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疗伤与扎根 精选

已有 4573 次阅读 2024-1-30 21:5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疗伤与扎根

---我的教学日志---

文/蓝莲花瓣

1. 奇怪的现象

2024年元月来临之后,很快就考试放假了。学生们离开了学校,校园看上去空荡荡地。当然,教师们的寒假生活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三年来,这已经是新常态了。正好,这些天的工作也让我有机会翻阅疫情三年来的我教过的学生的考试试卷,从时间的轴线上对我的教学有了一个认识。

先说说我的本学期教学工作吧。本学期我带了三个班的课。物理专业201班和202班两个班的《热力学统计物理学》,物联网专业231班的《大学物理A1》。这两门课,一个是高年级专业课,一个是大学一年级基础课,课程特色明显,学生情况也相差很大。

最明显的差别是,物理专业的这两个班已经是大四学生了,他们上课纪律很好,学习态度也很积极。他们的纪律和学习态度,要比刚刚毕业的19级学生好很多,在整体感觉上,也比18级和17级在大四上热统时的情况都好。

2019年12月底,武汉出现了新冠疫情,彼时疫情并没有影响到国内其他地方,所以19级学生是在线下正常上课的情况下读完了他们的大一第一学期。从第二学期开始,19级的大学生涯是在断断续续、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模式中读完的。尤其是2022年,这一年的春学期19级在备考研究生期间,他们在新疆教育实习。秋学期,19级参加全国研究生招生考试,那是2022年的12月,考场上有很多考生是“阳”与“阳过”者。

20级在高三那一年就遭遇了疫情。他们的大学几乎全部是在疫情中渡过的,只有在2023—2024学年的四年级算是回到正常。我不知道他们这么认真的原因是不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大一场瘟疫,因而大家都变得成熟了,格外珍惜自己的大学时光。他们的确比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课堂,这一点他们的《电动力学》老师也有同感。

但一年级学生2023级,物联网231班的学生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尤其是刚开学的时候,他们表现得很特别,这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课堂上他们基本不和教师互动。刚开始我找不到他们的眼神、表情,我想察言观色看看他们究竟听懂了没有,但我很失败。所以课上得格外地累,总是不放心地要把讲过的内容重复讲,就这样做,对于课堂效果,我心里也没有底。

刚开学的时候我非常不适应,感觉到特别地郁闷,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教学方法有很大问题。我能看出来好多人是在认真听课,课堂作业也是认真对待的,甚至有学生要求宽限两天,她要重做一遍。有一个男生上课一直都很认真,听讲,记笔记。有一次下课后,他来问我问题,我给他讲了。发现他对这件事从胆怯到惊喜,第二次课我把他的问题给全班讲了一遍,发现他很高兴。

我突然想起2019-2020学年的第二学期,因为疫情的原因三月份开学我们给学生上网课,直到五月中旬才让学生返校,错峰式线下教学,学生上课都分开单桌单坐、并且都戴着口罩。那时候虽然兴冲冲重返讲台,讲激动后寻找支持时,就只看见一双双闪闪亮亮的眼睛,看不到表情。而231班的学生,他们在高中上了三年网课,根本就没有在“现场”看到教师的脸、肢体语言,没有“现场”互动。网络“互动”,那也只能叫做线上环节。

我又想起一件旧事,那是物理221班的学生。我在2021-2022学年的第二学期,也就是2022年的秋天给他们上热学课程。这届学生的时间表上应该是,高中上了两年半的网课,大学第一学期一直在上网课,第二学期他们来到真实的大学校园,进行沉浸式、真情景的教学。虽然我上课时一再地给学生强调,你们是这学期才开始适应大学生活的,包括学习方法和思维习惯,一定要多加注意。他们期中考试的结果还是让我非常难过,那感觉就像是全班都挨了一闷棍,干脆找不到方向的样子。很多卷子都有空白页,简直兵荒马乱。

2. 不可逆过程与痕迹

很久以前,当别人告诉我说,或者我告诉别人说,“有些事情不能做”,我们其实不相信。因为我们看不到“结果”,尤其是那些具有危害性的结果。我们看不到“结果”是因为有点年轻,时间的轴线不够长,没有遇见那些真的会出现的“结果”。而现在,我突然发现,有些事,有些道理,要想实证,它需要时间。

