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我怕死

已有 3649 次阅读 2022-6-14 08:54 |个人分类:拾穗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一直以为,我折腾自己的身体40年而没有罹患肝癌死掉,是人类的一个奇迹。

十几岁的时候,学习抽烟。有一天,一支接一支,抽到自己“醉烟”而无法解脱,生不如死。

二十几岁的时候,和人斗酒。60度的“绿豆大曲”一瓶1斤2两,分为两碗,一饮而尽。五脏六腑全毁,一个多月只能进流食。

三十多岁,因为酗酒不省人世,被人送到医院急救。

花生吃到“醉倒”,葵花籽吃到“醉倒”,红烧肉吃到“醉倒”,油条吃到“醉倒”,…。

40岁左右,开始有意地疏离让我“醉倒”的食品,后来慢慢开始出现生理性的排斥。从那个时候起,基本不再抽烟、基本不再喝酒。现在,花生最多一两颗,葵花籽最多一小把,已经20年不吃油条和红烧肉。

近几年体检,一切指标正常!

老年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是个禁忌

跟随博士论文导师27年,由师生关系练成“老哥们”的王斌教授,缅怀老师时,有一条提到了导师的生活习惯:“尽管他形容自己的身体“三高两石,一风吹,一线牵,”(高血糖、高血脂、高胆固醇;胆结石、肾结石;痛风;甲状腺亢进),但是他还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他导师于六月初去世,去世前约有两年不能自理、不再认识这位“老哥们”学生。 最后的两年间,生命没有尊严。

我的硕士论文导师赵祖森教授,去世前有两年多基本上就住在医院里,主要由师兄照顾。我开始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对我“吹嘘”:“我没事,照样吃红烧肉!”。当即心里一沉,长叹无力回天。第二年再去看他,他已经身体僵硬,仅一息尚存。我喊他,他没有任何反应。他有过一声长息,是否表示他基本寂静的记忆里,我的呼唤引起了一丝丝起伏?他最后的两年间,生命没有尊严。

湖南籍的北京大学教授黄湘友,身体一直很好!春笋上市的时候他常常回湖南,一般在长沙短暂停留。自从1986年认识他起,一直认为他生活习惯很好!例如不烟不酒、健步如飞,等等。但是,2014年在内蒙十天的朝夕相处,才发现他喜食肥肉。我提醒他谨慎,他不听,反而和我“吹嘘“他多么能吃。2016年6月他急性脑梗发作,ICU治疗了20多天也没有抢救回来,病逝后葬在湖南老家。最后的20多天,生命没有尊严。

以学为律

学者标准第一条,以学为律!

人对任何东西都会上瘾。人在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的时候,要反思要内省要知所进退。

在这个过程中,不妨体会佛教戒荤腥和个人修为之间,是否真有关系?


IMG_20220614_071531.jpg

今年雨水充沛,金橘树花特别茂盛。香气浓郁,野蜂乱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77-1342889.html

上一篇:杨振宁先生注重基础研究的一个极小细节
下一篇:蜡烛燃烧中纯粹人生
收藏 IP: 222.244.139.*| 热度|

33 谢力 尤明庆 郑永军 杨正瓴 王启云 宁利中 黄仁勇 王安良 武夷山 徐长庆 冯大诚 李学宽 程少堂 王涛 孟利军 吕泰省 褚海亮 胡大伟 康建 冯兆东 刘良桂 李哲林 何应林 李毅伟 谢钢 雒运强 关勇军 史晓雷 朱晓刚 马鸣 黄河宁 付小军 徐志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