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产业天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wsapa 创新创业,以人为本 天使投资,专注健康 开博调侃,舞文会友

博文

辉瑞分拆,趋势可鉴 精选

已有 8163 次阅读 2013-9-24 09:10 |个人分类:医药产业|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多元化, 并购, 辉瑞, 分拆


辉瑞股票价格的涨跌与辉瑞加法减法的实施正好吻合
 

-- 这种放弃超级并购改走剥离分拆的减法路线,这也是眼下全球医药界合久必分的成功之路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_用这句开场白来形容当今生物医药界再恰当不过。全球医药界经过10多年的疯狂并购,终于开始放弃超级并购改走剥离分拆的减法路线,其中特别引人关注的是最擅长和喜欢做大型并购的辉瑞,最近宣布将公司一分为三,不排除三年后让各自独立运营甚至分拆上市的可能。

  

  辉瑞正在调整 

  在持续10多年并购之后,辉瑞需要放慢并购的脚步,需要消化过去的并购资产,更需要做有利于公司高效运营的重组。这个思路,在2010年底伊恩~瑞德(Ian Read)取代杰夫瑞~金德勒(Jeffrey Kindler)接掌帅印后得到印证。

  瑞德在他上任的两年多时间里,一改辉瑞过去十几年来奉行做加法和并购、偏好外部资源整合来提高公司地位和市场份额,开始大刀阔斧地对资产和业务单元进行重组。他不仅让公司的开发经费减少,更让辉瑞规模变小以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和效益。瑞德最先卖掉的是胶囊业务,接着是营养保健品业务,最后是今年第二季度把动物药业务剥离上市,并且提供优惠计划,让股东在辉瑞股票和新剥离的动物药业公司股票之间作选择,旨在将剥离做彻底,而不是继续让辉瑞做控股股东。辉瑞的分拆策略奏效明显,从其股票表现上就能看出。

  并购的确使辉瑞做到了世界制药厂第一,但没有给投资者和股东带来多大的回报。辉瑞在过去13年中为收购一共花费2250多亿美元,但市值在2009年收购惠氏后曾经一路下滑至11.66美元,只有1000多亿美元。辉瑞大并购之后完全没达到公司并购前的美好预测,也没有体现分析师预计节省数十亿美元开支之后可提高企业效益和市场份额等。股民们在饱受股票惨跌或被套之痛外,只拿到每年3-4%的股票分红。公司市值或许被蒸发上千亿美元。事实上,辉瑞的每次大并购带来上百个项目被停、人员和部门被砍, 公司的最重要资产_人力资源始终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完全无法让人安心干活,也谈不上有创造性地出产品。

  辉瑞发现立普妥的功臣、布鲁斯~罗斯博士曾经这样回忆:“每隔18个月就来一次彻底的改头换面,不是改变研究领域就是关闭研发中心,在这样的混乱时期,组织里的所有人都发挥不了作用。搞科学需要有某种持续性。”

  

  雅培是榜样  

  与辉瑞不同的是,雅培从来不做大型并购,但率先做了资产剥离上市的尝试。

  雅培自从剥离其品牌专利药业务之后,受到资本市场的充分肯定,分拆后的两家公司市值远大于未分家之前独家公司。此前,雅培在2004年5月把医院注射药为主的业务剥离上市,打造了一家独立的特色药公司Hospira,如今市值 70多亿美元。上市后,该公司股票的市场反应很不错。于是9年之后,就有了AbbVie这个更大胆的尝试。AbbVie上市后股价坚挺,受到投资者追捧,因为公司的主打产品humira销售势头良好,今年很有把握突破百亿美元销售。从Hospira到AbbVie再到现在的Abbot,股价似乎都是不错的表现和攀升。

  雅培做减法的经验是成功的,股东和管理层也是满意的。雅培在多元化基础上一直有稳健的成长,经过剥离分拆上市之后似乎彼此更加独立,管理更加自如和高效。

  

  并购与分拆的平衡  

  大企业分拆已是必然趋势,但并非所有企业都会走辉瑞和雅培这样坚定的路,只是在剥离非核心业务和资产方面会做有益的尝试。

  并购和分拆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其实如果把产品经营和资本经营结合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好困惑的。买卖产品与买卖公司,都需要创造价值和利润。辉瑞在过去13年中至少花费2250亿美元用于收购企业,这个代价比辉瑞现在公司整个市值还要大。在投资者眼里,如果每年运营利润被花在不创造价值的并购,这是在糟蹋股东的钱,当然会用脚投票。

  如今,资本市场宁愿投资有创新活力的生物科技企业,投资者看中的是企业成长性和核心竞争力而非规模。辉瑞的股票自从瑞德接任后上涨了近一倍,可见辉瑞新的发展思路和业绩已经得到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

  眼下,培育企业常青树和打造百年老店的模式已经完全改变。在生物医药行业,由于高风险和很长的开发周期,仅仅靠外部资源并购的做法未必能促进创新和产生叠加效应。并购重组需要有动态调整,并购和出售要有效结合,有进有出,有加有减,才能有资产的有效利用和流动。企业要有主营核心业务,适当多元也不是问题,但过于多元分散又高度集权,那是不可能做好的。譬如强生,虽然在不断并购,但实行的是去中央集权的运营管理,互相之间并不干扰和影响,这是强生做成今天这样规模的奥妙所在。

  所以回过头来,大药厂只能反省思过,再走盲目大型并购肯定没有任何希望,至今还没有什么引以为豪的成功超级并购。罗氏收购剩余的基因泰克股票只能说是从控股到100%拥有,该并购案的成功不在于后期,而在前期有眼光、有魄力,价格合适,整合有方。放弃超级并购之后,还是可以继续做中小型企业并购整合,这是风险小、代价低、容易成功的必由之路。

  

   此文已发表在2013年8月19日:医药经济报环球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21616-727386.html

上一篇:NIH 节省联邦预算开支0.08%的负面影响
下一篇:闲谈八卦今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9 王守业 曹聪 梁建华 孙学军 徐索文 陆俊茜 赵凤光 biofans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17: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