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在泥里开花

已有 1301 次阅读 2024-1-29 22: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在泥里开花

蓝莲花瓣/文

 1. 人生的意义:

当我们已经人到中年,快要走向退休,即将开启退出舞台的序曲时,是不是总会想到人生的意义?作家刘亮程说他从来不想“意义”这个问题,他认为,“意义是我们赋予给生命、赋予给生活最多余的东西。”但长久以来,我并不会认识到这一点。

自从我们在各种课本上学习了“意义”、并常常在试卷中回答各种“意义”之后,凡事考虑其“意义”,已经成了一种不自觉的行为了。当然也由此给人生平添了许多烦恼,因为“意义”的背后其实潜藏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到底答对了没有?”

那么,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是功成名就、风光无限,还是功成身退、以金刚功夫过草莽岁月,抑或,就是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呢?前两者都要用力,后者可以不用力,那么必定不进则退、且战且退。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总要受到重力的作用,万事万物又都遵循熵增定律。用力生活尚且只能获得平凡的日子,若不用力———那一块石头就推不到山顶。

是的,这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人的一生又另一个人的一生,循环往复却不能看做重复的人类的生活,早就被加缪隐喻:它是西西弗的石头。

这是一件非得如此不可的事:西西弗在每一个白天用尽力气把那块巨大的石头从山脚下推到山顶。夜晚,那块石头又会滚下山去。第二天,西西弗再推,第二天的晚上石头再滚。如此重复,每天如此。

西西弗白天做的工作,给了石头一个站立在山顶的机会,并实现了它。可到了夜晚,石头寻找到了自己在自然界里的属性,轻而易举地滚下了山。如果西西弗不去推它,石头就只能呆在山脚下,看不到山腰的风景,看不到山顶的风景。

2 在泥里生活的人:

 有人说我们上溯三代都是农民,这话的确是大实话。当年钱学森从科技很发达的美国回国时,冯卡门教授问他难道回中国来种苹果吗。世界皆知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但世界当初却没有预见到,这么一个农业大国能够很快地实现它的现代化。

今天,人们几乎已经熟悉和适应了城市、以及小城镇的生活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离开农村,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善于接受新事物,因而更容易跟着潮流选择生活方式。很多人就慢慢地远离了农村的生活,远离了泥土的湿润和质朴。但无论如何,追根溯源的话,我们生活的大背景是农村和农民。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十多年的时光,也算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当我们在生活条件相对方便和舒适的城市生活,虽然不能算是富人,但大家都是解决了温饱问题、处于衣食无忧的状态。当然生活需要有一定的追求,所以我们总还是在面对着许多现实的烦恼,偶尔表现出“怀疑人生”的状态。

2024年元月十一号晚上,我与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聊天。说她熟悉,是因为她是一个农妇,生活在我小时候比较熟悉的农村。说她陌生,是因为和她只见过一次面,几乎连她的姓名都不是很清楚。这或许就是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的特别之处,我是说有别于男人之处,人们一般更容易弄明白和记住的首先是她是谁家的媳妇,而不是她自己的姓名。

她出生于1957年,就在庆阳县一个叫做殷家岭的地方。媒妁之言之后,她嫁到了附近一个叫做范家店的小村子,从此就再没有离开。在她的眼里,她的爱人,老实,下棋,赌博,放羊,家暴。家暴是因为她不允许他去下棋、把家里的羊让别人拉走,她想把光景过好。她一直辛辛苦苦绝不放弃地劳动、挣钱,她的劳累和她的悲苦,是因为她一意孤行,她必要供养她的孩子读书、找工作、找媳妇、买楼房......

她的故事还包括了她的娘家。她的弟弟离家出走,她的妹妹离家出走。她要把他们找回来。她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农妇,她找他们的方法是最古老的占卜,她去集市,去城镇,去最大的地级市,一次又一次,已经很多年了,还是没有找到。

每一件事她都没有放弃,用她自己能想到的方法,尽她自己能做到的极限。

在电影<乱世佳人>里有一个桥段。斯嘉丽着装整齐,是她平时的淑女装。她穿着束腰的公主裙、戴着手套、戴着遮住半边脸的纱网帽子,坐在高高的马车上,拿着马鞭,驾着马车驶过街市,她要去往她买来经营着的木材厂,她要挣钱,她渴望并积极行走在致富的路上。几十米外的白瑞德看见了她,忍不住地赞叹道:了不起的女人!

