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冬日里的零食 精选

已有 7941 次阅读 2023-12-30 14:2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31229210313.jpg

一杯热茶,三二零食,寒冷的冬天就能使人多一丝暖意,还可以多些悠闲的惬意。

零零总总,兜兜逛逛,想买一些零食,眼花缭乱,原本心里就没有一定属意的,到时有些无从下手。只见太座拎一塑料袋,鼓鼓囊囊的,远远过来。“啥啊?”一抬手,就见上面红红的三个大字“老馓子”。

似曾相识,像一把过去生煤球炉时用的蒲扇,也像国际饭店排队买的蝴蝶酥,大小如蒲扇,形状像蝴蝶酥。小辰光还经常看到,沿街大饼油条摊上时有,“油馓子”,不多做,味道不错,可价格稍贵,好像是家有孕妇之类作为“补品”或“礼品”的,匆匆忙忙上班的人少有买来边走边吃赶着去上班的。

隔着半透明的塑料纸,能看到根根被油炸的“蓬蓬松松”的细细“缠臂金”,如丝蓬散,嫩黄焦脆,就如苏东坡所写“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褊佳人缠臂金。”。那一刻,怎就想到了细细松松的“粉丝”,是小时候围着煤球炉烘馒头时多一点“私活”的情景,好像也是这样的,只是没有这样油,没有这样光亮,是白白胖胖的带一点烘焦后黑色斑点。

那时候,家住在老北站附近,每个月的月底几天,特别是年底,都是银行里最忙的时候,阿爸要很晚才回来,由于每个月定量都要“匀”给我们几个孩子,所以就早早得了胃病。胃不好,家里夜宵也就是二只淡馒头。将公用灶间里煤球炉拎到屋里,摆放在房间中央,用一根粗铅丝拗成如富士山的倒扇子形,不高的山顶平凹处放上馒头,底下是匀匀的火苗,火不能太大,大了就用一块带圆孔的铁板盖在红晕晕的煤球上。拳头大的馒头慢慢收干,飘出微微的焦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刚开始的时候,馒头的皮是光滑圆润的,随着一层又一层的“皮”被剥下来,斑斑驳驳的“芯”里随即变成了最外面的“皮”。烤红的铅丝在每一层馒头上都勒上一道道暗黑的条纹,每一层“皮”都是带着焦香的,脆脆的。

儿时不知愁滋味。在我们几个孩子的倒腾下,滚圆的煤球被火中拨撩着,不时爆出碎碎的火星,惹得一片喝止声、一片嬉笑声,馒头烘出了一家子寒冬里的温馨。弄堂里的烟火气远不止这些,那时过年每家都能买到一包“粉丝”,常有断落的“粉丝”落在灶台上,留一个心眼,拣起来放到靠近炉火的边缘,当然,靠得太近会烧起来成了“烧火棍”,烤得好的,随着轻轻的“啵哧 啵哧”声,一条白条镶黑的“缠臂金”,铅笔芯粗的像一根短短“如意金箍棒”,蓬散焦脆。纵然“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不图肚饱,就像趴在地上看蚂蚁搬家一样,天性使然,无聊又新鲜。那些冬日里的零食,守着炉火的暖意,静静消磨和守候的快乐时光。

……

已进庭院听雨时节,却发觉喜好依旧,味蕾愈益顽固。经历、审美的积累,如今又有了凝神专注的充裕时间和欣赏体验,在豁达和散漫的同时,仿佛有了愈益开放、包容的趋势。

一包“老馓子”勾起了“烘馒头”,外带一根根“烧火棍”,如一份梦幻般的祝福。

时光逝去,也把这个祝福带给你。

 

 火是活的  https://m.sciencenet.cn/blog-1185605-1383222.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15961.html

上一篇:柚子熟了
下一篇:“老克勒”遇到“老”问题
收藏 IP: 101.86.92.*| 热度|

29 宁利中 尤明庆 张忆文 高宏 许培扬 杨卫东 郑永军 朱晓刚 聂广 王安良 钱大鹏 檀成龙 何青 褚海亮 刘炜 刘进平 武夷山 孙颉 谢钢 陈蕴真 李毅伟 周忠浩 窦华书 杨正瓴 孔玲 刘秀梅 谌群芳 马慧雪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4 1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