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武王克商 BC1027:文献数字的思考

已有 3135 次阅读 2022-5-10 12:02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2022年4月12日贴出“西周的诸王年代及金文历谱”,说武王、成王、康王之元年参照断代工程报告简本[0] 及金文历谱负责者陈久金先生的修改稿[1],昭王~幽王的年代则依据自己编排的金文历谱——初稿尚待修改(已修改:武王崩于克商年未建元,成王元年BC1026)。

[0]  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0.

[1]  陈久金. 对西周诸王的最终修正意见.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 2017, (1):9-23

[2]  刘次沅. 从天再旦到武王伐纣——西周天文年代问题.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6.

[3]  朱凤瀚,张荣明编. 西周诸王年代研究.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8.

从文[2,3] 表格中摘录部分学者的王年数据。董作宾先生给出懿王12年、孝王30年、夷46年、厉37年、共和14年、宣王46年,懿夷厉宣“可以”四代为王185年,平均达46年;马承源先生给出穆共懿孝为45271726年——孝王在父亲在位45年过世之后的70年过世。这些数据与常识似乎有些相违。


4月12日的文中写出古本《竹书纪年》有“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非穆王寿百岁也”及“自武王至幽王二百五十七年”。后者意味着西周总积年为257年,幽王末年BC771,即克商在BC1027,有陈梦家先生和刘雨先生采信;前者似乎过去多认为自周受命至穆王继位约百年因为文王至穆王有六代呢,且《史记·周本纪》明确说“穆王立五十五年崩”。

一周后贴出“说明 ()”时发现,依着穆王约年五十五崩确定的共王元年为BC938,自周受命至穆王末年为百年,意味着受命元年为BC1038《史记·周本纪》有受命十二年即BC1027克商“西伯盖即位五十年。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後十年而崩,谥为文王。……武王即位。……九年武王上祭于毕。……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诸侯咸会。……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

确认了几个日期,觉得BC1027克商是可能的。文王在位五十年,则至穆王六代有141 年,平均23.5 年,也属正常。《逸周书·作雒解》表明武王崩于克商年十二月,在位3年或4年,就是文王崩后的受命九~十二年;年近五十总是有的,成王继位可达25岁,只是叔父众多或缺少历练机会而政治上不够成熟

断代工程确定的克商年在BC1050~BC1020, BC1046BC1044 BC1027 三个选项,前两个均依据天象,最终选择BC1046而为第六版《辞海》采用。不过,BC1027或许更优

(1)   笔者编排的昭王~幽王的金文历谱,仅晋侯苏钟“卅又三年正月既生霸戊午(55)十日,二月既望癸卯(40) 二十六日、既死霸壬寅(39)二十五日,六月初吉戊寅(15)二日”,需修改为既望癸巳(30)十六日,其余89件铜器的94个日期均未改动干支或年月。

[2] 终稿坚持断代工程之克商年,但修改(录见)簋月份以及伊簋、康嬴鼎、小盂鼎干支后方能入谱。又,二十五年八月既望甲申(21)小盂鼎过去多认为是康王世,文[2] 将其排入成王世;文[4] 将其排入宣王世,表格中误为甲戌,但解读“戊辰(5)朔,既望十七日”不误,且说“铭文所提到的战争,规模之大,应该引得起当代与后代历史家的注意:会不会正是司马迁所说的穆王对犬戎的战争? 我对此毫无成见”。小盂鼎可排入笔者历谱中穆王二十五年(BC948),八月既望甲申(21)十六日。又,新见香港私人藏品“廿又八祀”觉公簋,有林沄先生的辨伪,并不能证明成王在位二十八年以上。

