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清华简《系年》和铜器遂公盨

已有 1316 次阅读 2022-9-30 12:59 |个人分类:清华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0   “豆瓣读书”有人评论清华简《系年》https://book.douban.com/review/6820555/ ,“竹简的文字读起来却不像战国时代的习惯,大量使用‘乃’,而且比较罗嗦,甚是奇怪”。我初读《系年》前四章时也感觉如此;不过,通读全篇后有些新的认识。

1   《系年》有138支竹简,二十三章,3875字,有39 个“乃”;前九章约1/3 篇幅有33 个,其中32个为连词,千字25 ,而后九章约1/2 篇幅仅两个。作为参考,《左传》近20万字有505个“乃”,千字2.5 个,且不都是连词:“无乃”47处,“无乃不可乎”20处。

笔者的感觉是,《系年》文本有编写和摘抄两类,前者用连词“乃”较多但文理稍欠通顺,后者在年代、人名等存在较多讹误。此前已说第一章、第二章,下面对第九章再略作解说。

 系年·第九章   晋襄公卒,灵公高幼,大夫聚谋曰:“君幼,未可奉承也,毋不能邦?”猷求强君,命左行蔑与随会召襄公之弟雍于秦。襄夫人闻之,抱灵公以号于廷,曰:“死人何罪?生人何辜?舍君之子弗立,而召人于外,焉将寘此子?”大夫闵,皆背之曰:“我莫命招之。”立灵公,焉葬襄公。

 2  《左传》鲁文公六年和七年所记更为详尽,或许皆是赵盾的策略。襄夫人之言“死人何罪?生人何辜?君之子弗立,而召人于外,焉将寘此子?”,《史记·晋世家》和《左传》用语为“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嗣不立)而外求君,将焉置此?”,辞约而义明。又,《左传》《孟子》《楚辞》皆未见“死人、生人、何辜”;《庄子》未见“何辜”,三见“生人”、一见“死人”: 外篇《十八 至乐》“诸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 死则无此矣”和“程生马,马生人”,以及杂篇《三十三 天下》即有“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左传》“死者”五见,与“死人”的语感不同。

《系年》“乃命左行蔑与随会召襄公之弟雍于秦”,似可改为“乃命左行蔑与随会如秦,()襄公弟子雍”。整理者称“雍”为“雍”之误写。不过,李守奎先生则认为“两字字形差别较大,不会误写;‘也’是语气词,如‘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论语·雍也》”。笔者觉得,简文很容易让人误认襄公弟名“雍也”——“于秦”之前并不需要语气词“”。请比较“子曰雍可使南面”(孔子说:“冉雍,可以去做官”,或有与他人比较的意味。)

西周用“于”,春秋期间向“於”过渡;战国中晚期的望山、包山、郭店和葛陵楚简,用“於”528次,用“于”仅10次;《楚辞》已只用“於”,用“于” [1]。而《系年》“於”53次 、“于”79次,有些特别;以材料的不同时代来解释[2]并不能成立,因为《系年》第五章“於”八见、“于”三见,而前述第九章三处皆为“于”,且《楚居》“于京宗”和“於京宗”同见于简2。清华简字词的疑点当然还有许多,朱歧祥先生说“不排除为近人誊录的可能性”。

[1] 朱歧祥. 由“于、於”用字评估清华简(贰)《系年》——兼谈“某之某”的用法. 古文字研究, 2014,(0):381-386

[2] 董志翘, 洪晓婷.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贰)》中的介词“于”和“於”——兼谈清华简的真伪问题. 语言研究, 2015,35(3):68-75

724E2827-6A48-45D1-B56F-5C4A1E55D13E.jpeg

3   《左传》和《史记·晋世家》皆称“士会”而非《系年》“随会”,有说是古音相同而假借。整理者称,“”字写法与西周的燹公盨相同。该铜器李学勤先生称遂公盨,也有称豳公盨,20025从香港文物市场购得,铭文98字(有称99字,最后一列第二字脱落)介绍大禹治水及以德治民。同年,《中国历史文物》第6期有李学勤、裘锡圭、朱凤瀚和李零四位先生文章,判断器物为西周中期此前关于禹的最早记载出现在两件春秋时期青铜器,且言辞简略,故而专家称“遂公盨的学术意义重大”。列出前面三句话的释文。 

DD.jpg

李学勤:天命禹敷土,山濬川,迺地设征

裘锡圭:天命禹敷土,山濬川,迺方设征

朱凤瀚:天命禹敷土,山濬川,迺方藝征

  零:天命禹敷土,山濬川,迺方设征 


字形清楚,专家释读不同,也是有趣。裘锡圭先生以3/4 个页面论述“”而非“”;不过,《尚书•禹贡》有“ 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 ,《尚书•序》更有“山濬川”,或许铭文所写就是“随”,而又再见于清华简。又,清华简《五纪》简22列五纪”,整理者称“又见于燹公盨,裘锡圭读为‘’”。 

4   Lin Ershen 先生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252ca0010119iq.html 已说明,遂公盨作器者不明,铭文没有时间、事由而属孤例,选词如“德”六见、“迺()”两见特别(14千字的铭文集各见14 例2),字体如3个“唯”异常,等等。此外,专家多称遂公盨原有盖而缺失,但未设子口而形制有疑(烦请百度 盨 确认);清华简和遂公盨都购于香港文物市场而出土不明,又同见专家释读不定的两个字形,不能不令人生疑。还请注意,清华简称战国中期偏晚(无字残简测年BC305±30),与称西周中期的遂公盨相距约550年呢。至于两者或适用尺长22.5 cm而非周尺21.5 cm  ,已不太重要。

再说遂公盨(豳公盨或燹公盨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11856.html

5   遂公盨(豳公盨或燹公盨)和《系年》“学术意义重大”,已产生了许多文章和书籍;但是器物为真的证据在哪儿呢?为什么不分析铜器外侧的泥土以判断“出土于陕西的豳国还是山东的遂国”;至于《系年》各章尾简多有空白,取样测年又有何难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57437.html

上一篇:清华简《系年》或许真是伪作(续)
下一篇:清华简《系年》错漏不少(终结篇)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17 朱晓刚 张晓良 杨正瓴 刘炜 史晓雷 刘钢 杨学祥 孙颉 范振英 宁利中 马鸣 杜占池 周少祥 郑永军 刘秀梅 史永文 李沣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0 00: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