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老家的房子

已有 4121 次阅读 2019-1-28 08:3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老家的房子

小时候的农村里,家家的房子样子都差不多,拿国际标准称呼叫two bedrooms。既然是two bedrooms 当然是要有两个睡觉的卧室了。因为房子都是面南背北的,所以bedrooms(就是睡觉的屋)一个在东边就叫东屋,另一个在西边,叫西屋。中间的部分呢就是门厅,农村叫过堂屋。通常农村的过堂屋并不放家具。家具都在bedroom里,当时最流行的家具是靠北墙的一溜大木柜子,一般殷实一点的家庭,柜子的木料是很讲究的,不但要结实耐用,还要有很好看的花纹。有一种木材叫“水曲柳儿”,用它打造的衣柜花纹精美。谁家儿子娶媳妇,相家的时候,媒婆一定会指给未来的媳妇看清楚的。衣柜里面可以放衣服,棉被,针头线脑,大包小包的,甚至可以放粮食。衣柜上面正中间可以摆上毛主席像,瓷的。主席像的上面墙上通常是一面大镜子,镜子的两侧是两面印有山水画的窄一点的护镜,这样才显得不单调,而且很美。大镜子两侧通常会贴很多年画,说是年画,当然是过年的时候贴的,一帖就是一年。

过堂屋的功能其实主要是厨房。农村的厨房都要一口很大的锅,锅镶在锅台里,锅台连着bedroom的火炕。火炕是用坯说成的,什么是坯呢?坯使劲烧,越烧越硬,就变成了砖。锅台边上就是风箱,风箱要用手拉,才能把灶内的火吹旺。听妈妈说,这个古老的风箱是妈妈出嫁的时候从姥姥家带过来的,以前姥姥家要比爷爷家家境还要殷实,但后来都差不多了,妈妈经常这么说。妈妈做饭的时候,通常都是我拉风箱,我抢着拉,并不是因为我更加勤劳,而是觉着有意思。我很喜欢风箱拉起来抑扬顿挫的声音,像刚启动的火车。看着炉火越来越红,成就感悠然而生。有时候妈妈会给我一个生地瓜或一把花生放在炉灶火炭边炜着,一会儿我扒拉出一个尝尝,检查一下熟没熟,一会儿再扒拉一个,直到都检查完了,还没熟。最后只能接着拉风箱,浑身是力气。

妈妈做饭早餐通常是一大锅粥,我们叫秫米粥,学名就是高粱米粥,我不太爱吃,我喜欢大米粥,但当时大米很少。有时妈妈会在粥的上面贴一圈白面馍,我们叫鞋底子饽饽,因为它们长得像鞋底子,很好吃,因为是白面的,细粮。除此以外,因为我负责拉风箱,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经常会在炉灶里偷偷烧几条爸爸买的咸鱼。咸鱼就是很咸的小鱼,具体什么品种,我根本没时间研究,只知道是生的,不能吃。但一旦烧熟了,会往外冒油,焦黄焦黄的,这时候你一口鞋底子饽饽,配上那么一小块咸鱼肉,吃在嘴里,那个香啊。我当时跟妈妈说,这要是让我敞开吃,我能吃一锅!妈妈的笑容,炉火一映,更加温暖。

老家的房子都带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中间有一条水泥板小路,把整个院子一分为二。院子的左边有六个菜畦。菜畦尽头有一个压水井。压水井能把甘甜的地下水吸上来,可以饮用,也可以浇菜。通过压水井有一个主渠和六个菜畦相连。每每父亲压水浇灌菜畦,我都要抓紧机会把自己用纸折的小船放进水里,一艘艘小船在水里荡漾而去,那是我的梦。父亲总是微笑地看着我,六条菜畦就像我们姐弟六个一样,在父母的灌溉下茁壮成长。

父亲种得菜都是最普通的,比如黄瓜,洋柿子(西红柿),茄子。黄瓜秧子长得很快,长高了就用竹竿架起来,那些藤藤蔓蔓一路蜿蜒上去,又交织在一起,变得越发复杂。但无论怎么复杂,只要有一个小花瓜刺长出来,都逃不过我猎手般的眼睛。比起长成的大黄瓜,小黄瓜刺的味道更加鲜美,有一种甜甜的味道。虽说父亲有规矩不准吃小黄瓜刺,要等长大了再吃,我总是禁不住诱惑,吃之前还总是先发誓,这是最后一个,下不为例,其实我内心确实很纠结。

如果说小黄瓜刺的美味让我神不守舍,那么洋柿子绝对是让我神魂颠倒。洋柿子当然也是由小张到大,但它们成长的过程中颜色变化却很奇妙。我很着迷它们一点点红起来的淡定。它们越淡定,我越焦灼,最后不得不忍痛割爱,把一个关注了很长时间,半青不红的大柿子偷偷摘下来,然后藏到家里大衣柜最底层的棉被里捂起来,我倒要看看是捂红得快,还是张红得快?实验结果表明,还是张红得快,原因是我动不动就把大衣柜里的拿出来检查,次数过于频繁,有时光看表面还不甘心,还要检查里面。

中间小路的右边没有菜畦,因为长了两棵果树,一棵是杏树,另一棵也是杏树。春天,满院飘香,两棵杏树枝头竞相绽放美丽的杏花,引来无数戏蝶,翩翩起舞,不为了别的,只为了一份高贵。蜜蜂也不甘寂寞,他们穿梭着,忙碌着,有些憔悴,为的是那份执着。夏天来了,六月的腮红,拍在孩子们的脸上。花儿谢了,果子却红了。姐姐不知其中的奥秘,经常用竹竿去打看似很熟的它们,却经常被它们的酸涩退却,悻悻地离开。我确是聪明,只需用脚急促地震动一下树干,然后赶紧逃开,不然都会被落下的果子砸疼的。瓜熟蒂落,蓄芳待来年。

如今在澳洲,我们住的房子一如我的童年那个老宅,同样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却长满了杂草,每周我都为剪草做思想斗争。我清楚地记得父亲曾经说过,你妈我俩要是十年前就去你那给你们种菜去,院子荒着太可惜了。

时间如果能倒流该多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159449.html

上一篇:清白之年
下一篇:儿时的春节

27 黄仁勇 刁承泰 王振亭 刘建彬 刘钢 李学宽 鲍海飞 夏香根 王博 王从彦 郑永军 武夷山 王启云 朱伯靖 杨正瓴 文端智 刘全生 夏炎 檀成龙 陈志飞 褚海亮 李得建 任国鹏 张强 赵丽莹 晏成和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