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我心目中的苗菁教授 精选

已有 5058 次阅读 2022-9-3 18:4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和苗菁教授相识三十多年,但真正相知,是最近几年的事。2017年,我受聘聊城大学任职古典文献学,岗位在文学院。到任时,校长请文学院来接一下头。和刘院长一同来的还有一位高个子的中年人,介绍说是文学院副院长苗菁,古代文学学科的。我看他似乎面善,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苗菁对说我:“姚老师,咱们早就认识。我是何均地老师的研究生。1985年,我到郑州大学读研的时候,何老师让您给我们讲过如何读书,您对我们很亲切。”说到这里,他微微笑了一笑,补充了一句:“当然,有些高高在上的派头”。“很亲切”,“有些高高在上的派头”,几个字,活活地画出了我整个人的形象。不是老朋友,断不能出语如此生动!这些话和他和微笑,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苗菁是一个待人和善而谈吐严肃的人,与老师、同学谈话,总是和和气气,很家常,可从来没见他扯过什么婆婆妈妈的八卦。《论语》里说:“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这话用在苗菁的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第二年,他接任院长,因为工作关系,常常找我,每次时间都不长,他言事提纲挈领,对我的意见能很快地掌握要义,谈完以后,即匆匆离去,他是很忙的。我身处异乡,进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内心深处希望和这位老友能多交流些。每个月到学校的时候,苗菁也总是尽量挤出时间来和我单独谈话,但如前所述,时间都不长。我是一个喜欢表达的人,未能畅所欲言,有一点失落之感。时间长了,我体会到,他对我其实是特别关心,只是不挂在嘴上罢了。

苗菁对我的关心,很体现在生活细节上,比如每月到学校的时候,都安排同事接站。更为重要的是,他尽量多安排我力所能及的工作,有些与我的岗位职责相关,也有些没有直接关系。但凡他以为可以发挥我的作用,都用商量的口吻向我提出,因为他知道我愿在有生之年更多地服务于社会,从知识分子的交往来说,真是我的知音。我从这些交往和活动中,对他的胸襟和人格渐有了解。“全国谢榛研究既运河文化学术研讨会”的举办就是一个例子。

201910月下旬,苗菁对我说,聊城大学和聊城所辖县级市临清合作举办一个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希望我能参加。内容会议内容关乎明代著名诗人谢榛和运河文化。他说,谢榛是临清人,临清是古运河上“八大钞关”之一,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聊城大学作为一个地方大学,有义务协助地方发展文化事业。我感于他的诚意,爽快地答应了。家父在西北军中的老长官张自忠将军是临清人,我对他有一定的研究,故以此为题在会上作了发言。会后,经我沟通,人民网对会议作了报道。会议的举办和后续媒体报道,应该说都是比较完满的。

作为会议的主要策划人,苗菁对运河文化有深入的研究。他曾发表多篇文学经典与运河关系的学术论文,在《光明日报·文学遗产》所发表的《北宋词与大运河——兼论唐宋送别方式的差异》,以及在《红楼梦学刊》发表的《<红楼梦>与京杭大运河》等,都甚得好评。他还申报成功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京杭大运河与明清文学研究。我对会议的前述一点贡献,也体现了他的知人善任和组织能力。

苗菁是一位学者,他被国内同仁的认可,主要在其学术影响。他的导师何均地教授是词学宗师夏承焘先生五十年代的研究生,其学问是有师承、有根柢的。1988年,他硕士毕业之际,就在《郑州大学学报》上发表过关于张志和《渔歌子》的研究文章。然而,他的一个重要学术贡献却是现代歌词研究。我和苗菁虽然是老朋友,但中间多年没有联系,加之他平时不多谈自己的学术成果。我知道他研究现代歌词,还是在学术群里看到的信息。开始好奇他为什么从古典文学转到现代艺术方面,但很快就悟出这其实是符合学术规律的现象。苗菁的本行宋词,原本就是古代歌词的一种,而学术史上的大家,无不对当代社会生活有深切的情怀。在2019年召开的“乐府学会第四届年会暨第七届乐府歌诗国际学术研讨会”期间,他被推举为第五届乐府学会副会长人选,并已上报民政部备案。这可以证明学界对他的学术水平的认可。

我因为“客卿”的身份,对聊城大学文学院的内部事务从不过问,苗菁一般也不和我谈这些事情,然而关乎学院发展的大事,他还是常向我咨询,甚或要我出点力气。这类事,他生前曾和我谈过两件,一件是教育部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另一个与教师资格认证有关。

进入教育部一流本科建设点名单,是聊城大学文学院老师们长期努力的结果。这里说一下教学法方面的学科建设。院系一级的领导,对于自己的所属专业总是关心多些,相比之下,对其他专业往往有时顾不太上,但苗菁不然,一件小事,可以说明他在学院管理方面的公正与全面。在教育部一流本科建设点评审结果公布前,他就和我谈,学院还有一个大事,就是教师资格认证。这就涉及中学教材教法。他希望我能够为此提供一些帮助。这本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他对我所言,带有朋友间个人嘱托的性质。事情进行中,他猝然逝世,虽然因为疫情,进展缓慢,但这件事我不敢忘记。

《礼记》开篇说:“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孔颖达《正义》说:“但人君发举,不离口与身心,既心能肃敬,身乃矜庄,口复审慎,三者依於德义,则政教可以安民也。”从高校管理的角度来说,作为基层的领导者,苗菁既要贯彻上级的精神,又竭力争取学院老师们的利益,还为学生们的长远发展着想。至于鞠躬尽瘁,逝于工作岗位,虽古之君子,不过如此。

《说文》言玉之五德曰:“润泽以温,仁之方也。䚡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而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絜之方也。”苗菁的人格特征,以玉为比,恰如其分,故借为追思之辞。

 

【附记】我早想写一篇纪念苗菁的文章,执笔则心痛,久久不能成文。前人说,长歌当哭,须痛定思痛。他去世快一年了,勉力缀成此篇,了此夙愿。

【又记】本文完稿于2022年3月22日,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及时上传。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353870.html

上一篇:尺度考古与战国简牍的真伪问题。
下一篇:《诗经与楚简诗经类文献研究》自序
收藏 IP: 111.200.19.*| 热度|

17 尤明庆 姚远程 武夷山 史晓雷 刘钢 王安良 张晓良 刘全慧 郑强 王启云 王汉森 刘炜 郑永军 马鸣 范振英 陆仲绩 何应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08: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