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又见平山湖 精选

已有 4241 次阅读 2024-2-12 20: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又见平山湖

文/蓝莲花瓣

上一次去平山湖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平山湖我是去了很多次了,这个“很多”到底是多少,我也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清楚,我的生活没有那么精细。我想这种粗疏的气质似乎很接近平山湖了。

很久以前,大概从2009年开始,我就会去那里了。那时候,还没有“平山湖大峡谷”这个名字,它也没有以风景区的姿态出现。它只是一个地名---平山湖,是属于张掖市的一个乡,平山湖蒙古族自治乡,在张掖市北约六十公里处。驱车向北行走,走在河西走廊与蒙古高原的接触带上,一路都是戈壁、莽原,尤以现在开发出来的“平山湖大峡谷”景区里的风景最为好看、色彩最为丰富。

实际上是经过很多专家考证的,景区管理部门在平山湖大峡谷的介绍中,非常科学地解释了这里地形地貌的形成缘由。平山湖大峡谷的地质构造属于红层地貌,主要由中生代侏罗纪至新生代第三纪沉积形成的“红色砂砾岩”构成,距今已有约一亿八百万至两亿四千万年的历史。在我的思维里,这个理由非常充分,上亿年只是它被风蚀雨蚀成为如今这个样子的时间,而上亿年之前,它是湖泊,是汪洋。平山湖的名字本身,是在诠释一个成语:沧海桑田。

2024年2月11日,甲辰年丙寅月乙巳日(正月初二),天朗气清,我又一次来到了平山湖。与以往不同的是,我玩兴虽浓,却因为左腿膝盖不适不能下去到峡谷里。于是坐了摆渡车,进景区,一个人在峡谷之上的各个山头上观看“平山湖”,一望无垠的砂砾岩的“湖”!

正如大诗人李白所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看这天地之间,山恋层叠,起伏若浪,堆积延展,向着遥远的天际,茫茫的白烟弥漫在天与地相接的地方。而头顶的那一方天空,却蓝地那么清澈又深邃,这关系,就像现在和过去,又像现在和未来。曾经在这块土地上荡漾着的是碧波万顷,那时候,这平山湖是海的宫殿。而如今,它是岩石、山峰和戈壁的家园,那么阔大、广袤、沉默,一块多么具有气势的莽原!又有谁能预见未来,一亿年之后,千万年之后,百万年之后,它又是谁的房舍呢?

作为一个过客,我看不见过去,也看不到未来,更为确实的是,我也看不到远方。由我目力所及,看到百米远处,便开始用层层叠叠来形容了,根本说不清楚层叠了多少层,也指不出来哪一层是红色的,哪一层是土色的。百米之外呢,就只能用苍茫之类的词。假如我扫码用景区的望远镜,估计可以看得远一些,但其观察的体验感应该相差不大,因为时间的深远处我还是看不到。

可是,当我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时候,我又发现,现实的深远处,我也看不到。头顶的那一片天,映着山峰,碧蓝碧蓝,蓝的让人心动。若把眼光往远处去,则不论东西南北哪个方向,天空都不如头顶上的这片蓝,好像是眼光有了偏见,那蓝色随着远望在变淡,到了天际处,到了天地相接的地方,感觉就是白茫茫的、灰蒙蒙的,像极了“如烟的往事”,这个时候,不用苍茫这个词都不行了。

我眼光的远处,那不就是别人的头顶吗?在平山湖这个地方,它并不是很大,我不可能看到“没有人烟”的远处。更为厉害的是,我的头顶,又是谁的目光的远处呢?我仰头看着蓝得发醉的天空,被它迷人的蓝色吸引,我热爱这阳光洒在蓝天之下的感觉,温暖的,明亮的,可爱的。但这蓝色的后面、在天空之上,我能看到吗?我看不到。即使我学了很多知识,我知道大气层之上是大气,大气层之外是虚空,但是,虚空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并不没有很彻底地被搞清楚。

倘若万物皆是过客,此生只是时间给我们提供的旅馆,在平山湖步履踽踽的我,也就和这亿万年的砂砾岩一样了。我坐在山边,看山,看石,看骆驼刺,看阳光,看蓝天,看着现在在光阴中一点点行走,体会和享受着时间旅馆。如果有一天,旅客们都离开了,山也变了样,物也变了样,人也不见了,时间旅馆会变吗?

