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L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oceanside

博文

美国佐治亚大学等机构学者:刈割策略对Bulldog 805紫花苜蓿+Tifton 85狗牙根混播草地产量及品质的影响

已有 1154 次阅读 2024-4-25 12:09 |个人分类:科技期刊|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640.png

640 - 2024-04-25T120226.027.png

文章信息

期刊名称:Grassland Research (草地研究)

英文标题:Understanding the agronomic impacts of defoliation strategies in ‘Bulldog 805’ Alfalfa + ‘Tifton 85’ bermudagrass mixed stands

中文标题:理解刈割策略对“Bulldog 805”紫花苜蓿+“Tifton 85”狗牙根混播草地农艺性状的影响

第一作者:Lisa L. Baxter(美国佐治亚大学作物与土壤科学系)

通讯作者:Jennifer J. Tucker(美国佐治亚大学动物与乳品科学系)  

翻译:冯润秋  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  在读博士生

校对:牟   乐  兰州大学草地农业科技学院  在读博士生

说明:该文仅代表编译者对论文的理解,如需参考和引用相关内容,请查阅原文。

摘      要

背景

近年来,在美国东南部,越来越多的将豆类,特别是紫花苜蓿(Medicago sativa L.)作为合成氮(N)肥的替代品,纳入以狗牙根(Cynodon spp.)为基础的草地系统。

方法

在美国阿拉巴马州的肖特和佐治亚州的蒂夫顿进行了小区试验,以评价刈割高度(HH)和刈割频率(HF)对美国东南部紫花苜蓿+狗牙根混播草地农艺特性的影响。

结果

两地的结果表明,HF越长,HH越低,苜蓿在混播草地中的保留率越高(p<0.01)。HH对所有营养价值参数都没有影响,但延长HF会导致可消化营养物质降低、粗蛋白降低、酸性洗涤纤维增加以及48 h体外干物质消化率降低(p<0.01)。HH和HF对两地的牧草积累都有影响(p<0.01)。在不同的地点,HH的影响不同,而较低HF下饲草积累量增加。

结论

这项研究证实了最近在美国东南部进行的类似试验的结果,即增加刈割高度和降低刈割频率可提高紫花苜蓿的保留率,对营养价值或饲草积累的影响则微乎其微。

关键词:紫花苜蓿-狗牙根混植;刈割管理;牧草管理

引      言

狗牙根(Cynodon spp.)是美国东南部最常见的暖季型多年生牧草之一,种植面积超过800万公顷(Redfearn & Nelson, 2003)。虽然与该地区种植的其他多年生牧草相比,狗牙根产草量更大,但仍不足以满足哺乳期或生长期家畜的需求,还需要高氮(N)肥才能发挥其饲草生产潜力(Ball et al., 2007; Johnson et al., 2001;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NASEM], 2016)。合成氮肥成本的增加促使生产商为其饲草系统寻找替代品(Quinn, 2022; USDA‐ERS, 2019)。近年来,人们对豆科植物与禾本科植物混播的兴趣日益浓厚,以减轻对合成氮肥的需求(Biermacher et al., 2012; Rouquette & Smith, 2010; USDA‐ERS, 2019; Burt et al., 2022; Vasco et al., 2023)。

饲用豆科牧草与禾本科植物混播并非新概念,这被认为是替代合成氮肥施用的一种可行的方法(Burt et al., 2022)。除了将三叶草(Trifolium spp.)间种到狗牙根草地中外,很少有多年生豆科植物能在以狗牙根为优势种的草地系统中长期实践成功(Burt et al., 2022; Han et al., 2012)。然而,由于草种的竞争和地区不利的气候条件,三叶草的种植往往也会失败(Evers, 1982)。尽管三叶草在该地区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但种植冷季型多年生豆科植物,如紫花苜蓿(Medicago sativa L.),也是一种潜在选择。开发适合本地区的紫花苜蓿栽培品种,提高其对病虫害和放牧压力的耐受力,已在部分地区取得成功(Bouton et al., 1998; Bouton & Gates, 2003)。此外,紫花苜蓿经得起多次刈割,可全年提供饲料,同时在夏季进行管理可提高产量(Bouton et al., 1998; Bouton & Gates, 2003)。将紫花苜蓿与狗牙根混播可提高草地的整体营养价值和饲料产量(Beck et al., 2017a-d; Burt et al., 2022; Cassida et al., 2006; Hendricks et al., 2020; Rao, 2007; Rushing et al., 2022)。

