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槃在涧-心外有物趣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考槃在涧 坐在垃圾堆上仰望星空

博文

在你的生命中闪过——科学网五年祝福 精选

已有 8279 次阅读 2011-12-12 15:0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武夷山, 读者, 祝福, 心里话

发一个老套的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五年了。
如果是一棵小树,五年的时间不至于参天,但也能面对风雨了吧。
我既不是最早进入科学网的人,
也不是一直坚持写的,走走停停来来去去,
说句心里话,每停一次感情就淡一分,
从每天必看到想起来看一看,从每文必看到只看几个人写的,
这其中的风雨,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真切的。
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很多已经忘记,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博主里无论是最早的王鸿飞周可真武夷山到现在炙手可热的曾泳春,
读者里无论是易怒dummer和高深莫测常被我骂的金庸,
还有那些认真读我文章认真评论或指出错误的师友们,
但凡和我有过交集的朋友,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跳动。
科学网汇集了一大批华人学术从业者,
不能说科学网是中国科学界或者说华人学术界的代表,
至少目前这里排名前十高校的教授以及院士数量还是太少,
另外例如吴国盛这些在新浪等媒体有博客的知名学者在科学网也还没有阵地。
但说科学网是中国学术界一个缩影应该并不为过。
不谦虚地说,从一个被科学网破格吸收的博主到成为人气博主,
再到一个旁观者,回想这些年的人和事,真有太多感慨。
曾经科学网是良师益友,是亲密爱人,
这里有那么多忘不了的好朋友和好老师。
我自我评估对科学网最大的贡献就是鲍得海和曾泳春这两个极有趣的人。
科学网这两个人的粉丝是否该每人请我吃顿饭?
有时候我经常问自己是否对科学网的发展有过负面影响?
比如当初我强烈要求赶走潘学峰,比如当时我预测科学网的发展路径,
如果我不做这两件事,科学网是否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比如我对其他我不喜欢的人那么激烈,是否事情会不一样?
当然单独看每一个个体的力量确实微不足道,
但是站在每一个十字路口时每一个个体的选择一定会导致整个群体走向不同的方向,
虽然我们还不能精确描述它。
这么些年,一直在坚持的博主并不多,
每一个离开或者减少写作的都有自己的原因,
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学术工作太忙,
也有李亚辉这种二进宫屡教不改死缓判死刑的,
也有吴飞鹏这种和我一样“老子就是看一些鸟人不惯不愿意跟你们同台写博的”;
有时候夜里醒来我想,如果还能再来一次,哪怕就一次,
那些在科学网留下印迹的朋友们再来同台献艺,
关燕清等诗友号召诗社,李亚辉骂政府骂毛主席,民科们推倒爱因斯坦,
Ghwu带着他的一群弟子,张志东再舌战群儒三维伊辛,陈国文说她的老子,吴飞鹏骂他的流氓,还有那一众才女纷纷重出江湖,再加上仍在奋战的风流人物,
也许就是我理想中的科学网了吧。
只是年华从来似水流,恰似那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一两年前,把科学网当成最好的朋友甚至是自己的孩子,爱之深,责之切,
现在感情淡了,也许反而能看懂一些事情,你就让他穿着开裆裤咣当着小唧唧走吧,
一切成长都会有代价,每个人都有他的宿命,
而那些爱恨情仇,口水横飞,留下了记忆,感动和欢笑,
每个人还得抬头走自己的情路。
也许因为天太干燥口水都吞肚里了吧,
絮絮叨叨其实有很多话,只是到了嘴边又讲不出来了。
我这个在你们生命中一闪而过的人,
只想祝亲爱的朋友们幸福常在,科学网也越走越好。


科学网5周年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38-517668.html

上一篇:神魔同二
下一篇:流动的自我
收藏 IP: 124.16.128.*| 热度|

56 张伟 吴飞鹏 汤治国 王涛 蔣勁松 许培扬 刘玉仙 李学宽 武夷山 吕喆 丁甜 曾泳春 鲍得海 陈金华 刘洋 刘艳红 迟菲 魏东平 曹聪 张志东 肖重发 王德华 刘立 刘颖彪 陈国文 王鹰 陈绥阳 骆小红 任胜利 杨秀海 黄锦芳 张玉秀 葛肖虹 郭胜锋 孟津 王春艳 杨晓虹 王芳 刘全慧 李世春 唐凌峰 王桂颖 唐常杰 杨华磊 张彦斌 李宇斌 肖振亚 陈静 waun crossludo niming007 zzjtcm mufeng8782 neilchau chaogerhui FloatingRose

发表评论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4 01: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