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槃在涧-心外有物趣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考槃在涧 坐在垃圾堆上仰望星空

博文

神魔同二

已有 5813 次阅读 2011-11-16 17:07 |个人分类:心外有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史蒂芬金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除了《肖申克的救赎》外,还有《纳粹高徒》,电影叫《纳粹追凶》。

我没看《纳粹追凶》,出于懦弱----很难面对一地血腥的镜头。然而人性之多样性还体现在,仍然有一大帮子人可以看得如痴如醉。生理学上,恐怖和杀戮会给旁观者和当事人带来快感,是因为肾上腺素等林林总总的分泌物。人看到“刺激”场景分泌改变情绪情感的物质,这实际上是人类学习的一种方式:促进人获得或消退某种行为,这种学习方式一旦极化就会导致成瘾。也就是说,成瘾不一定必须要毒品,人自身的反馈系统也足以让人对某些行为成瘾。

一个叫奥尔兹的家伙,往老鼠大脑的某个地方插了一根电极,只要给适量电流,老鼠就会欲仙欲死。奥尔兹设计了一个老鼠可以控制的踏板,老鼠按下踏板就会接通电流,电流会让老鼠爽一次。奥尔兹发现,当老鼠发现踏板的秘密后,以高达每小时5000次的频率踩动踏板,直到累得昏睡过去,而一当老鼠醒来,又继续自慰。

60年代美国医生扎克布森和汤尔可逊用电极刺激病人下丘脑某些部位,看到被刺激病人面带微笑,表示感觉良好。出于伦理,心理学家很难对人用大量持续不断变换方位的电刺激来研究,因此不能断论人存在和老鼠一样的快乐中枢,但我恐怕这个中枢多半是存在的。

说这个实验的目的是想告诉一些认为自由意志可以掌控身体的人,你的灵与肉不象你认为的那样由你绝对控制。人的行为,多半还是受本能控制,我听说不少人吸毒是为了给伴侣树立榜样,他们认为:我就能戒得了。最终他还得进戒毒所。

其实,经前期综合症和更年期也说明与其说大脑决定身体,还不如说身体决定思维。另一些证据是,一些大脑受损或某些部位被切除的成年人发生了人格变化,通俗说就是性格、脾气、气质等发生了变化。历来心理学有人一生发展是先天更重要还是后来更重要,目前没有定论,我个人更倾向于先天7成,后天3成。

在这个情景下我们再去讨论暴力、杀戮和残忍。

人的暴力倾向是天生的,尤其雄性。动物,特别是食肉动物的暴力行为是生存和自保的基本条件,人自丛林中一路走来,不过五关斩六将统治不了地球。我们说放眼人类文明史,事实都会是:“力气”大的那个做了大哥,李宗吾谓之厚黑。所以说人皆有暴力基因,差别在于脑子里某些激素的多少。

这些年对暴力犯罪的研究层出不穷,不少研究认为,暴力犯罪(包括杀人、纵火、抢劫、伤害、强奸等)案例中,被鉴定为无精神病并具有完全责任能力者体内激素水平与无暴力行为的健康男性相比有明显差异。甚至有人提出检查全民的激素水平,对超标者注射某些药物,从而从生理上掐断暴力犯罪源头。

而我们谈到纳粹时往往首先会想到体制和历史经济因素,甚至我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类避谈人性。但我不得不说,即使德国这样一个亚文化严谨冷静的国度,其人性中残暴的一面一旦被激发同样可怕。

不要嘲笑德国,同样也不要嘲笑与我们有着血海深仇的日本,想想白起坑杀几十万降兵,想想蒙古人动辄屠城,想想扬州十日。就算是我们的大唐,记不记得姜文在《天地英雄》里的那个角色叫什么?屠城校尉。

所以,“人”比动物更“高级”很多时候只是假象。人比动物高一点点反而体现在欺骗、狡诈、更具有暴力性和攻击性上面。暴力性和攻击性往往被视为野兽的象征,但还有哪个物种仅仅为了皮毛就可以烫死动物?还有哪个物种杀戮行为不为生存而只为取乐?我经常看到有人说“人不是动物”就想笑,一些人确实不是动物,但我敢说人类比动物那是操蛋多了。

纳粹行为在人类社会不是孤例,与其说是“纳粹高徒”不是说是“两只动物”。人的暴虐和残忍不需要师傅,往往只需要一些契机就会被激发,有时候是酒精,有时候是毒品,有时候是贫穷,有时候是富有,有时候是文化,有时候是偏见,但我们都很清楚,你就是给一只羊灌一百斤伏特加它也不会去把狼强奸了。

弗洛伊德把人格分为本我自我超我,实际上我们可以把本我超我看成人兽的冰火两极,本我是残暴自私的,而超我则是亲社会的一面。本我不在乎别人和社会如何,要爽由自己;而超我代表无私、奉献、牺牲和助人,这菊与刀的两极汇集于人一身真是太完美了,当人面对残酷丛林时,他的本我可以帮助他生存下来;而当人在社会之中,他的柔情可以让社会以一个整体运转,产生更为强大的群集智慧。

这个完美的神魔一体只要求人类已经扼住地球所有生物命运时,放弃自己的魔性而走向神性。这是人进一步进化的必然要求,否则人类必将面临十字路口,路口的一方通向天堂:人成为所有物种的上帝;而另一方通向地狱:人在毁灭绝大多数物种后还将毁掉自己,地球或将成为小强和鼠辈的天下。

所以几乎所有正直的宗教都会宣扬仁爱、节欲和众生平等观。人心中的恶犬需要被关进笼子里。实际上,权力本身也来源于暴力,而绝对的权力绝对腐化,人的本性决定了暴力和权力不可能真正消除,于是我们只能限制、削弱、分化它们。

宗教往往被视作蒙昧和非理性,但事实上宗教的理性远超过线性理性思维的科学主义者的想象。因为理性并不只是量子力学和工程机械,理性还在于人可以更好地管理自身。

纳粹杀人的一个理由是一些人更高级,一些人更劣等。这种观点在今天其实仍然大有市场。实际上,人在虐杀动物时往往也会说:人比动物高级,所以人杀人不对,但杀动物就没事了。而《纳粹高徒》给这些人上了一课:新老两个纳粹是先从虐杀动物开始的。当你从虐杀动物中释放心里的恶犬并获得快感后,你就停不下来了,你就像那个被电击了快乐中枢的小白鼠,需要不断杀人才能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素,你可以杀动物,必要时你也可以杀人。

正是因为如此我厌恶一切等级制度以及谁谁谁是牛人的说法。我说过宇宙最大我第二,但其实我说的时候心里很清楚,宇宙确实最大,然后,剩下的我们都很二。当你认为有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牛时,你已经在和魔鬼做交易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38-508631.html

上一篇:向自己道歉
下一篇:在你的生命中闪过——科学网五年祝福
收藏 IP: 61.135.172.*| 热度|

35 肖重发 李小文 曾泳春 刘全慧 徐磊 刘洋 贾利军 魏东平 王水 刘艳红 鲍得海 胡想顺 曹聪 苗元华 蔣勁松 陈绥阳 王涛 周可真 杨秀海 吴飞鹏 沈海军 杨月琴 朱志敏 刘波 张伟 阎建民 何宏 者仁王 azby66 crossludo FloatingRose hangzhou sowhathen chaogerhui zzjtcm

发表评论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4 1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