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中的心理与行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aDa 研究兴趣:科研中的心理与行为,心理咨询与心理健康,社会心理与治理。

博文

[摘译]博士生科研与助教工作对罹患抑郁的影响 精选

已有 3589 次阅读 2024-4-12 21:30 |个人分类:学术志趣|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引用:Logan E. Gin, Nicholas J. Wiesenthal,  Isabella Ferreira,et al. PhDepression: Examining How Graduate Research and Teaching Affect Depression in Life Sciences PhD Students. CBE Life Sci Educ. 2021 Fall; 20(3): ar41.

doi: 10.1187/cbe.21-03-0077

摘译:邝宏达(北京大学教育学院访问学者、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副研究员、注册心理师

该摘译首次载于微信公众号“博士生培养”

[摘要] 研究生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六倍以上。然而,很少有研究探讨研究生阶段对抑郁症的具体影响。本研究对来自28所机构的50名生命科学博士研究生进行的定性访谈,揭示博士生的科研工作、教学工作对抑郁症的影响,以及抑郁症如何反过来影响博士生的教学和研究。通过归纳性编码,本研究确定了影响博士生抑郁症的积极/消极因素。总的来说,与科研有关的因素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更多的是消极影响,而与教学有关的因素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更多的是积极影响。这些影响因素归纳为四大类:教学和研究工作的结构比例、积极和消极的强化、成功和失败以及社交支持和孤立感。抑郁症对博士生的科研工作带来更多的是消极影响,表现在严重削弱他们的动力和自信心,但抑郁让他们更具有同情心。

 

注:研究经历即博士生从事的科研工作;教学经历即博士生从事的助教或给本科生授课的经历。国外博士生读博期间的工作与国内博士生稍有不同,可能会有一些费解,题目中的teaching并非指国内博士生选修博士生课程的经历。

 

1.引言

研究发现研究生报告经历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6倍以上,随后宣布研究生心理健康面临危机呼吁对此进行深入研究。然而,很少有研究采用归纳法来确定研究生教育中哪些方面影响学生的心理健康。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将抑郁症定义为一种常见且严重的医学疾病,会对一个人的感受、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产生负面影响(美国精神病学协会,2020 年)。抑郁症九种核心症状:情绪低落对活动的兴趣或乐趣明显减弱思考或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下降或优柔寡断感到无价值,或过度或不适当的内疚感反复出现死亡或自杀意念,或自杀未遂或计划失眠或嗜睡食欲或体重发生显着变化精神运动性激越或迟钝以及疲劳或无精打采。为了诊断抑郁症,除了出现情绪低落或兴趣或愉悦感减弱外,还需要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几乎每天)至少存在五种症状,持续至少 2 周(美国精神病学协会,2013 年)。在美国普通人群中,抑郁症影响了大约 6.7% 的人,估计在他们一生中的某个时刻会影响 16.6% 的人。

普通人群相比,研究生更有可能报告经历抑郁症。具体来说,最近一项针对世界各地不同学科项目的硕士和博士生的研究发现,39%的研究生报告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郁症。类似的研究表明,经济学、生物化学、药理学和生理学等特定学科的研究生患抑郁症的几率很高。近年来,研究生的抑郁率激增(美国大学健康协会,2014 年,2019 年)。谈论抑郁症已经变得更容易被社会接受,尤其是在年轻人中。此外,抑郁症与倦怠高度相关,倦怠被定义为一种与工作相关的慢性压力综合征,涉及情绪疲惫、人格解体和个人成就感降低。研究生的工作环境似乎越来越具有压力和要求,这也可能导致抑郁增加。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心理学家和教育研究人员认识到研究生心理健康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并呼吁进一步调查研究生心理健康,以期确定改善研究生生活质量的干预措施。最近的一些研究试图揭示影响研究生抑郁症的因素。包括:不良的导生关系、经济压力工作与生活平衡低学术自我效能感、发表困难每周工作时间和感知的歧视显著预测研究生抑郁心理健康有保护作用的因素包括社会支持、控制感、积极的团队氛围对职业前景的乐观态度专业认同 