和她聊天,我突然发现这多少年来我们都在为生活哀叹,一幅特别懂事、特别有共情能力的模样。尤其是有些聪明的人,信奉某种策略,绝不和人分享自己的好事,像猫一样收起自己尖利的牙齿和爪子,靠着装傻充楞、卖萌的谋略生活。尽管这是高智商、精致利己主义的精华,它却是特别负能量的。时间长了,其实容易迷失自己。若是丢失了最初的种子,是人生一大憾事。

而她呢?以她能获取的资源,她的环境,她种苹果,养羊,去集市买羊,学会用微信……在精神内核上,她不输于那个“一意孤行”的斯嘉丽,她的成语是“矢志不渝”,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子,充满了生命力的女子。

3. 在泥里开花

是不是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使人们忘记了还有落地生根、沐风开花的能力呢?有一个“老鼠乌托邦”的实验,其实验结果对人类社会是有隐喻的。那个乌托邦的实验是这样的。有一个叫约翰 卡尔霍恩的人,找了一批老鼠,让这些老鼠每天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母老鼠有母老鼠,要生鼠宝宝,鼠宝宝还有很好的(得到)照顾的渠道和方式。那个地方被称为25号宇宙,可以容纳5万只老鼠,为他们提供丰富的空间和食粮。然而,这个“宇宙”只有1780天的存在时间。“湮灭了”“最后一只老鼠死了。”(尹烨语)

对于那个老鼠乌托邦来说,他们的物质极大地丰富了。可是,老鼠们,“公老鼠不打仗了,母老鼠都变成了天天家暴的、吼孩子的那只老鼠”,后来,老鼠们“不做爱了”“很多老鼠离群索居”......直至这个“宇宙”整个地消亡。

这个故事让人想起中国的一句古话“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或者说,活着的意义不只在于目的,不只在于我们到底“答对了没有”,更为重要的是,你得不停地推着那块石头上山,你的生命力的激发,就在那个推石头上山的过程中,至于在这个过程中你采取哪些措施、获得哪些经验、还有哪些失误,那其实都是你用力推石头上山的附加值,它们并不是主要部分。

当人生开始,就好比你已经开始推着那块石头上山了。当然人们总想放下这重任,这倒是人之常情。放下它,表面看是省了很多事,人生仿佛变得轻松了许多。但实质上,你的生命力就会越来越弱,因为你为自己省去了激发它所必须的过程。对于一个缺乏力量的人来说,那块石头在往山下滚的时候,它会轧着你,让你受伤的。

但是那个“了不起”的农妇,其实我们中国有许许多多这样“了不起”的女子,她们反而不为有知识有文化者计较的“对”与“错”所束缚,不为“意义”所困,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勤勤恳恳,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们在田里工作、在店里工作,在家里做家务,相夫教子,承担了全部的重担,她们是让生活开出花来的人。

我很感慨,我感慨的是,当我们在谈论意义的时候,当我们在琢磨对错的时候,我们是不是错失了一些光阴,丢失了一些生命的力量。而这些力量,是上苍本来要赐予我们的,却被我们的犹豫给耽误了。因此,我特别感谢她和我聊了那么多,她让我猛然间有点惊醒,我还应该继续做着“推石头”的工作,我要寻找潜伏在我生命深处的那些力量,它们一定还没有消失。

我也想要从泥里开出许多花来。并且,我相信,最有生命力的花,都是从泥里开出来的。在水泥地里,开不出花来。在营养液里的,必定娇弱。但我不需要,我既要有生命力的开花,就不需要那么娇弱的自恋,从别人眼中寻找自己开花的模样,我要的是我自己眼中开花的模样。

妈妈呀,你在泥土里呼吸

当初茁壮的力量

托举了我的人生

而如今,如今我竟忘记了

你质朴的双手 你的眼睛

你无言沉默的馈赠

你没有表达的部分

我用了五十年的心灵

摸索到了 你粗粝的皮肤

细腻温暖的坚定和希望

妈妈呀,你在泥土里呼吸

你永恒而长久的呼吸

               ---后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19832.html

上一篇:告别2023
下一篇:疗伤与扎根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8 王启云 王从彦 郭战胜 尤明庆 郑永军 李学宽 杨正瓴 陆仲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08: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