以往的研究已证实紫花苜蓿+狗牙根(ABG)混播草地可成功用于美国南部地区的放牧和贮存饲料生产(Beck et al., 2017a-d; Burt et al., 2022; Cassida et al., 2006; Hendricks et al., 2020; Rao, 2007; Rushing et al., 2022)。然而,有关ABG混播系统中刈割高度(HH)和刈割频率(HF)影响的研究却很少。众所周知,刈割频率和强度都会影响牧草产量和草地寿命(Harling et al., 2023; Quinby et al., 2021)。然而,以前对ABG混播的研究大多采用固定的留茬高度或刈割频率进行实验。

Quinby等(2021)进行的一项刈割频率试验结果表明,至少需要35天才能使苜蓿保留率达到最佳。Marks(2020)和Harling等(2023)都进行了研究,他们每2、4和6周刈割一次ABG混播草地,刈割高度分别为5、10和15 cm。两项研究均表明,HF越长、HH越短,牧草积累越多,苜蓿在草地中的保留率越高。

在育种计划中选择紫花苜蓿新品种时,需要对这些品种在生产环境下的管理进行小区评估,包括生产者实施的刈割管理措施,以确定新基因型的可持续性和寿命。这些研究用来确定ABG的刈割管理措施,以便日后在更大规模的生产或放牧评估中实施。本研究目的是评估HH和HF对紫花苜蓿+狗牙根混播草地农艺性状的影响。假设增加HH和降低HF对紫花苜蓿的保留率产生积极影响,对牧草的积累和营养价值则产生消极影响。

材料和方法

研究地点

本研究位于两个地点,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生长季节进行。一组实验地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肖特的奥本大学E.V. Smith研究中心(32°26’30.6” N, 85°53’50.0” W),土壤为Compass壤土和Luverne沙壤土(USDA Soil Survey Staff, 2020)。另一组实验地位于美国佐治亚州蒂夫顿的佐治亚大学蒂夫顿校区(31°30’00.7” N, 83°31’18.1” W),土壤为Tifton壤土(USDA Soil Survey Staff, 2020)。

试验期间的每日最低和最高环境温度以及总降水量数据由奥本大学介子网(AWIS Weather Service Inc., 2020)和佐治亚大学自动环境监测网络(UGA-AEMN,2020)运行的现场自动气象仪器记录。每年3至9月收集总降水量和最高气温数据,见表1。在此期间,降水量变化不定,2018年两地的季节总降水量接近或高于平均水平,2019年则较低(表1)。试验期间,日最高气温经常超过30℃(表1)。

表1  美国阿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的总降水量和平均最高气温

640 - 2024-04-25T120230.574.png

注:数据来自奥本大学自动气象站(AWIS Weather Service Inc., 2020)和佐治亚大学自动环境监测网络(UGA-AEMN, 2020)。缩写:AMT,平均最高气温。

 样地建立

2017年10月,按照佐治亚大学(UGA)推广部门关于将紫花苜蓿间种到狗牙根中的建议(Hancock et al., 2015; Tucker et al., 2021),在两地准备了种植紫花苜蓿的样地。将狗牙根留茬5 cm刈割,作为干草收获,以去除多余的生物量。之后在样地上喷洒草甘膦抑制剂(2.5 kg a.i. ha-1),以诱导狗牙根休眠。约2周后,使用免耕耧车(Tye Pasture Pleaser, 2007; AGCO Inc.)将半休眠至休眠的紫花苜蓿品种"Bulldog 805"间种到现有的Tifton 85狗牙根草地中,土壤深度为1.3 cm,行距为18 cm(Hancock et al., 2015; Tucker et al., 2021)。阿拉巴马州的紫花苜蓿种植于2017年10月,播种量为27 kg ha-1纯活种子。作者承认,这一播种量高于推荐的ABG混播草地紫花苜蓿播种量,但这是钻机校准的后果。2017年秋季在佐治亚州种植紫花苜蓿并不成功,因此2018年春季按照推荐的13.5 kg ha-1纯活种子的播量重新种植。

