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产业天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wsapa 创新创业,以人为本 天使投资,专注健康 开博调侃,舞文会友

博文

单枪匹马的“皮包“虚拟研发公司也能做成5.8亿美元的大生意 精选

已有 7607 次阅读 2017-6-10 22:03 |个人分类:创新创业|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新药研发, 风险投资, 孤儿药, 虚拟公司

此文发表于健点子,案子发生在2016年4月。

库马尔一人公司,多人顾问,风投追逐,罗氏买大单 5.8亿美元成交!


九十年代后期,在派拉蒙资本工作期间,曾经领略和实践过三人虚拟公司,如何做抗癌注射液(三氧化二砷)如何快速完成在美国的原料,制剂开发,再进入临床,在短短三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主要的临床试验.最终获得FDA的批准,并在获得孤儿药资格及关键临床数据的时候,果断卖给美国上市公司,从而为虚拟公司的成功退出,画上漂亮的终止符.


在当时看来,这样的公司运作和投资模式,简直是太让人惊讶而感到兴奋,尤其是公司卖掉,产品上市,实现资本化巨额收益时,这种成就感,真的是好,给垂危病人送上救命药,让中国的传统中药,焕然一新地走出国门,被西方主流医学界所接受,还赚了一大票.这不是二级市场的买进卖出,或许投资者没出多少力,我们是付出巨大努力,冒了很大风险的.结果很圆满.不过15年后,有人做的更绝妙.一个人创办,一个雇员,好多个合作合同外包,居然实现了价值5亿美元与罗氏成交,首付1.05亿美元,后续里程碑支付,高达4.75亿美元.


这就是Hari Kumar,奇迹的创造者,他所创办的公司,Adheron Therapeutics Inc. 他在伯克利的家中办公,几乎没有硬件投入,只是依赖于家附近或其他地方的外包合作机构,一人单干,就取得了很了不起的研究进展,有望开发出一系列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纤维化疾病,以及治疗克罗恩病和囊性纤维化的潜在新药.


这一系列成果被罗氏新设立的炎症及免疫治疗药物开发部门所看中.这一决定主要由罗氏药物研究与早期开发部门负责,该部门设立在瑞士总部把塞尔,是由John Reed,博士直接领导,罗氏美国,原基因泰克也有类似的部门gRED. 这一交易显示罗氏并不只与有规模的企业打交道,也愿意与有创新实力的小企业,甚至个人进行合作.任何有创新实力和前景看好的项目和企业,都有可能被罗氏或其他大药厂收购,或独家合作.无奈使用虚拟模式 因此插上翅膀


库马尔,是美籍印度人,他创办自己的个体户药物开发公司签,曾在罗氏工作过15年. 他是很有创意的科学家和创业者,他创办的公司就在家中运行  单枪匹马,就完成了人源化单克隆抗体的第一阶段的安全性和耐受性的研究.


库马尔当然不是完全一人苦干蛮干才成就这一大单的,而是苦干加巧干,依赖了九个顾问合作团队或个人,以虚拟公司形式完成的.这些经验丰富的顾问,有好几位就在湾区.


库马尔,内心很强大,既不孤独,也不缺钱,在他身后,有五家非常专业的投资者为他提供资金,他们中不乏美国顶级生物科技的风险投资机构和大佬. 其中四家都是跨国药厂旗下的企业创投.


葛兰素,安进,医学免疫-阿斯利康,和博士顿的布里格姆与妇女医院,还有一家波士顿的HealthCare Ventures LLC 是惟一家传统意义上的独立VC机构. Brenner 和 David Lee 博士,他们曾经是布里格姆与妇女医院的资深研究员 ,现在的身份是罗氏炎症和免疫研发部门的负责人.专业的共同兴趣和沟通交流,对后来的交易,也许有很大促进和帮助.正是他们二位发现了库马尔和Adheron公司.


他们每周都有电话会议,库马尔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这个虚拟公司,这个顾问团队,工作热情和效率会这么高。 随着公司获得一笔大单子,高达5亿多美元的合同金额和过亿的首付金.他确信无疑,虚拟公司的确可可以成就伟大的公司,做一番伟大的事业.


办公室的大小,员工的多少,并不重要,专业化的分工,开放式创新,社会化资源的整合,才是关键所在, 库马尔正是巧妙地抓住这一重点,巧妙地让耗资耗时巨大的新药研发项目和公司,能非常有效快速地成长.


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的主要成果,是来自布莱根妇女医院和哈佛医学院,该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一直聚集在研究钙粘素-11在免疫过程中的作用。公司创始人Kumar和董事长Bob Baltera以前都是阿米拉制药的大佬及骨干,2011年施贵宝花了$4.75亿美元收购了阿米拉制药。随后, 库马尔单飞创办了Adheron公司,并得到投资者的追捧


库马尔最初也不怎么看好虚拟公司模式,但由于经济不清气和金融海啸等因素,让传统意义的租用办公实验室和招募全职人员的做法越来越行不通,资金也实在花不起.于是虚拟运行模式开发新药再度得以盛行. 库马尔,在运行管理他的虚拟公司时,所有外包合同顾问,并非只为他工作,他们几周,甚至几个月才面对面碰头一次.有一位顾问住在北卡.彼此之见讨论和协调,主要靠电话和邮件.大牛顾问引路 湾区人脉丰富顾问们有着各自背景,来自葛兰素,安进,阿斯利康,和波士顿的布里格姆与妇女医院,还有一家波士顿的HealthCare Ventures LLC。这 是唯一一家传统意义上的独立VC机构.其中,Brenner 和 David Lee 博士,他们曾经是布里格姆与妇女医院的资深研究员 ,现在的身份是罗氏炎症和免疫研发部门的负责人.


