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phantd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lephantd

博文

怒江之美,今非昔比 精选

已有 5584 次阅读 2021-12-15 20:1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300公里的长途骑行,很累。如果道路平坦,山水交错,风光秀丽,就会大大地消除疲劳。世界上,有这样的好地方吗?有。就在中国的怒江峡谷。怒江这样的好去处,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怒江彩色骑行道 2.jpg

今日怒江,驾车道、骑行道、人行道,美不胜收
怒江上的今日溜索.jpg横跨怒江的溜索已经不见了,留下最险峻的,就是这种钢丝桥,走上去,左右摇晃

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南麓的吉热拍格,流入缅甸后称萨尔温江。成书于战国时期的《禹贡》因其江水深黑而称黑水河,藏语称它为那曲河,怒族称她阿怒日美,即怒族自己生活的江域。怒江全长3240公里,中国部分2013公里怒江云南段长650公里从北向南蜿蜒流淌,北段河谷呈V字形,两侧是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高差2000-3000303公里,笔直笔直的南下为怒江州辖区。随后进入低山宽谷区域,经保山市、德宏州,进入缅甸。

地处高山峡谷,怒江州是云南贫穷的地方。世居土著有怒族傈僳族等,人们在山上打猎采集,在谷地种粮,靠溜索木桥横渡大江。1975年,简易公路才通到贡山县城。1982-1984年,我受遣到贡山县中学教书,州府六库到贡山县城250多公里,坐班车,要2天。一路农民的住屋极为简陋,是靠几颗木柱支撑的吊脚楼,石片屋顶雨天漏雨是经常的事。有位学生的家长,晚上上床睡觉时,不慎被棉被里钻出一条毒蛇咬伤。不过,土著居民的鸡味道鲜美,是那种基本靠捡食虫子长大的生态鸡他们的饭菜也很简单,在火塘烧里烧爆米花吃一餐,也还可口

怒江 318 峡谷.jpg

怒江,变换着模样,在西藏昌都段(上)多是咆哮南下,云南怒江州段有时也安静(下)

怒江 美景.jpg

土著男人喜爱喝酒,那种30多度的自烤米酒。从县城热闹地段到中学有一公里多路,春天到秋天,每天都可以遇到2-3喝得酩酊大醉的男子,呼呼大睡开始,关心他们的安危,但深夜或黎明,他们醒来就回家去了,也没有听说有什么意外。几个月后,我也就习惯了,麻木了,不再去想他们。后来,与当地人为伍,两年,练就了至今喝酒不醉的肚囊。

江面的海拔高差大,从贡山县丙中洛接近1500到六库的接近800米,滔滔江水滚滚南下,蕴藏着巨大的水能。曾几何时,有大公司说服管理者,把土著搬到山坡上,拦江筑坝。这种公司与管理者的宏伟计划,没有实现怒江一直贫穷。

后来,自然旅游,被提到议事日程。到了1991从贡山县城到丙中洛乡,修通了公路曾经偏远贫穷的丙中洛,是怒江最大的“平原”,还保留着天主教堂,有三种宗教共存,被修饰建设成人间仙境。

坐班车的,自驾的,骑行的,自然爱好者,络绎不绝。酒足饭饱之后,移步石门坎,梦想着北上西藏。多数人,仅仅是梦想着。最近些年,沿江公路得到巨大改善,六库到丙中洛,近300公里,5小时就到。

自驾游,骑行,行人,还有运货的汽车来来往往,混合并进人和自行车被挤进滔滔怒江的事例极少擦碰阻碍交通,是常见的事。因而,早就听说骑行怒江,我却不以为然,只是笑笑。遇到来自怒江的学生,都习惯性地问问,怒江的交通,生产,生活,有没有变化。

怒江 丙察察公路.jpg

云南到西藏,有两条路。这是丙察察公路,又称最美公路

怒江 丙察察的昌拉垭口.jpg


今年81号开始就去西藏科考,终于告一段落9月11日,可以返回云南了从云南到西藏,有两条路,一条是香格里拉至昌都,另一条是贡山的丙中洛经察隅县的察瓦隆到察隅,简称丙察察公路被描述得仙境一般。学生提供信息,这是一条极美的探险观光道路,通车很多年了,但基本是弹石路,仅仅通车。他们一路过去,废了3条车胎。建议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0590542b9f3bea03.jpg

沿着怒江,从西藏进入云南(上),一下子,赫然开朗。第一隘口石门坎(下)

图片.png

我们的车队夜宿在西藏八宿的然乌湖,第二天启程,往南边一岔,就上了不可回头的丙察察公路。说有多艰难危险,就有多艰难危险。以后再说。

刚刚踏入云南境内,就变了模样。柏油马路,直瞄瞄,两岸青山,尽在滴翠,农舍还是那样土气古朴。

怒江 丙中洛.jpg

丙中洛,被誉为人间天堂(上),转身往南,就是怒江第一湾,春天鲜花怒放,人称桃花源(下)

怒江 第一湾.jpg

不由得,车子快了起来。在靠江水的一侧,有的地方出现了彩色的路面。问了,得知,从六库到丙中洛,在公路与江水之间,正在修一条双向骑行路,300多公里。计划2022年或2023年,能全线投入使用。虽然不能骑行,但我忍不住,停车,走上去,步行体验一下。

发展是硬道理,有钱发展,是好事。

怒江彩色骑行道.jpg

看见彩色的骑行道,我忍不住,停车,走上去,步行体验一下

e51a4b9f7ad6385a.jpg

在西藏的科考中,蓝天白云,森林草地,流水湖泊,还有很多很多牦牛。藏味浓浓。可是,住的,吃的,基本都是雪域以外的。还有,满地的塑料瓶,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废弃用具。到了丙中洛,吃上了可口的家乡菜。店老板来自隔壁的省份,在利沙底(石月亮)乡,也没有找到怒族傈僳族或者独龙族的菜品。

路太长太远,不知不觉,睡着了。

似梦非梦,看着五彩斑斓的三条通道,江水河道,骑行路,车行道,看着想着,我被震撼了。流水,永远存在,车辆,只会增加,骑人,就那么多吗?渴望修饰建设的怒江,能够明显改善土著的生活。

路边的灯,亮了起来。可能是驾驶员太累,打开了导航。只听得,预订在怒江州府的酒店,还有80多公里。又是一个摸黑赶路的晚上。

11月底,有朋友去怒江,提起彩色的路面,说,可以骑行了。很是欣慰。就写下这些文字。

(20211214日 于 九龙之滨腊山之下)

怒江 贡山县中学.jpg

怒江两岸,美景,目不暇接。贡山县中学(上),巅峰石月亮(下)

怒江 石月亮.jpg

怒江1982.jpg

想起了,想起1982年8月,我在贡山支边教育的青葱岁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11431-1316746.html

上一篇:那瓶热乎乎的汽油
下一篇:本科教学应该多点实在少点花样

19 尤明庆 易军艳 黄彬彬 李学宽 刘利 周忠浩 范振英 黄永义 胡泽春 陈兴峰 杨卫东 张晓良 崔树勋 朱朝东 晏成和 史晓雷 孙颉 杨正瓴 尹德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1 0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