事实上,疫情三年来,我们的教育并没有停止,从线下到线上,到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我们对遇到的困难进行了积极的应对,保证了教育教学的正常进行和知识的传播。然而,现在看来,所有的过程都是不可逆过程,过程不可逆的原因是因为过程会产生一些完全不能够擦除的影响。比如,我们确实在网络教学中进行了知识的传播,比如,让学生们面对着屏幕进行线上教学所隔断的教师与学生之间面对面的,情绪交流和肢体语言的交流。

一个婴儿生下来,在一岁之前的一年里,他吃喝拉撒全部依靠别人喂养和照顾,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办法定点、定位地教他说话,告诉他什么能吃,告诉他什么样的表现是爸爸妈妈的高兴,什么样的表现是爸爸妈妈不高兴。但是,你会非常奇怪第发现,只有几个月大的她会指着门表达自己想出去的愿望。你也会发现他指着苹果、葡萄之类的表达他想吃的愿望。你也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他就会说话了,而对于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家人和来客的区分,你也没有教过他,他仿佛天生就懂得似的。但是当年轰动一时的“狼孩”,他虽然被狼妈妈喂养长大了,却完全没有学会说话。

真正有水平的人早就总结了,他说人类的学习方式实质上是“沉浸式”的,也就是说,在环境中、有模仿对象,在时间的过程中,就逐渐学会了。学会之后,其实根本上没法说清楚是那一次教导、或者哪一次练习取得的效果,就像人吃饱之前吞进肚子里的所有食物都是有用的一样。还有专业人士告诉我,在读书时,我们的大脑识别的是图片而不是文本。所以,在环境中“沉浸式”学习在家庭教育和在社会教育中的作用,应该是占比很大的部分。

但是,当环境改变了,比如如此长久的三年的新冠疫情,它就会对人们的行为习惯产生了一个很大的影响,或者说是改变。对于一个单个人,你或者没法感受到,但对于一个群体,对于一级又一级不同的表达,站在较长的时间轴线来看,这种改变或者说影响,它是那么清晰地存在着,无法忽略地存在着。

3. 疗伤与扎根

小时候,如果摔倒了,我会很快地爬起来,装作没事人一样。因为我怕被家长骂一顿或者揍一顿,怕被大人批评,怕被小伙伴耻笑。那时候在我的潜意识里,摔倒了,摔跤了,这是一件很不好,很不正常的事情。我从来没有问过,什么叫做“正常”。最为重要的是,我爬起来之后并没有察看和治疗伤口,我想隐藏了我的伤,但是伤就在那里存在着,并没有因为我的逃避而消失。

一次又一次的故作坚强,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的积累,后来这种伤害就触及到了情绪和心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自己擦拭伤口和流泪哭泣的人,实际上是幸运和积极的,他开始自己疗愈自己。但有些人,可能完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受伤,身心方面已经产生了一些改变。尽管摔跤和受伤都是生活中的平常事,那么治疗和积极面对也该是生活中的平常事。

物理221班只是比其他的年级推迟一学期适应大学教学和学习,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们的情况就有所改变。当然,影响还是存在的,在从19级、20级、21级到22级所有的班级中,221班的热学成绩是处于最低的那一位。物联网231班在后半学期的学习中,逐渐有了改观,我也适当的叫学生自己到黑板上做题,增加互动环节。

硬币都有两个面,如果说不可逆的过程会导致我们受伤,那么疗伤的行为也会产生很长久的影响和改变,不是吗?把疗伤的行为长久地做下去,成为了习惯,便是扎根。如果物理201和202把这学的认真态度坚持下去,那也是一种“扎根”吧。他们会坚持下去吗?我想会的。因为他们如今的认真和努力,其主要原因不是我们做教师的引导,而是生活这个大课堂“沉浸式”教会他们的。

在疫情过后的这一学期,在今后我要面对的二三年内,疗伤和扎根是一个动作,具有相同层级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做便有效果,走就有力量。

别怕,所有的行为都有功效

也不能狂,所有的事情都有影响

不止步,沿着蜿蜒曲折的路

不断生发的根

往前走,把过去踩在脚下

把未来和希望,

别在衣襟上  像旗帜

扬言说 我不放弃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19953.html

上一篇:在泥里开花
下一篇:无原路返回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11 杨正瓴 郑永军 王从彦 李学宽 周忠浩 尤明庆 陆仲绩 武夷山 王成玉 苏德辰 徐明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07: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