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无原路返回

已有 1590 次阅读 2024-2-1 11:4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无原路返回

文/蓝莲花瓣

1.无风青木峰

邱木木是一个没有工作的自由人吗?邱木木说不清楚,反正当她与夏先生一起遇到生人的时候,人家都认为她是个没有工作的人,她仿佛只能定位自己是一个家庭主妇。不过无所谓了,邱木木究竟是干什么的邱木木自己知道,何况这事儿与我们的故事也毫不相干。

邱木木跟着夏先生出外地,那是夏先生公司的一次集体活动,邱木木蹭着当了一次外挂。夏先生和他的上司还有一个小弟一起,要在对方公司印制一些宣传单。在那个大大的写字楼里,邱木木看到他们拿出来的样品,字迹稀疏、排版粗糙、色调也不和谐,忍不住说:“好难看啊!”见夏先生的上司脸色有点难看,邱木木赶紧给夏先生说:“我先自己逛逛去啦,你们干正事要紧。”

邱木木本来就是来玩的,与其多嘴讨嫌,不如溜之大吉。当然,她也一身轻松了。穿过宽敞的大厅,她走向出口。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邱木木一层一层攀爬,才走了出来。敢情人们是在地下城堡里上班工作的。邱木木还顾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山包上,她问旁边的保安:“这是什么地方?”保安说:“无风青木峰。”“无风青木峰”,邱木木嘴里嘟囔着,把它记在手机备忘录里,一边心里合计着,这个名字挺好听,要记下来,等会再原路返回,来跟夏先生会合。

2. 变幻的风景

邱木木从无风青木峰那看起来挺平坦的塬顶上开始,沿着一条小路漫无目的地行走。那是一小段山路,路右边的酸枣树下是空的,隐约显出了悬崖的模样。但这些对邱木木来说是司空见惯了,她本来就是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嘛。但邱木木知道自己是个路痴。邱木木想一边走一边记着路,又宽慰自己说,如果记不住,也可以问当地人,然后一路走回来。

路渐渐地变了,青石板的小街,中间还有一条清清的小溪。路的两边是供人们住宅的平房,两边的平房都被围墙围了起来,看不见大门在哪里。邱木木一个人也没有遇见。只碰见了一棵小梨树,这树上倒是有个别的梨子挺大的,邱木木害怕被人家发现了要挨骂,就忍住自己偷吃的欲望,没有摘它。

沿着青石小街拐了一个弯,迎面碰见了一棵更大的梨树,它枝繁叶茂,挂满了汁液饱满的大大的梨子。挂满梨子的树枝像一个强壮弯曲的臂膀,几乎要把树下的邱木木拥抱在怀里了。邱木木心里非常高兴,为那些梨子赞叹了一会。就轻快地穿过那棵大大的梨树,她发现自己还是在人家的围墙之外。不过景色已经变了,从这个地方开始,是一片宽阔的原野,一座青山矗立在原野之上,它看起来几乎就在咫尺之间。

邱木木掏出手机,想给这座山拍张照片,回去了给夏先生看。可是,她对着山拍照的时候,却发现那座山变成了一座高高的石桥,仿佛瞬息之间山的中间部分被人掏走了。邱木木觉得很纳闷,再看她手机上拍的照片,也是虚的,根本看不清楚是刚才那座山,还是现在这座桥。

邱木木觉得神奇极了,这变化如此之快,简直就是无缝衔接啊。人一辈子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呢,不知不觉之中就被时间和空间无缝链接了,还总在为各种变化感叹和自责,以为那些都是自己的错。

但邱木木也没有时间顾及很多了。她还惦记着要早早返回,怕夏先生那里事情办完了,又找不到她。

3.如此原路返回

邱木木又看了一眼那座山,它还是桥的模样,这回怎么没有变回去啊!邱木木一边想着,一边转过身,低头穿过了那棵大梨树,她本打算按原路返回的。可是走着走着,她就找不到刚才走过的青石板路了,就连那些围墙也都不见了。她的面前出现了几个狭窄的甬道。邱木木虽然有点慌,但她不害怕,大不了多问人么,她总知道自己要回无风青木峰的。