在心理学和精神病学界,抑郁症成因还没有定论,不同理论模型侧重从抑郁的某一方面解释其成因。代表的理论模型认知(Beck et al.1979)、行为(Martell et al.2001)和心理动力学(Busch et al.2016)。简而言之,认知理论关注个人的信念,并提出思维的变化先于抑郁症状例如,对自己、世界和未来的负面看法被认为在抑郁症患者中很常见。行为理论强调,抑郁症是一个人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抑郁症状被认为是奖励减少、缺乏积极强化、鼓励抑郁或被动行为以及不鼓励健康行为的结果。抑郁症的心理动力学理论考虑了感觉和行为在抑郁症状的病因和持续性中的作用集中在一个人的生物学和气质脆弱性早期依恋关系与挫折、无助、失落、内疚或孤独相关的童年经历虽然上述理论都受到批评,没有一种理论可以完全解释一个人的抑郁症经历我们认为上述理论仍有助于理解研究生院的各个方面如何影响博士生罹患抑郁症。

抑郁症相关的思想和行为可能会反过来影响学生在研究生院的经历,尤其是他们的研究和教学经历。虽然没有研究揭示抑郁症如何影响研究生的研究经历,但已有研究确定了抑郁症如何影响本科生就读经历研究发现抑郁症对本科生学习动机、集中注意力和记忆能力、智力参与和创造力产生了负面影响。被调查的本科生认为抑郁症导致他们过度自我批评,社交能力下降,并最终对他们的学习产生负面影响。此外,本科生一直不愿意在实验室里与其他人分享他们的抑郁症,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被歧视。虽然这些研究提供了一些关于抑郁症如何影响研究生研究经验的见解,但关于抑郁症如何影响研究生教学的信息要少得多。

研究中,我们采访了 50 名自认为患有抑郁症的生命科学博士生,目的是回答两个研究问题:1)研究训练课程学习的哪些具体方面会影响博士生罹患抑郁症?2)博士生的抑郁症如何影响他们的研究训练课程学习

2.方法

被试选取:通过向《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2019)中列出的美国所有生命科学研究生课程的项目管理人员发送电子邮件,邀请博士生参与本研究。在我们联系的 259 个研究生课程中,75 个 (29.0%) 课程管理员同意将我们的调查转发给就读研究生课程的学生。在参与调查的 840 名研究生中,有 459 名 (54.6%) 根据调查中的一般人口统计学问题自认为患有抑郁症。在459名被确定患有抑郁症的学生中,有327名(71.2%)同意联系他们进行后续访谈。2020 年夏天,我们向 327 名被认定患有抑郁症的学生发送了一封招聘电子邮件,要求采访他们在博士课程中的抑郁症经历。我们特别要求学生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才能参加访谈研究。在接触的学生中,有50名博士生(15.3%)在28个生命科学博士课程中注册,完成了访谈

访谈分析三名研究人员参与,每位研究人员在编码期间都做了详细的分析笔记。之后,三位研究人员开会讨论他们的笔记,并确定在整个访谈过程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作者创建了一个初始编码本,概述了每个主题和相关描述。研究人员使用不断比较方法将访谈文本与每个主题进行比较,并确定是否有任何新的主题。三位研究人员一起修改了编码本,直到他们确信它捕捉到了最常见的主题,并且没有出现新的主题。

采访对象50名博士生同意参加这项研究。其中,女性(58%)、白人(74%)和continuing-generation college students 78%)。其中12%是国际学生,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28岁。虽然 20% 的学生不确定自己的职业目标,但 32% 的学生计划在学术界从事职业,24% 的学生计划在工业界从事职业。被访者报告他们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中度抑郁(50%重度(28%)。80%的学生报告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74%的学生报告正在接受抑郁症治疗。被访者处于不同的阶段,从一到六或更长时间。从完成初步调查到2020年夏季参加面试,已有三名学生毕业。被访对象主要研究领域排前四位的是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26%)、动物科学(14%)、分子生物学(14%)和神经生物学(10%)。86%被访者有给本科生授课的经验,主要是作为助教

 

