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行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ejj 天,地,人

博文

临近暑假

已有 3114 次阅读 2010-5-17 13:57 |个人分类:上学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突然困惑写日志为什么要加标题。总之我是想不出什么惊讶的标题吸引眼球,现在连小学作文的本事也没有了。

学校在搞reality,说白了就是期末狂欢。美国人的狂欢我多少觉得不那么共鸣和感冒。牙哥嘱咐我们安全第一,注意身体。不过reality也算是一年的一个亮点。据牙哥说很久以前的reality的高潮是,一个人骑着摩托车飞越30本连着平放的康德的《
纯粹理性批判》。这真是再st.john's不过的娱乐了....

数学课最后读了帕斯卡16岁写圆锥曲线论。如果说笛卡尔只是胆子大加头脑清醒,那帕斯卡的天才完全难以解释。他写了一些几乎只能是出自直觉的东西,他没有说明它们说哪里来,在当时的条件下也没有可能给出任何的证明,因为其证明要等到微积分等等的理论完备之后才有可能;他写的东西后来被证明是投影几何的一些基本内容,在当时实在是太超前了,完全看不出来它的重要性(好像这个东西变成了后来的拓扑学?),毕竟那个时候连解析几何的基础都是很不完备的。

也是这个原因,这篇文章200多年后才从故纸堆里挖出来得到了重视,那个时候数学家们独立重复出了他的工作,才意识到了帕斯卡的天才。


虽然还有莎士比亚。但是脑袋已经完全不在读书频道了。这两天对科学重燃了兴趣,但是脑袋转了一个学期已经饱和,有胃口却没有体力了。

所以这两天去城里转了转。我从前觉得Santa fe并不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城市;没有各式的高楼——市政府规定所有的建筑不能超过五层,而且全部必须是印第安adobe风格,整个城市给人的印象就是灰头土脸;没有大型的超市,没有迪厅;没有欲望没有刺激,连没有人。

而在这里呆了快两年我终于开始内心里喜欢这个城市了。愚钝的我终于开始理解那位女画家为什么说是光线造就了这里的景致,是光线而不是色彩,这里的色彩是单色,所以光线的细微之处才有可能体现出来。我终于开始能看见,不仅仅是光线照到的地方,还有光线在空间中的路径和变化。santa fe是光线的魔术,但是这个魔术是静态的,难以被注意到。也许是我的眼睛更安静了。

一开始来这里我觉得多少有些无聊,然而现在我想的是,也许这会是我一辈子最幸福最单纯的时候之一。这里是多么的安静而简单。相比来说世界似乎太大,太嘈杂了。我在这里的生活除了吃喝拉撒外基本上只有读书,打球,弹琴,说话,走路(当然有时候叫作散步。)。忧虑当然也有,不过一般都是明天下不下雪,该不该洗洗衣服,后天的书读不读的完(而这几乎没什么功利的考虑,基本只取决于你喜不喜欢把它读完),顶多碰到点little humanity还有人帮你撑腰;最大的放松和愉悦就是下午去山里散步,山上只有很少的车子,几乎没有行人,光线异常明媚而丝毫不刺眼,蓝天好像触手可及。晚霞是唯一动态的魔术。忘了哪个周游过世界而最后居住在santa fe的老太太说,santa fe的晚霞是她见过的世界上第二好的晚霞,第一在非洲草原。
道德经说,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静了一年半多,我的眼睛才开始有些清澈。有时候我似乎都无法想象怎么样再回来现实的世界中,应付它的琐碎,浮躁和功利。据说回到现实世界是这里的毕业生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当然这个话可褒可贬,取决于不同的人)。

听海龙说盖尔曼居然去了华中还有讲座,心里突然很有滋味。世界就是这么联系的... 要知道他在这边都不讲座了,哪怕是SFI为他祝贺80岁生日他自己也没讲什么(别人从院长到各路顶级科学家轮着讲)。除了学术活动和礼貌活动外,好像没听说过他去黄鹤楼,步行街什么的,只听说他早上5点爬起来去东湖观鸟,也许是他在santa fe住惯了。

这两天看了好多TED。TED的历史好像只有两年,但是你想的出来的任何领域的顶尖高手似乎都在那里露过面(霍金,盖尔曼,沃森,克林顿,拉里佩奇,戈尔......)。这里推荐一个比较老的,她本人名气当然不是最大牌的,但是这是我几天来最有感触的一个talk(有37个语言的字幕,当然包括中文)一个神经科学家的中风的体验:
http://www.ted.com/talks/jill_bolte_taylor_s_powerful_stroke_of_insight.html


写中文不顺畅了,英文也好不到哪去。语言功能处在尴尬之中....回家补中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1484-325400.html

上一篇:临近一半
下一篇:中大博雅班;回家

2 唐常杰 xiangwen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4: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