试验设计

试验采用随机完全区组,处理为3×3因素,在两个地点进行4次重复。包括3个刈割高度处理(HH;因素a)和3个刈割频率处理(HF;因素b)共9个处理组合。刈割高度处理水平为5、10和15 cm的留茬高度。收割频率处理水平为间隔2周、4周和6周。试验开始时,各处理被随机分配到每个重复内的小区,并在试验期间持续进行。每个地点共有36块样地,各样地面积为1.5 m × 4.6 m,小区四周间隔1 m的隔离带。

草地管理

试验开始前测定土壤基况,并根据各大学的土壤分析建议对小区施肥(Kissel & Sonon, 2008; Mitchell & Huluka, 2012)。试验初期平均施肥量为30 kg N ha-1,30 kg P ha-1,30 kg B ha-1。钾肥(0-0-60)的施用量为93 kg K ha-1,在整个生长季施用三次(数据收集前4周、收获季中期和最后一次收获后立即施用)(Kissel & Sonon, 2008; Mitchell & Huluka, 2012)。

每周对以下害虫进行一次虫情普查:马铃薯叶蝉[Empoasca fabae (Harris) (Hemiptera: Cicadellidae)]、三角苜蓿叶蝉[Spissistilus festinus (Say) (Hemiptera: Membracidae)]、秋军虫[Spodoptera frugiperda (Smith) (Lepidoptera. Noctuidae)]、豇豆蚜[Aphis craccoivora (Koch) (Hemiptera: Aphidoidea)]、苜蓿象鼻虫[Hyperoptera fabae (Harris)和狗牙根茎蛆[Atherigona reversura (Villaneuve) (Diptera: Muscidae)]。佐治亚州于2018年5月、6月、8月、10月、2019年2月和、7月以及阿拉巴马州于2018年和2019年的5月施用Zeta‐氯氰菊酯(Mustang Maxx)[Zeta‐氯氰菊酯*S‐氰(3‐苯氧基‐苯基)甲基(+)顺式/反式3‐(2, 2‐二氯乙烯基)‐2, 2,二甲基环丙烷羧酸盐;FMC公司],施用量为28 g a.i. ha-1。2019年9月,在蒂夫顿施用了氯虫苯甲酰胺(Prevathon;Corteva Agriscience),用量为100 g a. i. ha-1,以控制秋虫。为控制一年生禾本科杂草,在两地每季的初期、中期和末期(3月、9月和10月)施用戊唑醇(Prowl H2O(N-(1-乙基丙基)-3,4-二甲基-2,6-二硝基苯胺);BASF Ag Products),施用量为1.1 kg a.i. ha-1

草地响应

植物组分

每年春季,当紫花苜蓿处于25%开花期时,所有样地植物都会被刈割至7.6cm,作为清洁收割,并在2周后开始收集数据。每年的首次收割都推迟到紫花苜蓿达到25%开花期,以便根部碳水化合物储存得到充分发展(Tucker et al., 2021)。紫花苜蓿生长阶段的确定参照了Mueller和Fick(1989)步骤概述。每次刈割时,在每个小区随机放置3个0.1 m2样方,由直径为3 cm的聚氯乙烯(PVC)管界定,并人工刈割至各处理的留茬高度。手工将样本分成紫花苜蓿、狗牙根及其他成分(所有其他牧草种和杂草),以确定植物占比。各组分在55℃烘箱中风干4 d后称重,以干物质(DM)为基础计算植物组分的平均百分比。