3.结果

 

3.1科研工作与博士生抑郁的关系

博士生容易报告科研工作中哪些因素让他们抑郁,而不是那些能保护他们心理健康的积极因素最常报告的使学生抑郁恶化的因素是在研究中经历失败、障碍或挫折。具体来说,包括实验的失败、研究项目的失败以及被拒稿,较少的科研补贴。相反,当在研究项目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时,他们的抑郁症会受到积极影响学生们还解释说,完成较小或日常的研究任务对他们的抑郁症有帮助,这使他们能够专注于消极想法以外的事情。

科学研究的非结构化性质加剧了博士生的抑郁。具体来说,没有明确的方向、指导方针或截止日期来帮助构建他们的日常活动。博士生需要完全依靠自己去设置目标、完成任务或寻求帮助,然而这对一个正在经历抑郁发作的博士生来说是灭顶之灾。然而,也有被访者报告这种非结构化性质对他们的抑郁症有利,因为它允许灵活性。最后,对研究的热情可以预防抑郁症。对负责课题的热爱或该选题的意义,会对博士生的动机或情绪产生积极影响。

与实验室中其他人的关系影响了博士生的抑郁。具体来说,如果他们的导师或实验室中的其他人对他们有不合理或过高的期望,这可能会让他们觉得他们永远无法满足这样的期望。实验室(导师和同门)提供了一个让他们不断将自己与他人进行比较环境。值得注意的是,当学生提到将自己与他人进行比较时,这种比较从未让他们对自己感觉良好,反而完全不利于他们的抑郁他们觉得自己永远无法完成别人已经完成的事情。与导师的关系似乎也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了显著影响。与他们的导师或提供社会心理支持的导师建立积极的关系有利于减轻抑郁,而那些持续严厉或负面反馈的导师加重了他们的抑郁。那些没有导师或导师不经常提供技术支持和指导的学生也觉得这种情况加剧了他们的抑郁,因为它阻止或延长了他们在研究中获得成功。最后,被访者强调进行学术研究可能是孤独的,因为选题与他人不同,或者因为他人无法理解科研带来的压力和挣扎。与他人合作可以防止抑郁,因为它给了学生一种朋辈支持,或验证了他们对研究特定方面的感受而不会感到只有自己才这样

3.2助教工作与博士生抑郁的关系

我们询问了所有有教学经验的研究生(n = 43教学如何影响他们的抑郁症。研究生更普遍地发现教学经历对他们减缓抑郁积极影响,而不是教学加重他们的抑郁。

博士生最常强调的是,参与教学为博士生提供了积极的强化,这有助于他们控制抑郁症。这种积极的强化有多种形式,从正式的教学评估到授课时学生积极反馈,再到看到学生掌握知识后的喜悦。一部分被访者强调,教学对他们的抑郁症有好处,因为这是他们热衷的事情,或者是他们真正喜欢的事情。因此,这是快乐的源泉,能够与其他助教或导师合作并建立友谊也是如此。一些研究生也承认,他们对教学充满信心,这通常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本科生没有掌握的内容。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一些研究生强调,缺乏教学培训和准备对他们作为教师的自我效能感产生了负面影响,这反过来又加剧了他们的抑郁。研究生给自己施加的压力,要求他们作为导师表现出色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对本科生及其学习经历产生负面影响,加剧了被访者的抑郁。此外,一些被访者听课学生那里得到了负面强化,表现为对正式教学评估的负面评论或本科生的不尊重行为,如呻吟或翻白眼这对他们的自我效能感产生了负面影响,进一步恶化了他们的抑郁。

学生们还强调,教学可能会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它干扰了他们认为自己需要花在研究上的时间,或者增加了他们责任。然而,一些学生喜欢远离研究的时间教学有时会分散与研究相关的压力源的注意力。学生们还强调,教学是结构化的,这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了积极影响。也就是说,有一些具体的任务,例如评分、固定的时间、地点、任务。即使他们因抑郁而感到缺乏动力,但这种结构有助于激励他们完成教学目标。

 

