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等月亮 精选

已有 3664 次阅读 2024-5-27 15:1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等月亮

文/蓝莲花瓣

2024年5月21日,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也是一个好日子。因为那天很凑巧,恰逢农历四月十五,是月圆的日子。

晚饭后我到近邻宝快递柜里取回快递,发现天色还早,晚风习习,凉爽舒服,就想去操场走走路,锻炼一会儿。

我去时八点左右,操场上人不是很多。有些学生三人一簇五人一堆,他们在练投铅球和沙坑跳远。更大部分的人们在跑道上,跑步的,散步的,都有。操场中心绿色足球场的北半边还有几个练足球的。我往南,走到操场最南边的角落里,那里有单杠和攀拉练习的器械,一边做拉伸练习,一边看着操场上锻炼身体的人们,很是惬意。

到晚上八点半,我感觉自己已经练好了,便打算回家。可当我朝北走出了一百米左右,刚刚穿过跑道,回头就看到一个淡淡的圆盘正挂在东南的天际,那时候天还没有黑,四周白亮亮地。我走进足球场边,面向东南席地而坐,绿色的足球场瞬间变得宽阔起来了。抬头就看见月亮静静地泊在清白的天上,月亮的下面是槐树,旁边是一个高大的烟囱,在西部夏日的黄昏里,天空和树木,还有烟囱都是那么地清晰,唯有月亮极浅极淡,像一个水印。

我坐在地上,一边在公众号《和你一起终身学习》里听着家安讲《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一边等着天黑,等着月亮再升高一些,更明亮一些。也不知什么时候,身后来了一个踢足球的男生,我感受到了一点危险,月亮看不到,再被足球磕碰一下就不好了。只能起身,不情愿地离开了操场,开启了我在校园里信步闲逛的模式。

当我走到灯光球场旁边,看到一簇一簇的芍药花,粉红的水红的颜色都有,再加上它们碧绿的叶子,茂盛而又绚丽。突然想起一个非常美好的词“花好月圆”。正好月圆,正好花好,我就特别想拍一张圆月与这美丽的芍药花的合影。可是校园里的树都比较多,月亮还不够高。我便开始东看看,西找找,想寻找到一簇花,正好不被树木遮挡,能把月亮和花都拍在一起。

也没有费多大的时间,我就发现了一个角度,只是那一丛花的花朵儿大多都凋谢了,只有一朵花可以拍照,我给它们拍了合影。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花好月圆这样的词,其实并不对等。花很近,而月亮很远。若要将远景拉近,近处的花就很难拍到完整而美好,若要突出花朵的完整和美好,月亮就显得小了。也许是我的拍照技术还不行,拍出来的月亮倒显得不怎么圆,似乎有点扁。

我想起操场北面大梨树下面还有很多芍药花,而且那里的花花似乎更加艳丽一些。可当我走到那里时,才发现月亮还真没有升得足够高,蹲在花的旁边往天上看,根本找不到月亮。于是,我沿着中心广场往后面走,中心广场上中路的东边有大片大片的芍药花,它们花开正好正艳正美,只可惜广场周围全是高大的树。我想起生物楼前有两畦的芍药花,那里的树离花坛要远一些,说不定可以让花和月亮同框。

生物楼面朝西,面前两个花坛一南一北,对称地排列在楼前广场上,这两个花坛都是长方形的,挺大地,里面种满了芍药花,间或有一两株牡丹,但不影响整体情况,花开时节,一片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我到那里时,已经晚上九点了,光阴也已经从黄昏变成了黑夜。我围着南边的花坛转了一圈,任何角度都无法看到月亮。又走到北边的花坛那里,而在北面我干脆找不到月亮在哪里了。当我返回身边走边张望,才发现,北面花坛的月亮整个地被楼体遮挡,根本不可能花月同框。在我还没到南面花坛跟前时,我看到了月亮挂在树梢之上,可当我沿着能看见月亮的方向走到花坛旁边,月亮落到了树的后面。

看来花和月亮的高度都还不够,虽然花并不能再长高了,但月亮一定还会升起来的。九点时候,上晚自习的学生开始陆陆续续出来了,校园里熙熙攘攘,人流的模样。但这个花坛在树影里,安安静静。我决定坐在花坛边,等着月亮升起来,升上树顶,凭它哪个角度,都可以照射到这些芍药花上了。

我打开手机,一边阅读施郁的网文《一文彻底搞懂光线、光波、光子和量子密码》,一边等着月亮升起来。可是,我的心不是很静,有一种隐约的焦灼,文章读得很快,而月亮却升得很慢。我不停地回头探看,仿佛是希望有一种快进的奇迹,但是没有。月亮像是一个圆圆亮亮的蛋,它卧在树影的坳陷里,就是不出来。我看完了光的电磁理论,看完了光谱,热辐射就不想看来,月亮的光是我目前最想看到的。勉强到了九点半,我站起来就看到了月亮那美丽的脸,可当我弯下腰,透过一朵花再去看月亮,月亮有落到树叶的后面。

它像是专门让我着急的,攀升地这么慢,原来光阴的脚步,也会是这样地慢,这样地慢,在我等待着它的时候。若以这样的速度来计算,月光打在这片芍药花上的时间,最少也得在晚上十点了。想想我第二天早上还有事情,也不能等得太久了。我只好站起来,对着那树枝之后的月亮拍照了,既然无法拍到花好月圆,把树枝印在月亮的白玉盘里,也是非常诗意的。

九点半的时候,我开始往回走,向南穿过中心广场,又回到了中心广场东边的那片芍药花丛旁,我本来不抱希望,只是看一看。没有想到,在夜色暗淡,灯光阑珊的广场上,虽然周围也是树影绰绰,月亮却在一个树梢的缺口处完全地探出了头来,远远地照耀着那一大片隐藏在松树身后的鲜花。不知道花儿们是否已经入睡,当我用“常亮”模式拍照时,她们在亮光里依然美丽又动人。

这美景,算不算得花好月圆呢?花在眼前,在光线之下,月在远处,中天之上树影之上,月白花艳,我心飞扬。我等月,等得自己有点着急,我走了,又在途中遇到了月。我走了又来,来了又走,边走边等,是我的不执着吗,是我的耐心不够吗,是这无言的世界里各种机会的缘分吗,是我有缺憾吗?

这些问题,我全都不想回答。我有了一个拍花好月圆的想法,我把这件事付诸了实践,我享受了这个过程,体会了等月亮的滋味,拍到了美好的花,美好的月。夫复何求呢?于是我便只说一句:今夜花好月圆。

等那月儿升上来

照着你的容颜

今晚你要开了

明晚你要谢了

光阴留得春多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35822.html

上一篇:苍老的姿态
下一篇:好人卡与能量均分定理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10 孙南屏 崔锦华 周健 汪运山 钟炳 舒红 何青 孙颉 武夷山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1 1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