牧草积累和营养价值

使用草料地收割机按指定的高度和频率在地块中央切下一条带,对地块进行机械收割,该步骤使用阿拉巴马州的奥本小地块牧草收割机(McCormick Jr. & Hoveland, 1971)进行。在佐治亚州使用的是斯威夫特草料小区收割机IV(Thompson, 1972)和Husqvarna L221A型手推式割草机(Husqvarna AB, Stockholm, Sweden)。先用防水布和三脚架法对每个小区的新鲜材料进行称重,后收集一个子样本,用于草料积累的DM测定和营养价值分析。子样品在55℃干燥箱中干燥4 d以校正水分。收获后,将所有残余牧草从地块中刈割至相应处理的高度。干燥后,用托马斯威利粉碎机(Thomas Scientific, Philadelphia, PA)粉碎子样品,使其通过1 mm筛网,然后用带1 mm筛网的Udy Cyclone样品粉碎机(Tecator, Inc.,Boulder, CO)进行粉碎(Tucker et al., 2021)。使用NIRS饲料和饲料测试联盟(NIRSC, 2023)提供的2023年混合干草定标,在Foss DS2500近红外光谱仪(Foss Analytics, Denmark)上对样品进行营养价值分析。营养价值数据报告的预测值符合规定的H<3.0(Murray & Cowe, 2004)。对草料样品进行了DM、粗蛋白(CP)、酸性洗涤纤维(ADF)、中性洗涤纤维(NDF)、醚提取物(EE)、灰分和48小时体外DM消化率(IVTDMD48)测定。可消化总养分(TDN)由公式1所示的豆科/禾本科混合物方程计算得出(Moore & Undersander, 2002):

640 - 2024-04-25T120236.059.png

计算TDN的所有数值均来自NIRS分析,其中“NFC”为非纤维碳水化合物(占DM的百分比),NFC=100-(NDFn + CP + EE + ash),“FA”为脂肪酸(占DM的百分比),FA=EE-1,“NDFn”为无氮NDF(占DM的百分比),NDFn=NDF×0.93,“NDFD”为48小时体外消化率(占NDF的百分比)(Undersander et al., 2010)。

 统计分析

数据采用SAS 9.4中的PROC MIXED(Littell et al., 2006)进行约束最大似然法分析。采用Kenward-Roger校正分母自由度,从而确保每个模型都有适当的标准误差和F统计量。对多种协方差结构进行了检验,贝叶斯信息标准表明自回归(1)协方差结构最适合数据。由于紫花苜蓿的种植率不同,因此在每个地点的各收割周期中都对草料积累(HA)、植物成分和营养价值参数的差异进行了研究。固定效应包括HH、HF及其交互作用。重复和年份被视为随机效应。所有均值均采用LSMEANS程序进行比较,并进行Tukey-Kramer调整(p≤0.05)。p≤0.05时,差异显著。

结      果

植物组成

在两个样地,刈割高度和刈割频率都不会影响观测的紫花苜蓿、狗牙根以及“其他草类”的百分比(p>0.11,表2)。两地的结果都显示,刈割间隔越长,刈割高度越短,实验田中紫花苜蓿的保留量越大(表2,p<0.01)。与10 cm和15 cm HH处理相比,两地5 cm HH处理下的紫花苜蓿占比最大(表2)。在阿拉巴马州,10 cm和 15 cm HH 处理下紫花苜蓿占比无显著差别,而在佐治亚州,15 cm HH处理的紫花苜蓿占比最低(表2)。就刈割频率而言,间隔时间越长,两地混合物中的紫花苜蓿含量越高(表2)。在阿拉巴马州,4周和6周间隔处理的紫花苜蓿占比相近,都显著高于2周处理(表2)。在佐治亚州,6周处理的紫花苜蓿占比最高,其次是4周处理,最后是2周,其紫花苜蓿在植株中的保留率最低(表2)。