3.3抑郁症对科研的影响

抑郁症影响科研的三种主要方式,所有这些都是负面的。抑郁症影响科研最常见方式是干扰学生的动机,进而影响他们的生产力。学生们描述说,他们的生产力立即受到影响,例如,难以执行收集或分析数据等日常任务。然而,研究生们表示,他们缺乏动力最终导致了更大的后果,例如延迟提交和发表论文。事实上,一些研究生明确表示,如果他们没有抑郁症,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提前毕业。抑郁症影响研究生研究的第二种方式是它干扰了他们的专注力。学生们主要解释说,缺乏专注并没有延迟他们的研究,而是导致他们的研究不那么愉快或使他们感到沮丧,因为他们不得不花费额外的精神能量来执行任务。抑郁还导致学生对自己不那么自信或过于挑剔。具体来说,如果实验不顺利,或者他们遇到稿件被拒绝的情况,他们往往会将其内化并责备自己。这种缺乏信心往往会抑制学生对研究做出决定或承担研究风险的能力。经常对自己进行事后猜测,这使得在研究中做出决定和承担风险变得更加困难。

 

3.4抑郁症对教学的影响

研究生描述了抑郁症影响他们教学的一种积极方式和两种消极方式。由于他们经历过抑郁症,他们对课程中的本科生更有同情心。具体来说,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本科生所经历的一些挣扎,如果本科生遇到困难,有时他们更有可能对课程要求和截止日期保持灵活或宽容。然而,研究生报告说,抑郁症也对他们的教学产生了负面影响。具体来说,抑郁症可能会导致被访者感到与本科生脱节。这也可能导致被访者在教学时感到精力不足或情绪低落。

 

4.讨论

这是第一项明确科研和教学的哪些特定方面会影响生命科学博士生抑郁症,以及抑郁症反过来如何影响博士生科研和教学体验的研究。总体而言,被访者强调了与教学和研究相关的因素,有的减轻了他们的抑郁症状,有的加剧了他们的抑郁症状。被访者更常提到科研对他们的抑郁症产生负面的影响,而不是积极影响。相反,被访者更常提到教学对他们的抑郁症有积极影响的方式,而不是消极影响。因此,未来的量化可以调查博士生期间从事的教学量是否与研究生抑郁水平有关。尽管教学和研究对学生抑郁症的影响存在差异,但这项研究揭示了预防或加重抑郁症状的因素。具体而言,影响研究生抑郁的四个主要因素从访谈中浮现出来,分别是1助教工作和科研工作的结构比例;2)正强化和负强化3)失败与成功4)社会支持和孤立。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因素中的每一个如何对研究生抑郁症产生积极和消极的影响。

 

4.1科研和教学的结构比例

研究和教学之间的一个鲜明对比是每项活动的结构量。也就是说,学生们表示,研究目标通常是无定形的,没有具体的指示需要完成什么,并且通常没有固定的时间表来说明何时需要完成特定任务。相反,在教学中,研究生通常知道目标是什么(例如,帮助学生学习),他们每周需要完成什么(例如,教什么,评什么),以及他们需要何时何地出现教学(例如,一个班级在特定时间开会)。研究生强调,缺乏结构,特别是在研究中,对他们的抑郁症是有害的。当没有具体的任务要完成时,他们的抑郁往往使他们难以感到动力。重度抑郁症会干扰执行功能和认知,使目标设定和目标实现特别困难。事实上,研究表明与没有抑郁症的人相比,患有抑郁症的人在接近目标时产生的具体目标和具体解释较少。因此,当一项活动被组织起来时,它可能对患有抑郁症的学生特别有帮助,使学生无需阐明具体的目标和实现目标的步骤。也有被访者指出,缺乏结构或研究的灵活性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他们的抑郁症它使他们能够更好地治疗抑郁症。具体来说,被访者强调,他们能够花时间去接受治疗,或者不去实验室,或者避免压力大的任务,这对于从抑郁发作中成功恢复可能很重要。