时间旅馆变与不变,我和这山这石都无法知道。突然觉得这也很好,至少,我还知道“我不知道”。在世界的更深处,那些我不知道“我知道”的事,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是不是无穷大地多呢,那我是真的不知道。

可我总觉得,这次来平山湖看山看石,我又有了新的收获。好像我变弱了,变小了,又好像我变得安静多了。好像山河没有改变,可事实上景区的基础设施、交通工具和管理模式,还有接待态度,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而我看到的山和景,我感觉也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平山湖的戈壁和莽原们见我是什么感觉呢?同样的粗粝,同样的苍茫,同样的看不到深远处么?也许是这样,天地并不开口讲话,只有用我心观它。既然我无数次来看平山湖,无数次的感觉都不一样,那么我和这平山湖就该是一样的,相互启发,相互观摩,相互感受。

峡谷的出口到四号观景台的路上有一个知识告牌,上面印着开满鲜花的骆驼刺的图片和科普简介,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以为苦索无味、寂寞一生、连羊都不吃它的骆驼刺,它原来会开花,它开的花那么漂亮、那么美丽。我以前居然是把这花和骆驼刺分开来“认识”的,可见我那时候同时具备了两种无知---我以为我知道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但今天,在时间旅馆里,世界给我提供的这个旅途上,龙年的这个节点处,我竟然知道了我曾经所占据的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也许,时间旅馆是轮盘状的,它在旋转,在改变,就连住在这旅馆中的旅者,也会跟随着旋转和改变。

有人在平山湖呆得久了,观山观石,如同看人世、看社会,就给石头和山峰取了漂亮、美丽的名字,祁连雪豹,石猴观海,情侣峰,九龙出海......我以为自己是在看大自然的风景吗,是平山湖的风景吗,也许我就是在看社会,在看人生,在看历史。山以为它们是在看我吗,也许它们也是在看自己。

从山头上远眺那些排列整齐的崖,有人给它们起名为石林,而它们脚下就是供游客穿行的峡谷,峡谷里别有洞天。这景色,这气势正像是海底世界。如果平山湖就是湖,就是海,这沟壑纵横的峡谷和崖们,是鱼儿穿行的乐园。当地球故事延绵到了白垩纪,海离开了自己的宫殿,留下一片风的海洋,风行千里,这是风的湖泊呀。当雨季来了,泥石流和洪水与风共同,不就是风风雨雨的经历么!

粗粝的,阔大的,坚强的,沉默的平山湖!那是谁经历的风,谁经历的雨?是我经历过的,人经历过的,山经历过的?

游客们从峡谷入口下行,在平山湖大峡谷里穿行,有开阔的地方,也有狭窄的需要手脚并用爬行的地方。峡谷里有树,有草,有灌木,有雉鸡,崖壁上有小鸟,有雄鹰在生存。游客们又从峡谷出口一步步攀爬上来,来到四号观景台,乘坐景区摆渡车,到大门口,下车、出门,离开平山湖。有老人,有青年,有上小学、上初中的学生们,有男人,有女人,他们和我一样来看平山湖,也让平山湖看看他们,相互启发,相互感悟它们同样的风雨路途。

假如时间是一个旅馆

我已踏进了某个房间

窗外窗内盛开着我的生命

我用自己打扮着那个房间

桌边的书本,墙上的画卷

丰盈明亮的光阴

我精美的生命之树啊

树干粗粝,枝叶婆娑

太阳和月亮绕着年轮旋转

假如时间是一个旅馆

我是尘世的过客

宿住在那小小的,小小的房间

遥远的虚空啊

是过去的,是未来的

而如今的房间里盛满了我

假如时间是一个旅馆

我不猜测过去,也不猜测未来

我只能观景---

在今天的旅途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21482.html

上一篇:无原路返回
下一篇:老车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14 尤明庆 李学宽 郑永军 王伟周 郭战胜 武夷山 周忠浩 崔锦华 史永文 闻宝联 孙南屏 黄河宁 孙颉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1 02: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