随着草地中苜蓿比例的降低,在佐治亚州的混播草地中出现了大量的狗牙根,而在阿拉巴马州并未观察到差异(HH:p = 0.38; HF:p = 0.59; 表2)。在佐治亚州样地中,狗牙根占比随着HH的降低而降低(p<0.01),其中15 cm HH的狗牙根比例最高,其次是10 cm,5 cm HH的狗牙根占比最低(表2)。此外,刈割频率也会影响狗牙根的占比,其中6周处理下的狗牙根占比最低,其次是4周,2周处理的占比最高(表2,p<0.01)。

多数情况下,在这两个地点,HH各处理结果均有差异(p<0.01),HF间隔时间越短,混合物中的“其他草类”比例越高(p<0.01,表2)。与5 cm处理相比,两地10 cm处理在试验地中“其他草类”比例较高(表2)。在阿拉巴马州,10 cm和15 cm HH相近,而在佐治亚州,5 cm与10 cm和15 cm HH无显著差异(表2)。关于刈割频率,在阿拉巴马州,2周处理下“其他草类”占比最高,而4周和6周处理的“其他草类”占比则没有差异(表2)。然而,在佐治亚州,2周和4周处理在样地中观察到的“其他草类”比例相近,6周处理下的“其他草类”比例最低(表2)。在阿拉巴马州观察到的最常见杂草包括蟹草(Digitaria spp.)、小麦(Hordeum pusillum)和约翰草(Sorghum halepense),而在佐治亚州最常见的是蟹草和一年生黑麦草(Lolium multiflorum)。

表2  2018年和2019年收获季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收获的紫花苜蓿+狗牙根混牧草组成占比平均值

640 - 2024-04-25T120239.698.png

注:平均值根据同一处理下所有重复和年份的结果计算。同一列中的不同字母表示参数在α≤0.05水平下差异显著。缩写:SEM,平均值的标准误差。

 营养价值

表3列出了TDN、ADF、IVTDMD48和CP的营养品质参数平均值。在两个地点,刈割高度和刈割频率都不会影响所报告的牧草营养品质(p>0.12,表3)。此外,HH对所有已报告的牧草营养品质参数都没有影响,因此下文只讨论HF处理(p>0.08,表3)。

在两个样地,2周处理下收获的植株TDN最大,6周处理下收获的植物TDN最小(阿拉巴马州:p = 0.02;佐治亚州:p<0.01;表3)。值得注意的是,在阿拉巴马州,4周间隔处理下,TDN与其他处理结果无显著差异。然而,在佐治亚州,观察到的4周处理的TDN值与2周处理相近(表3)。

阿拉巴马州的牧草CP值受HF影响(p<0.01;表3)。2周处理下CP值最高,而4周与6周处理的结果无显著差异(表3)。然而,在佐治亚州,HF处理之间的CP值无差异(p = 0.88;表3)。

此外,两地都观察到2周间隔处理下的ADF值较低(阿拉巴马州:p<0.01;佐治亚州:p = 0.03)。在阿拉巴马州观察到,6周间隔处理下的ADF值最高,2周处理的ADF最低,4周处理下的ADF值处于中间水平,与其他两种处理结果相近(表3)。然而,在佐治亚州,每6周刈割一次的ADF值最高,2周和4周处理下ADF最低,两者无显著差异(表3)。

阿拉巴马州的IVTDMD48值在2周处理中最高,在6周处理中最低(p<0.01;表3),4周处理结果居中,与其他处理相比均无显著差异。相反,在佐治亚州,刈割频率不影响IVTDMD48值(p = 0.91;表3)。

表3 2018-2019年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种植的紫花苜蓿+狗牙根混播草地的刈割高度和刈割频率对牧草营养价值的影响

640 - 2024-04-25T120242.500.png

注:平均值根据同一处理下所有重复和年份的结果计算。同一列中的不同字母表示参数在α≤0.05水平下有差异。所有数据均以干物质为基础进行计算。缩写:TDN,可消化总营养物质;ADF,酸性洗涤纤维;IVTDMD48,48小时体外干物质消化率;CP,粗蛋白;SEM,平均值标准误差。

