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产业天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nwsapa 创新创业,以人为本 天使投资,专注健康 开博调侃,舞文会友

博文

为什么墙内开花墙外香?三氧化二砷项目海外运作案例分析

已有 6775 次阅读 2013-3-2 18:47 |个人分类:知识产权|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公司, 卫生部, 白血病, 执行官

读了盛晨芳老师的博文,“从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案例看中美知识产权运作能力的巨大差距” 觉得写得不错,分析得比较严谨和到位。引用了不少资料,不过有些内幕作者未必了解,与事实有出入。作为派拉蒙资本旗下PolaR公司三氧化二砷资本运作的团队主要成员,特意在此给予澄清并作一些解释。许多商业细节涉及投资公司内部机密。无法对外披露。敬请谅解。

三氧化二砷注射液治疗急性早粒白血病,这一案例不仅得到国际上高度认可,而且其在海外开发过程,极为特殊。它走的是美国孤儿药开发的路线。

注: 盛在博文中提到,美国规定“在治疗孤儿病的任何药物问世后的7年之内,如果再出现治疗同一种病的其他新药,卫生部不对其发放许可证[14]。”这个表述有误。 孤儿药的行政保护,只是针对同一种医药,而不是其他药物的七年保护。通常在缺乏药物结构专利的前提下,行政保护非常重要。

PolaRx Biopharmaceuticals Inc是专门为Trisenox (As2O3)运作成立的虚拟公司,前期只有三名雇员,其余都是顾问,Raymond P. Warrell, Jr.博士并非公司创始人和核心人物,他是受聘的临床PI,Fred Mermelstein博士也不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他只是派拉蒙参与这一项目的投资经理。 真正负责运作管理该公司的是首席执行官,Ralph Ellison医学博士,MBA。
是一位非常能干的南非籍企业家。有做CRO的丰富经验。该公司不仅在制剂改型和改良上做了不少工作,而且巧妙利用外包,获得了2万支Trisenox注射液,直接申报IND,连临床前的工作都被免了,这里有顾问团的很大功劳。公司没有投资任何硬件,而是把钱投资专利保护和临床试验上。

PolaRx Biopharmaceuticals Inc用中国已经公开发表的人体数据,说服FDA给予许多临床前工作的减免,因为是开发救命药,FDA同意直接上临床。这样至少省下一年时间。另外由于所选适应症的患者一年只有千把人,还有别的公司在争抢患者,所以在一期临床取得非常好的临床数据基础上,FDA同意PolaRx可以把II期和III期临床合二为一做,只要取得与中国和美国I期临床类似好的数据,就可以进入快速审批通道,保证六个月内批准该药。FDA说到做到,只要求PolaRx在Trisenox上市后再补做一些儿童药代动力学试验及其他安全追踪数据。这是FDA批准一个新药上市最快的速度,至今记录没被打破,这里有中国元素和中国医生的重要贡献。

PolaRx Biopharmaceuticals Inc在被美国Cell Therapeutics收购时,得到1400万美元的现金支付,承担所以债务,另外分期支付500万公司股票外加2%销售提成。

在签约后,PolaRx 的股东很快得到当初投资的现金及投资收益,还得到200万股CTI股票,当时的股价是每股7美元,另外300万股是在公司申报的NDA获得FDA批准时,那时的股票已疯涨至77美元。在股票鼎盛期间,PolaRx 的股东们所持有的股票账面价值就是3.5亿美元、这是在已拿回投资本金及少量收益之后,额外赚取的巨额投资收益,这种虚拟公司运营,短期获利的模式在当时让华尔街高手也感到震惊。这是派拉蒙资本掌门人,生物科技亿万富翁 Lindsay Rosenward医学博士的又一大杰作。几年前他刚把另一家处于临床开发晚期的生物技术公司按10亿美元卖给强生。

如果考虑到派拉蒙在这个项目中,精确而巧妙地使用最大限度的金融杠杆,以债券融资为主筹集资金,所以投资成本很低,投资收益其实至少50倍,超过百倍也不夸张,取决于什么时候卖出股票、投资者的回报可以差别很大、不过接盘Trisenox项目的Cell Therapuetic Inc.公司真的做得很烂,公司从来没赚钱过,花钱倒是花了巨额钱。至少7-8亿美元被糟蹋了,因此遭到投资者痛骂和抛弃、公司早早就把这个项目给转卖了Cephalon公司,后者又被泰瓦收购。、

