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车间里的师傅们(之一)

已有 3741 次阅读 2013-11-26 05:2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师傅, 车间

1969年,我们百十个中专同学分配到同一所工厂后,我被分配在纸管车间,当时纸管车间与铜箔板车间同属于一车间。我们一起分到一车间的同学有二十几口子,多数分在铜箔板车间,少数分在纸管车间。

纸管车间主要生产直径不同的绝缘管或者绝缘筒。直径最小的是9毫米,直径最大的超过500毫米。这都是在高压电器上用的,大的纸筒都用在发电站的变压器上。当年,我们生产的产品都被送到青铜峡、龙羊峡和刘家峡这些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上。我们生产的纸管需要先在热压卷管机上卷成,然后送进烤炉,在140摄氏度到160摄氏度的温度下烤上8小时,出炉后把烤好的纸管从卷进去的铁芯子里脱出来。这道工序就叫脱芯,我们俗称拔管。

当时,由于生产能力有限,卷管的工序分为两班倒,而拔管工序就需要三班倒,也就是一定要上夜班。我就被分到了拔管工序。

头一天跟班,就是上的夜班。跟我搭档的是一个老师傅。他姓马,是回族。我们厂离牛街不算远,所以厂里的职工有很多回民。马师傅当时年纪已经超过60岁了,但是正值文革期间,刚开过“九大”,退休这事还没顾得上,所以马师傅还得照常跟班,而且还要上夜班。

现在想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即使没有退休,也不能让他上夜班,这有点不近人情。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由于文革中,厂里也分成两派。马师傅他们那一派没有当权,而跟他们对立的那一派当了权,于是对马师傅他们这一派自然不会给什么好果子吃。

拔管上夜班,主要就是当纸管烤好后,要把装满纸管的铁架子车从烤炉里拖出来。那时还没有搞成机械化,一切都要靠我们的体力。我跟马师傅两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个一米多长的铁钩子,用钩子钩住铁架子车,两个一起用力往外拉。由于没有轨道,所以往外拉铁架子车的时候,会容易跑偏。于是马师傅还得拿根撬杠,把那铁架子车撬回到正道上来。那么大岁数的老师傅,铁架子车上装满了沉重的铁芯子与纸管,没有上千公斤也有几百公斤。这得多费劲哪。开始我还不熟悉,上不了手。后来渐渐熟了,撬车的活我就不让马师傅干了。

别看马师傅六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腰板倍儿直,说话声音洪亮。而且回族男性一般也都浓眉大眼,长得也特别精神。其实,我也挺爱跟马师傅聊天的。但没成想,没过多少日子,厂里搞什么批判“五一六”,反对极“左”思潮的运动,结果,马师傅被当成原来那派群众组织的军师,硬不让他上班,而给他集中办学习班。这一折腾,就是好几个星期。

在此之前,马师傅他们就被折腾过几次,所以马师傅也能应付这点子事。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可是厂里的头儿就是抓住不撒嘴,硬要弄出点什么邪虎的事来。可是本来就没有什么邪虎事,再折腾也折腾不出什么他们希望得到的东西来。结果,最后这个学习班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概过了一年多,马师傅就不用上夜班了。上白班的活儿虽然没有夜班那么辛苦,但也不轻爽。后来,那个厂里的主要头目,因为给一个未婚青年女工弄大了肚子,给调走了。他这一走,马师傅他们那些工人师傅都觉得大快人心,马师傅他们的日子也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原来当权的那一派也都一个个臊眉搭眼的,没那么牛气哄哄了。

马师傅是1974年退休的,当时他已经66岁了。马师傅退休的时候,精神头儿还是那么旺盛,腰板还是那么笔管条直,我们也都为他感到高兴。受累的日子总算熬到头了。

再后来,应该是80年代末或者90年代初,牛街进行旧房改造。当时的北京市委领导去牛街,会见需要旧房改造的住户。当时我在电视里又见到了马师傅,他是被市委领导接见的住户代表之一。老人家还是那么精神,说话还是那么像洪钟似的。只是电视台拍摄的尽是市委领导讲话了,马师傅站在市委领导旁边,也没让他说多少话。我看到这样的场面,就对电视台这种马屁塞子的做法特别不忿。

现在又有二十多年过去了,也许马师傅已经不在了。但不知为什么,虽然我跟马师傅之间没有什么私交,毕竟我比他小四十多岁呢,但是他的音容笑貌总会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时候,很奇怪,过不多久,就会做梦,回到原来的工厂里干活。而且每次梦里去回厂干活的理由都一样,就是要到工厂劳动锻炼一段时间。这样的梦做过不止三四回了。梦里的我还是很愿意回到厂里去的,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不过,现在这个厂子早就没有了,我其实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回去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744696.html

上一篇:活到老,学到老
下一篇:车间里的师傅们(之二)

6 武夷山 吴国清 朱晓刚 吕喆 陆俊茜 李宇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6 07: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