季节性牧草积累

两个实验地中,HH和HF对HA无交互作用(p>0.07),而单个因子均会影响HA(p<0.01;表4)。两地的牧草积累量因刈割高度而异,但结果不尽相同。阿拉巴马州结果表明,刈割高度为5 cm的HA最大(p<0.01),其次是10 cm,15 cm的最低(表4)。与此相反,佐治亚州结果则表明,刈割15 cm的HA最大(p<0.01),其次是5 cm,10 cm的最小(表4)。

就刈割频率而言,两地在4周和6周频率时的HA值相当(p<0.01;表4)。在阿拉巴马州,刈割频率为2周的处理与6周的处理的HA值无显著差异,其中2周处理HA值显著低于4周处理(p<0.01;表4)。此外,在佐治亚州,2周处理下的HA显著低于其他处理(p<0.01;表4)。

表4 2018-2019年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种植的紫花苜蓿+狗牙根混植牧草的收割高度和收割频率对牧草总积累的影响

640 - 2024-04-25T120245.191.png

注:平均值根据同一处理下所有重复和年份的结果计算。同一列中的不同字母表示参数在α≤0.05水平下有差异。缩写:SEM,平均值的标准误差。

讨      论

 植物组成

两地的紫花苜蓿组分都随着HH的增加而减少,延长HF时结果则相反。当草地中的紫花苜蓿组分随着HH或HF的增加而减少时,其中的狗牙根和“其他草类”成分也会增加,具体增加量视样地而定。还应注意的是,两地在一年中不同时间均间种了紫花苜蓿。在阿拉巴马州,紫花苜蓿是在秋季播种的,但播种量比建议的ABG混合物播种量要高。这使得混合物中紫花苜蓿的比例更高(表2)。相比之下,佐治亚州的紫花苜蓿由于秋季种植失败,不得不在春季重新种植。春播的紫花苜蓿虽然使用了正确的播量,但比例却较低。这一响应与Hendricks等(2020)和Whatley(2023)所观察到的结果相同,他们在ABG混播草地中春播紫花苜蓿,得到了本研究类似的结果。因此,不建议在春季种植紫花苜蓿,因为此时暖季牧草物种正在打破休眠,植物对养分和水资源的竞争更剧烈(Tucker et al., 2021)。

在Quinby等(2021)刈割频率试验中,研究表明,在至少间隔35天的频率下刈割ABG混播草地可提高苜蓿在草地中的比例。最近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项研究也表明,当采用本研究中详述的处理方法收割由“Bulldog 805”紫花苜蓿和“Tifton 85”狗牙根组成的ABG混播草地时,在5 cm的刈割高度和4~6周的刈割频率下,紫花苜蓿的比例最大(Harling et al., 2023)。Marks(2020)对“Bulldog 505”紫花苜蓿与“Tift 44”狗牙根的间种情况进行评估后观察到紫花苜蓿对混播草地的贡献在2周时最低,在4周和6周间隔时相似。作者没有指出各刈割高度处理之间的差异(Marks,2020)。两项研究均未指出两种处理之间的交互作用。总体而言,目前的试验结果支持文献中的观点,即刈割间隔时间越长,ABG中紫花苜蓿的比例越高,而狗牙根和“其他草类”成分的比例则越低。

 营养价值

本研究中观察到的营养品质参数与各类文献中报道的并不完全一致。尽管数值存在差异,但所有处理都达到或超过了成熟非哺乳期肉牛的最低CP和TDN推荐值(NASEM,2016;表3)。

总体而言,两地报告的TDN值与Beck等(2017b)、Beck等(2017d)和Hendricks等(2020)报告的28~35 dHF处理下,用于放牧或贮存饲草的ABG混播草地的TDN值相当。相反,本研究中HH和HF处理的TDN值高于Burt等(2022)和Rushing等(2022)报告的ABG混播草地的TDN值(两者的TDN值均约为55%)。

