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光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yj

博文

我的高考(3) 精选

已有 7883 次阅读 2018-6-8 13:35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高考

 

198878,高考第二天。

半夜里忽然醒来,估计有三点多钟,宿舍里很黑,看不见表针。蚊香已经着完了,也有些凉意了,可是却很难再入睡了。

六点钟时,起来上了趟厕所,一边大便一边给表上弦,这样省时间。用手摸了摸头,很凉。

回到宿舍,很多人已经起来了,我合衣倒下,不知怎么就睡着了。迷糊了约有十来分钟,又醒来,找出四本数学书,到宿舍前边的楼前看公式去了。

吃了早饭,像昨天一样,给钢笔打满了墨水,我们四人又出发了。

来到考点,向班主任要了准考证,等着入场。

我向刘要了一块糖,刘也给了张在兴一块,他竟不吃,扔了。

上午考数学,和同学们谈论时,我说希望数学试卷越难越好。Y对我说:“我和你一块不考了,你敢吗?”

面对这咄咄逼人的挑衅,我反唇相讥道:“我不敢。因为我没有你那么大的把握—考不上的把握。”

他闻听此言,勃然变色,说我也不一定能考上。我回敬他:“我尚且不一定能考上,你就更不一定了。”

他还在那里与我纠缠个没完,我说:“难道就只许你开别人的玩笑,就不许别人开你的玩笑?”我马上离开了他。

又进考场了,一切还像昨天一样。我心里安慰自己:“数学我只要把前两题做上,后面的题做上一道赚一道,能得五十来分,也就差不离了。”这样一想,心里一片坦然。

我向后看了看曹元栋和脱秋菊,没看到田效国,刘正支着胳膊,直着身子,望着前面的黑板,若有所思。

卷子发下来了,共七道大题。第一题是选择题,15个小题,45分,第二题是填空题,520分,前两道大题共68分。正如我所料,前两题分数增加了,去年是第一大题30分,第二大题24分。

第一、二大题自然做得比较顺利,我也特别谨慎,因为我知道我的分大部分要靠它们。

第三大题共两道小题,第一小题在打草纸上很快就做出了,写了上去。第二小题,公式忘了,我并不着急,因为三倍角公式早晨没有看。赶紧代上数验证,先在打草纸上做了出来,写上了。

第四大题是立体几何,看了不多时,就知怎么做了。添了两条辅助线。可做到最后,却发现多做了三步,其实是用不着的。

第五大题是比较并证明,我用了不到三行就做出来了,自己很怀疑对与否。干脆承认自己不会做吧。

第六大题是证明题,共两步。第一步做得挺顺利,第二步也算证了出来。可我想到书本上是既证过来又证过去的,我只能证过来,证过去怎么也不会了。考虑了很长时间,也没想出到底要怎样。

看看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开始做最后一道大题,是解析几何题。看了两遍题目,脑子中居然有些眉目了,再考虑了一下,就开始做了起来,最后竟做了出来。一般大型考试中,解析几何题我几乎没做出来过,现在却做上了,心里很高兴,这应该得益于我复习阶段曾看过的一本数学参考书,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我又想到了当年初中时大型几何题经常做不出来,中考时却做上了,真是天助我也。

回过头来检查了一遍试卷,好险,4分的一题错了!幸好还来得及改。又考虑检查了一遍后面的各道题,才到交卷时间。开考前我曾向田效国要了五分钱,准备画圆用,没有用到,吃午饭时还给了他。

一出考场,无人不说今年数学试卷太简单了,个个兴高彩烈。我问张在兴最后那题,他说是0p1/3,又问曹元栋,也是。我的答案却是p2,看来是算错了。

回去的路上,冯刚年又抱怨楼下的搅拌机了。幸好上午我还没注意到,因考数学更需要集中注意力。

吃过午饭就躺下了。朦胧中听到有人叫我,睁眼一看是三哥。一看表,还不到一点半。

从宿舍出来,见到一起来的还有刘光森。三哥说头午栽树去了,因为没有树苗了,正好有时间来给我送煎饼,问我考试难不难及明天我怎么走。我告诉他明天不要来了,我自己回去。三哥给我留下车子,刘光森带着他走了。

