六稿也就是最后一稿结束了。再加上出版前校对的一次,这本书一共翻译了七遍。我对这次翻译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我在《半导体的故事》译本的序言里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本书[《半导体的故事》]的翻译让我了解到自己能力的极限。再说,如果真的不想让中式英语成为科学的主导语言,那么只是把英文书籍翻译过来显然是不够的,终归是需要用汉语描述前所未有的开创性研究成果。此外,自己碰巧已经在其他某个地方[《理解权力》]达到了自己能力的极致,能够不再羡慕翻译的杰作《哥德尔 艾舍尔 巴赫——集异璧之大成》(商务印书馆,1996年):原作和译本都各尽其妙,相得益彰。

 

虽然我翻译了这本书,但仍然不确定这本书会不会出版。一个原因是这本书写得有点直露,另一个原因是没有钱赞助出版。2012年底,译本算是定稿了,我觉得还是应该试试吧。我联系了几家可能的出版社,他们有的是出版过乔姆斯基的著作,有的是出版过类似题材的书。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我联系了十来家出版单位,虽然回绝的原因各不相同,但结果是一样的。最后,我联系了清华大学出版社,这次运气不错,编辑很感兴趣,打算出版了。

然而,出版也并不顺利。先是版权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谈了有一年多。2013年夏天,我还为此事直接跟乔姆斯基联系过。后来又和外方出版社联系过几次。很不顺利,但不管怎么说,最后还是办下来了。2014年11月,我和出版社最终签定了合同,以前说的稿酬也没有了,只是给几本样书而已。2015年4-5月,出版社告诉我,责任编辑辞职了,要换人,所以又是一番折腾。8月,见到清样,又校对了一遍。11月,出版了。

其实,出版过程中还发生了其他许多事情,殊不足为外人道。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这本书总算是出版了。我也算是为喜欢乔姆斯基的人做了点事情,同时也了结了一桩心愿。

终于可以歇息了。

 

 

PS

我翻译过几本书,每次都会写点“译者的话”附在书里,谈谈翻译的理由和过程。上面这些算是《理解权力》“译者的话”,也许应该和译本一起出版的,但是我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就放在这里了。

2015年11月20日,我拿到了样书。

译事小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936872.html

上一篇:[转载]庄子:轮扁斫轮
下一篇:半导体的世界

35 谢力 朱晓刚 孙学军 代恒伟 鲍海飞 徐令予 汤茂林 李轻舟 谢平 武夷山 文克玲 黄永义 李兆良 尤明庆 周健 赵建民 沈律 王春艳 戴德昌 李颖业 李宇斌 张忆文 吕乃基 郝维昌 科苑往事 张学文 王德华 刘全慧 李红雨 黄卫东 王超 ddsers houzhenyu dialectic ellapanforev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8 0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