为什么墙内开花墙外香?
三氧化二砷注射液获得临床试验圆满结果,引起举世瞩目,为什么国内公司居然看不上?据说这项世界水平的医学成果试图转让给一家大型医药集团,人家不接,医院只好自己投资设立药厂做市场开发和临床推广。其实这个药虽然临床效果很好,但适应症过窄,跨国药厂也看不上,尤其是10年前,大药厂对孤儿药不感兴趣,这就给国外的风险投资者带来了机会。开发这个药的成本和风险其实很低,市场刚性需求明显,如果扩大适应症至MM,MDS等,应该是很不错的项目、

原研单位为什么赚不到大钱?
这是很痛苦的教训。因为中国的专利法实施很晚,大家的专利保护意识很弱,七十年代,刚发现令人鼓舞的数据,基本都公开发表了,所以能申请专利的内容十分有限。国内的专利尽管1995年才申请,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内部为此专利发明人一直有长期纠纷和矛盾。专利代理人经验不足,帮助申报的专利权利要求十分简单,基本上没有什么保护力度、我们在做专利尽职调查时,与专利律师有详细讨论,发现国内唯一的专利价值十分有限,没有这个专利照样可做同样的事不侵权、另外即使中国专利和在美国申请的专利拿到手,最多只能是在有限范围内圈下一小块IP属地、况且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张庭栋一人作为专利发明人的做法显然欠周密考虑也不公正。因为张并没有证据是他发明此药,他的最大贡献在临床,而且他的论文仅仅限于癌灵一号,是混合液,含氯化汞,孙鸿德和张鹏医生倒是有参与或临床数据证明单纯用三氧化二砷可以有效治疗APL. 孙鸿德为此与医院打了至少十年的官司。从司法鉴定中可看出,孙确实做了一些贡献,在研制单一组分的三氧化二砷注射液做了重要贡献,不知为什么医院就是把他给排除在发明人之外,在国外,如果仔细核对试验记录,会很清楚谁是这一专利的共同发明人,谁的贡献最大、这一专利申请在美国被三次拒绝,最后是在高薪聘请顶级专利律师,经过几番沟通和修改才算拿下这一专利在美国的授权。我们的专利律师告诉我们如果有人提出专利发明人的异议,或最初专利申请人有意无意遗漏其他专利发明人,这个专利会被宣布无效、当然我们最后帮助拿下了这一美国专利,只是作为专利系列(Patent Portfolio)中的一小部分,其实只起有限的威慑作用,现在泰瓦药业放弃该专利保护,也就是认为有没有这个中国原创中国专利真的不重要。

正因为专利申请没把握好,后续研发和专利申请又没经验,所以国外研究者和公司纷纷跟进,并不断申请新的专利保护,所以本来应该归属于自己的权益,变得与己无关。与海外谈判没有筹码、再加上哈医大一院在涉外商务及合作方面经验不足,效率较低,如果主动提出在儿童临床,新适应症研究和长期生存数据整理上,本来是有不少合作机会和商业利益可谈,结果都不了了之。

当然哈医大一院最大的失策是找错海外合作对象,对方只是一个非盈利的研究机构,根据院方介绍的合作模式,美方既没有资金和经验开发新药,也没支付任何首付,只是答应帮助申请美国专利,就要分享一大块海外收益权。结果三年毫无进展,专利拿不到,投资者也没找到,最好只好找PolaRx 合作,此时就相当被动,后者已经投资上千万美元,申请多项专利,并取得重大临床进展和制剂改进,得到NIH的鼎力支持。在三期临床接近尾声,三方签署了合作协议。哈医大一院拿到数目不多的首付中的60%,后续里程碑支付是否拿到只有哈医大和美方合作者心里有数。 也许哈医大吃了哑巴亏都不知道该怎么追诉、这就是找错合作伙伴的代价和教训、
 


三氧化二砷发现权之争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21616-666538.html

上一篇:$4 处方药计划利弊分析和对我们的启示
下一篇:从一篇新浪财经译文夸大数据1000倍说起
收藏 IP: 58.100.50.*| 热度|

9 曹聪 肖重发 吕喆 盛晨芳 陈希章 王守业 李小文 孔晓飞 season210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4 0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