考虑到上一节讨论的两地紫花苜蓿含量差异,阿拉巴马州样本中测得的CP值大于佐治亚州所测得的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尽管苜蓿含量不同,但两地实验测得的CP值均高于Marks(2020)、Burt等(2022)和Harling等(2023)在ABG混播草地中的试验结果。相比之下,Beck等(2017b)和Hendricks等(2020)在两地观察到的CP值均高于本研究。

在各处理中,本研究的其他饲草营养品质(如ADF)均高于Beck, Sims等(2017)、Hendricks等(2020)和Burt等(2022)报道的ADF值。还应注意的是,Harling等(2023)测得的ADF值均高于本研究中各处理。此外,本研究在两地观察到的IVTDMD48与Burt等(2022)计算的ABG混播草地相当,但低于Hendricks等(2020)报告的数值。

饲料积累

有趣的是,在两地实验中,刈割频率都造成了饲料积累的响应结果,而刈割高度并没有。Beck等(2017a)指出,与连续放牧或频繁刈割的处理相比,间隔21 d刈割处理下,ABG混合牧草中的HA更大。

Marks(2020)发现ABG混合牧草的HA受HH和HF的影响,但不受它们之间交互作用的影响。他们发现,与4周和6周间隔相比,2周HF的ABG混合牧草的HA值较低(Marks,2020)。Marks(2020)还指出,HA随着HH的增加而降低,这与阿拉巴马州实验结果相一致。在同类型实验中,Harling等(2023)提出,刈割间隔和留茬高度相互作用影响总HA。研究表明,Bulldog 805紫花苜蓿和Tifton 85狗牙根混合牧草每6周刈割一次,留茬高度为5 cm时,产生的HA最大(Harling et al.,2023)。总体而言,Hendricks等(2020)报告的季节性草本植物累积量大于本研究中在任一地点观察到的累积量。Burt等(2022)也观察到同样的趋势。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与在类似地点进行的其他研究相比,本研究中的HA如此之低。

结      论

本研究证实了最近在美国东南部进行的类似试验的结果,即增加刈割高度和延长刈割频率可提高紫花苜蓿的保留率,而对营养价值或牧草积累的影响则较小。两地的研究结果表明,刈割高度越长、刈割频率越低,苜蓿在植株中的保留率越高。刈割高度对所报告的所有营养品质都没有影响,而延长刈割间隔时间则会导致可消化营养物质降低、粗蛋白降低、酸性洗涤纤维增加以及48小时体外干物质消化率降低。两个样地中,HH和HF都会影响牧草的积累。刈割高度对两地的影响有所不同,同时延长刈割频率会增加牧草的积累。这项研究应用于ABG刈割管理建议标准。未来的研究应将这些发现应用于美国东南部更大规模的生产或放牧评估。

原文链接: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epdf/10.1002/glr2.12062

引用格式:

Baxter, L. L., Burt, J. C., Mullenix, M. K., Payne, S. L., Reagin, K. R., Mason, K. M., Prevatt, C. G., & Tucker, J. J. (2023). Understanding the agronomic impacts of defoliation strategies in “Bulldog 805” Alfalfa + “Tifton 85” bermudagrass mixed stands. Grassland Research, 2(4), 251–259. https://doi.org/10.1002/glr2.12062

排版:于国晨 王楚怡 沈锦慧

统筹:沈锦慧 秦泽平

声明:该编译文章仅代表编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如需参考和引用相关内容,请查阅原文。编译文章由GR团队制作仅供学术交流,转载须注明转载自Grassland Research微信公众号及编译作者信息。

期刊介绍

640 - 2024-04-25T120249.405.jpg

640 - 2024-04-25T120256.461.jpg

640 - 2024-04-25T120259.635.jpg

640 - 2024-04-25T120302.000.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568995-1431320.html

上一篇: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密苏里大学等机构学者研究成果:土壤水分管理策略和品种多样性对紫花苜蓿产量、营养品质和农场盈利能力的影
下一篇: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赵鹏善研究员等:沙蓬,一种适宜中国北方沙漠和边际土地的未来作物
收藏 IP: 36.142.181.*|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2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