一点四十五分时,我们收拾好去上考场。

下午考英语。今下午不知怎的,感觉楼下那搅拌机声音特别响,由于同学们几次埋怨,我也分外注意它了。仿佛它搅拌的不是砂浆,而是人的脑浆。我用手堵住耳朵,却没法写字,只得硬着头皮往下看。耳边全是搅拌机轰隆轰隆的声音,注意力一点也集中不起来,一道题看好多时竟不知所云,完形填空题、阅读理解题尤其如此。幸亏时间宽裕,要不很可能就做不完了。

按照考前自己预定的,留下了半小时写作文。考虑了一会儿就开始写,好歹编了出来,有一百零几个单词。写完时我才忽然发现开头写错了。信的开头应写发信人地址,而我却写成了收信人地址,真是粗心大意。慌忙把开头划了去,重新改上正确的,挨挨挤挤的,凑合着插在了空中,总算在交卷铃响前做完了。

回到学校,曹元栋、张在兴、冯刚年和我就上体育场玩去了。先在体育场冲了一下脚,那儿地势低,水压很大。

张在兴到砖场上和我班的几个人以及一些不认识的打篮球。曹元栋、冯刚年和我则到草地上去练习投了几个篮球。

不久,刘大宝来了,也上场去打,后来又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问我们是否是城关中学的,我们说是二中的,他说他也在二中上过,现在四中—口埠上。

我们仨看“赤脚大仙们”打了一会儿篮球,往回走时碰见了张波。我和他谈着回了学校,我去上厕所,他在外面等着。

我出来后,与他一起在二楼语文组找到了王继贵。王玉芬也在那里,见我们来就走了。

王继贵很高兴,因为前四门他考得不错。他说英语阅读理解题,考前复习碰上了两篇。

到了吃晚饭时间了,看张波还没有走的意思,王继贵下逐客令了。

我送走张波后,便去吃晚饭。饭后拿了《学习十三大辅导材料》正要出去,碰上了赵立增,我们商议一起去荷花湾看荷花。

一路上,我俩一直谈论着荷花。在荷花湾东面,有一梧桐(即泡桐)树林,我们进去看书了。

我又开始感觉到腿非常疲劳了,看不下书去。在树林里待了一会儿,我催赵立增走,他却坚持不走。

坚持到夏时制八点半多,树林里面也看不清书了,我们才往回走。走在荷花湾边,一青蛙扑通扑通跳入水中的声音不断。

我们走到校门口东边,在那儿看打了局台球,然后走进校门。本来我打算去生化组办公室看书,可里面黑咕隆咚,没人。

我来到操场,刘金娟、冀瑞琴不在了,杨军、郑传东等人在灯下看书。又到了楼前,见孟凡德、陈有川在西边看书。我也捡块石头坐下了。

过了会儿,丁守文、张在兴、田效国也来了。这时我对面有一位个子不算高的同学走过来问:“你看的是十三大吗?”

我答道:“是学习辅导材料。”

“我看一个问题。”

我递给他看了一下,他向我道了谢。

田效国在我背后不停地念着,我听着很是打扰,便站到了东面的石头上。

看完辅导材料,我刚回宿舍,一道光照了过来,班主任来了:“怎么还没睡?”

他给了我一盘蚊香,杨万成掰开成两块,班主任叫我去借火柴点着。我去了二班一趟,没有借到。到前面向张在兴要火柴时,丁守文向我要了一块蚊香,张在兴也向我要,我说只有一块了。可以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

电灯灭了,学校总务处的人要求去睡觉。

回到宿舍,张在兴给我点上蚊香,班主任又给了他一块,在刘恩要求下,放在了下边床铺边。班主任又照了一遍,给曹元栋了两块蚊香,然后走了。

等班主任走开后,我才敢到外面撒了尿,回去很快就睡着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97219-1117990.html

上一篇:我的高考(2)
下一篇:我的母亲
收藏 IP: 112.53.66.*| 热度|

11 杨正瓴 刘丙新 武夷山 尤明庆 朱晓刚 宁利中 林之絮 冯大诚 吕洪波 戎可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10: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