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聊阁:读书人张少雄博聊之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xzhang

博文

论文写作的选题禁忌与应对智慧

已有 3312 次阅读 2015-11-23 19:00 |个人分类:教育漫話|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论文, 智慧, 写作, 选题, 禁忌

席明纳言谈录

 

论文写作的选题禁忌与应对智慧

——某省高等教育热点论坛研究生论坛评点

 

 

两位博士研究生的报告,做得相当不错,体现出年轻的人勇气。表扬的话不多说。只谈三点看法。

一,研究历史性认识,即回顾认识、梳理认识、反思认识,对于更新认识,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工作。布鲁贝克的《高等教育哲学》,对历史性高等教育哲学思想做回顾、梳理、反思与分类,就属于这类研究。

二,在选择研究选题时,将熟悉的、热爱的与利益相关的人与事作为选题,需要有勇气和智慧,因此,传统学者基本上都将同时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人与事当成选题禁忌。如陈寅恪先生不研究清史。我的老师之中,不乏大师级人物;但是,他们在生时,我没写过关于他们的研究性论文,一是怕对他们的熟悉与热爱干扰我做中立性判断,二是我怕读者认为我处于利益关联之中言不由衷。

   三,回顾式研究,就研究者身份而言,一直存在一种矛盾。研究生在读期间,为把握特定课题的研究历史与现状,经常要进行文献阅读与文献综述写作训练;但是,重要学术期刊上刊出来的研究综述性论文,作者却几乎都不是研究生,也不可能是研究生,而是一些学术大家。研究生的研究综述性论文,往往流于数据报告;学术大家的研究综述性论文,却往往是站在高处指点江山。相同的话,由我张少雄讲出,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与影响,但是,由克拉克、布鲁贝克和特罗等大家讲出来,则往往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很多选题上,研究者身份很重要。《周易》乾卦爻辞中有一句:“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从学术年龄看,我个人正处于这个阶段。眼前只看到“渊”,上空下洞,不敢轻进,或然考虑得多;和年轻人相比,多几分稳沉,少几份锐气。用一句话收结评点:年轻真好!

 

五位硕士研究生的报告,也做得相当不错。表扬的话不多说,空话也不多说,只谈两个方面。

一,两个具体问题。文献使用和对策构想。引用文献,要用一手文献,权威文献;要尽可能全面;要避免引用过度。引用布鲁贝克、特罗、克拉克等,不能从研究文献中转引,要从他们本人的著述中引。文末参考文献,总共列五六条,其中三条出自同一作者,是引用过度。问题解决策略或对策,不能陷入替换练习格局。加强队伍建设等,作为解决教育问题的对策,可以用于解决任何一个教育问题,替换几个词语,文章一样说得通,这是语言替换练习,不是学术论文写作。

二,三个方法论问题。第一是研究方向。基于诉求的问题研究,重复诉求没有任何意义,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评估性研究,通过研究确认其合理性或不合理性;另一条是应对性研究,在已经确认其合理性的基础之上探讨满足诉求的途径与策略等。第二是研究者身份。一些课题研究,要求研究者具有足够身份。诉求评估、文献述评等,都需要专家身份、甚至权威专家身份;没有相应身份而进行这类研究,需要有勇气,有不怕浪费时间与精力的勇气。这一点前面也谈到过,不再重复。第三是应对智慧。一些诉求,并不合理,研究者不能否认其合理性,只能回应并满足它们。可以不接受这类研究任务或项目。如果必须接受,为公序良俗计,研究者必须有变通能力或圆场能力,在规定空间里翻筋斗;既要满足诉求,又促进公序良俗,这要智慧。我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智慧,因此,通常不接受与参与这样的研究。

   我就说这两点。还是以前面那句话收结:年轻真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7182-937866.html

上一篇:Confucius Peace Prize, a Knockoff
下一篇:科学评价和科学探索一样不能没有理性
收藏 IP: 58.20.104.*|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5 2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