金文历谱、古本《竹书纪年》及《史记》的数据构成闭环,支持克商年BC1027。

[4] 黎东方. 西周青铜器铭文中之年代学资科. 见:文[3] 之110-124 页

(2)   若干日期可以入谱,未注明者均以实朔计算,或与当年有一两日之差。

师旦鼎:成王元年八月丁亥(24) 十六日

何尊:    成王五祀四月丙戌(23)六日

《史记·周本纪》:受命十一年十二月戊午(55)七日师毕渡;二月甲子(1)十三日武王牧野乃誓。又,杜勇先生称 “若依《史记》之说,十二月有戊午,则次年二月无甲子,其误显然[5]不知所据何在。

[5] 杜勇. 武王伐纣日谱的重新构拟. 古代文明,2020,(1):113-124

《逸周书·武儆解》:十又二祀四月丙辰(53) 六日

《逸周书·皇门解》和古本《竹书纪年》:元年元月庚午(7)廿五日,周公诰诸侯于皇门

《尚书·召诰》:二月既望,粤六日乙末(32);三月丙午(43)可合六年,二月乙末(32)十九日,所称既望为十四日,胐为一日,皆历先天一、两日

尚书·洛诰》:七年十又二月,戊辰(5)三日胐。  

(3)  许多文献依据《逸周书·世俘解》研究武王伐纣日谱;但准确性似乎有些问题。依学界意见,第一段应是总结而作为标题,“四月(32)日”须改为“四月(56)日”;第二段“一月丙午(43),若翼日丁未(44)”与其后历日不能协调,须改为“一月壬辰(29)若翼日癸巳(30)”。

笔者觉得,第二、三段称“王”,第四段“王”和“武王”混用,而其余称“武王”, 有些特别;内容和时序也乱。有说是两人的纪录混合而成,且可能有错简。克商年BC1027《世俘》历日不符,真不必在意呢。

(4)  “王元年元月庚午(7)二十五日,周公诰诸侯于皇门” 文辞简洁,且同见于《逸周书·皇门解》和古本《竹书纪年》,才是可信。依此成王元年建丑,正月朔在冬至后十八日。西周早期似建子或岁首靠近冬至的建丑,若不置闰则冬至在以胐为月首的十日,属于正常。不过,《逸周书·作雒解》所称武王崩于克商年十二月,年底置闰或便于改元。此外,周公在元月二十五日召见诸侯时间上也是合理。师旦鼎的“元年八月丁亥(24) 十六日”更可以作为建丑之佐证。

 《逸周书·武儆解》全文如下,文字简洁想来可信,也与武王崩于克商年十二月相佐证。古本《竹书纪年》“武王十一年,周始伐商”;《尚书·泰誓》“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都是立足于伐殷,故而武王崩于伐殷二年而非克商二年。

惟十有二祀四月,王告梦。丙辰,出金枝校《郊宝》、《开和》细书,命诏周公旦立后嗣;属小子诵,文及《宝典》。 王曰:“呜呼,敬之哉。汝勤之无盖。周末知,所周不知,商无也。朕不敢望。敬守勿失!”以诏宥小子曰:“允哉!汝夙夜勤,心之无穷也。”

史记·周本纪》“受命十一年十二月戊午(55)七日师毕渡,二月甲子十三日武王牧野乃誓”,而《武儆》四月丙辰(53) 六日,再加上《皇门》和师旦鼎的成王元年日期,尽管没有月相,但五个数据对年历构成了一定的限制,或许合适的时段只有1/8左右。

(5)  尚书·顾命》成王末年四月哉生魄,甲子(1) 十七日,可合BC1011。汉唐学者或称哉生魄为既望。从文[3] 复制相关内容如下,不再赘述。

[3]  朱凤瀚,张荣明编西周诸王年代研究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8.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37853.html

上一篇:牧簋的年代:铭文数字之外的考虑
下一篇:西周历谱编排中的算术题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23 史晓雷 郑永军 许培扬 杨学祥 张士宏 杨正瓴 周少祥 张晓良 谢力 李学宽 李毅伟 贾玉玺 李宏翰 代恒伟 刘进平 范振英 孙颉 杜学领 宁利中 刘秀梅 程少堂 姚小鸥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3 08: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