邱木木定了定神,才发现每一个甬道的入口都有文字提示,她找到了写着“无风青木峰”的入口,挤了进去。虽然就她一个游人,那个道路也是那样地窄小,让她走得很不顺利。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时,从她的身后突然赶来了一帮游人,相互一聊天他们竟然都是她的乡党。邱木木就很老道地和一个中年男士聊了起来,问起工作,他说的和邱木木说的都完全一样,无论是上级的要求和同事们的应对方法,也都是一样的,至于一些悬而未决不知道怎么做的是,男士说各有各的办法,大家都是相互独立的人啊。

和这个成熟男人聊天的时候,邱木木发现旁边一个年轻的男子,他和邱木木的年龄应该差不多,就站在哪里直楞楞地看着她,仿佛中了邪,仿佛突然遇到了上一世的人。邱木木也偷偷瞄了他几眼,觉得纳闷,自己也不认识他,可是不怎么希望他立即离开。她想搞清楚他和她到底怎么回事。但是,那个中年男似乎感到有点好笑,与邱木木说了“再见”之后,就一把拉走了他。

这些人很快就不见了踪影。邱木木又开始独自寻找回去的路。走出甬道之后,提示的文字没有了,又到了一个岔路口,邱木木只好向路边的女子问路。邱木木问她:“请问去无风青木峰怎么走?”女子看上去很平和,是哪种不搵不火的平和,她和善地对邱木木说:“哦,就这么走。”邱木木奇怪,又问她说:“你是不是当地人?”女子回答她说:“我就是当地人啊。不信,你看。”邱木木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她看见几条白色的小路蜿蜒着汇聚在一起,那个汇聚的地点就是她刚才离开的那个小山包,就连站在山包上的保安的模样似乎都没有改变。

可是,邱木木走着走着就发现路不是原来的路了。邱木木真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走得太久了,以至于乡村模样的山村和山路都变成了小城市的街道。“当地人,她是哪一代的当地人呢?”邱木木一边想着这个事儿,一边感到遗憾,她不知道夏先生那里怎么样了,她有点着急,一是怕夏先生着急找她,一是怕她真的回不去了。

4.谁在等谁

邱木木知道那个看起来就在那里的“无风青木峰”太遥远了,她无法再找回去。至于这种遥远,是时间的远还是空间的远,她都没有办法搞清楚。现在唯一的事情是,她要找到夏先生,或者说,她要让夏先生找到她。

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走,不停地往回走,反正从方向上判断她就是在往回走,虽然路已不是她记忆中、来时走过的路,景色也都全部改变了。邱木木没有心思看人,于是街上就没有人。她走过了一条街,又转过街角,来到一条看起来石板路都有点倾斜的小街上。突然看见夏先生正坐在街边的凳子上等她。夏先生的上司和同事小弟也都变成了子虚乌有的事儿了。

夏先生看上去很平静,也没怎么着急,仿佛他知道,邱木木总会回来的。邱木木倒是有点惊喜,终于放下心来,不再担心这条无法琢磨、变来变去的路会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她在路上走来走去,想要按原路返回,无非就是想要回到夏先生身边,既无原路返回却又相遇在街角,那也不必过分追究了。直到这时,她才看见夏先生身后不远处有几个人影走了过去,看来这个街上还真的是有人在生活的。邱木木回到安静状态,本来嘛,邱木木自己也没有害怕夏先生找不到她,她只是怕他着急。

这是不是一个从起点回到终点的圆满故事呢?邱木木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究竟是夏先生在等待她,是夏先生走出无风青木峰来找她,还是她邱木木在等夏先生、舍不下夏先生,回来找夏先生,邱木木也不想搞清楚而了,大概这些事情都是完全分不清楚的事儿。

然而有一件事看来是非常确定的,邱木木能分清楚,那就是她不可能再次回到无风青木峰了。那个有着美好名字的无风青木峰,只在邱木木的人生里出现了一次,随着她的出走,它也就消失在她的脚下,不可再回去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20177.html

上一篇:疗伤与扎根
下一篇:又见平山湖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5 郑永军 王从彦 尤明庆 王成玉 苏德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07: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