专业的共同兴趣和沟通交流,对后来的交易也许有很大促进和帮助.正是他们二位发现了库马尔和Adheron公司.库马尔曾在罗氏工作过15年,而后又在Amira Pharmaceuticals担任过首席商务官.他擅长做有挑战和创新的项目,他的人脉关系和运气,也帮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罗氏所指派负责炎症和免疫治疗领域的对外合作伙伴负责人, 正好也是在湾区,


与罗氏对接的主要部门,主要是John Reed的团队,这位曾是Sanford-Burnham医学研究所的负责人,加入罗氏后负责领导公司早期药物研究, 他手下的200多人原先在曼哈顿.后来经过重组,东迁至博士顿.早期研发的一个重要领域,是在开发炎症和免疫方面的新药和治疗方法,.他十分看好库马尔的公司,于是就有了这么大的合作协议.


当然签约对库马尔而言是很大的机会,也是成功的标志.尽管后续的开发路还得往下走,也有很多不确定性.但至少库马尔成为医药圈内的神奇人物,如果未来运气仍然不错,库马尔,也许能为他的投资者和他本人,获得巨大的投资回报.


在这个开发方式常新的时代,只要你有创新的发明,有坚持不懈的努力,巧妙地整合资源,开发新药的成本和风险会明显降低.库马尔的成功,再度为我们显示,虚拟公司,有优企业家,+ IP + VC+ CRO,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虽说不能保证人人成功,但即使失败,也会减少损失,


趁早收兵, 继续Move On, 尝试新的创意和作实践摸索,对于库马尔及其单人公司与罗氏合作的其他细节和未来发展,我们将在后续报道中,加以跟踪.希望双方的合作,能走得更远,创新的药物能早日走通上市注册之路,直接造福人类社会.


投资人点评:库马尔,作为印度裔美国人,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从他的工作背景和职业发展上可以看出一些轨迹


他是科学家出身,有免疫学博士,受过良好的博士后训练,.他在罗氏工作17年,做过研究,销售,最后做了商务开拓BD的主管.然后去了日本药厂Eisai Ltd做欧洲市场的销售,1999年他回到罗氏,他参与过若干项目的跨部门协调和管理.他在BD这一重要岗位,有非常丰富的经


验,无论是作为大公司身份做,买家,还是以生物技术公司做过卖家 他都深知其奥秘和游戏规则.而且做得相当成功. 2011年他担任BD负责人的公司,以5.8亿美元的高价,卖给施贵宝,他也立下汗马功劳.其实在Amira卖给施贵宝之后,买家并没有拿走所有的在研项目.Amira的创始团队和研发骨干,分别把这部分资产剥离后,又发起成立了若干家Startup新公司,库马尔也在其中担任董事或顾问.


当然雄心勃勃的库马尔,并没有满足于做配角,赚些小钱,小富即安,他和他的前老板,在VC的召唤下,接近60岁的他,再次创业,加入到由哈佛医学院教授Brenner 和 Lee 博士创办的 Adheron Therapeutics. 这回他的身份是CEO, 独自一人作为雇员和老板CEO的他,这回就想玩大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只有二年左右的运作,公司就被眼光毒辣而挑剔的罗氏, 出高价收购.这真的让人佩服,这需要做出足够强的数据和拥有很深的底气.库马尔在其投资人和董事会的帮助下,做成了交易.


这里我们可以比较肯定地说,库马尔是被VC所相中的,他更像是投资机构的Venture Parnter,在关键时候,召之即来,来之能战.他的虚拟公司运作,几乎没有浪费时间和资金,效率如此高,这与他的自信,他的能力,他的人脉圈,以及正好碰上大药厂都开始关注免疫治疗和纤维化之类的肺部疾病,如果这一领域不够热,或者此前还没有太多的成功案例,罗氏也未必出大价钱,买下Adheron Therapeutics. 他与他前任老板的精诚合作,他做执行,他老板继续做董事长,这样的企业家合作与分工,是极其高效率的,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当然,美国生物科技创业的生态圈,确实很完善而友好.成果转化非常讲究效率和接龙,最原初的创新成果主要来自学术界,教授作为科技创始人,无需负责运行管理,VC投资者帮助设立好公司,处理好IP, 找到好的管理者出任CEO和董事长,基本把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定了可行的计划.


最近生物科技股市有明显下滑,但这并不影响创新创业人才的施展和风险投资的投资节奏与热情.现在库马尔再度将公司卖掉,或许又会有新的公司再度涌现或创办,这样的创新生态圈,才是健康而稳健,库马尔这样的人物约有发挥空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21616-1060073.html

上一篇:CRO兼并重组资本盛宴方兴未艾
下一篇:为什么国外药物研发虚拟公司这么火?

1 周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30 11: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