已有研究相比,许多参与者报告说,与教授本科生相关的具体任务有助于他们的抑郁症。文献支持了这一点,这些文献表明,与抽象思维相反,具体思维可以减少抑郁症患者做出决定的困难科研相比,教学通常需要更具体的思考,而科研可能更抽象。此外,抑郁症的认知行为治疗已经表明,为完成任务制定具体目标对抑郁症患者有帮助,这与被访者的看法一致,即为完成教学任务制定具体目标对他们的抑郁症特别有帮助。

 

4.2正强化和负强化

科研和教学中经历的负强化对他们的抑郁有显著的负面影响,而仅在教学中经历的正强化对被访者缓解抑郁有积极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被访者没有提到积极强化如何影响他们的抑郁症。根据访谈,我们预测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在研究中没有受到正强化的影响,而是因为他们很少经历这种强化。抑郁症的行为理论有助于解释这一发现。缺乏正强化可能导致抑郁症的认知症状,例如自卑或内疚,从而导致抑郁症的躯体症状,例如疲劳和烦躁不安。因此,研究中缺乏正强化可能对研究生特别有害,因为它可能会阻止他们完成任务,导致额外的抑郁症状。相反,助教工作提供了许多积极强化的机会。每次教学,他们都有机会从学生那里得到积极的强化或见证学生的学业成就,例如本科生在理解一个概念时表达的兴奋。因此,积极强化是被访者报告有助于缓解抑郁的主要教学相关因素也就不足为奇了。尽管如此,教学量还是个需要考量的因素。承担过多责任可能会抵消这一积极影响。

4.3失败与成功

失败和成功影响了被访者的抑郁,但仅限于科研工作中,相反,被访者很少提到教学工作中成功和失败的具体所指。虽然被访者强调从本科生那里得到积极或消极的强化,但他们并没有将这与成为一名成功的教师联系起来。被访者没有提到教学失败或成功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教学专家一致认为很难客观地评估教学质量。事实上,缺乏教师培训和关于如何有效教学的知识对学生的抑郁产生了负面影响,因为它可能导致学生感到作为教师没有准备。几十年来,将教师培训纳入研究生课程一直受到倡导然而,这种培训在促进研究生心理健康方面的潜力应该在未来的研究中加以考虑。关于被访者的科研工作,成功和失败的概念要具体得多。如失败的实验、研究项目以及被拒绝的投稿和失败的助研津贴提案;成功包括投稿录用、助研津贴以及重大任务的具体进展,例如得到漂亮的实验结果。对于患有抑郁症的博士生来说,平静地接受研究中的挫折可能特别困难。这种无法控制研究成功的感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学生的抑郁。重要的是,并不抑郁症患者无法应对失败只是个人认为科研上的失败会加剧他们的抑郁。 

4.4社会支持与隔离

被访者报告,科研中的孤立感可能会加重他们的抑郁。当他们的亲朋好友(非学术圈的人)无法理解他们在研究中的挣扎,或者他所在团队其他人没有从事类似的项目时,他们的心理健康可能会出现困难。被访者描述,教学和研究都有可能成为关系发展和社会支持的来源。在研究和教学中描述积极合作关系的被访者认为这对他们的抑郁症有积极影响,即他人建立联系倾听或提供建议来提供情感支持可以预防抑郁症

这四个因素为改善博士生抑郁症状,提供了明确的干预目标。例如,改变科研与教学的结构比例可能对患有抑郁症的研究生特别有帮助确保每周都有具体的计划来完成(教学),会提高学生在科研中的成功率。博士生导师还可以强调失败在科学中的作用,帮助学生意识到失败比他们想象的更普遍。增加在教学和研究中积极强化的机会可能是改善学生心理健康的另一种途径。在科研中,除了批评之外,导师还可以努力在组会上提供积极的反馈或表扬。最后,为了给患有抑郁症的研究生提供社会支持,可以考虑制定与支持其部门协同维护研究生心理健康相关的具体举措例如组织一些朋辈互助活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3728-1429421.html

上一篇:学术大师的闲暇时光
下一篇:[摘译]要自揭伤疤吗?博士生抑郁自我表露的考虑
收藏 IP: 111.192.243.*| 热度|

2 郑永军 guest2901166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30 0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