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寒门学子冰火两重天

已有 5154 次阅读 2012-5-20 23:1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office, style, center, 两重天, 冰火

寒门学子冰火两重天

 

 

这次回国我见到了两个亲戚,都是实在亲戚,都在五福之内。其中一位跟我一个村,论起辈分来,还得跟我叫舅舅。我们姑且叫他安,安其实年长我六七岁。小的时候,安是孩子王,很有领导能力,是当然的老大,我们这些小孩都是他的手下。每到春节,大年初一,我们去我大妈(安的姥姥)家拜年。当着姥姥的面安还要规规矩矩地跟我们这些平时的跟班说“舅舅们过年好”,可当姥姥刚一转身离开,他就原形毕露,眼睛一瞪说,都跟我叫哥!抓紧时间给我拜个年!安,脑瓜非常聪明,我的父亲教过他,是重点培养的苗子,安后来成了我们那个村第一个考取全国重点大学的孩子。

 

大学里的安也是风云人物,口才极佳,组织能力很强,朋友非常多。 按理说我的大姐(安的母亲)家也是寒门,虽然大姐夫是村支书,但从来都是两袖清风,群众间的口碑非常好。大姐家的日子过得非常细。安小时候有时抱怨吃饭没菜,大姐总是一顿骂。有吃的就不错了,咸菜瓜子就酱油拉活的还不爱吃,要是早几年这个都吃不起!赶紧给我好好吃饱!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上了大学的安,是个活跃分子,非常讲义气,出门从来就是后边一帮兄弟。记得有一次寒假回家,那一天正好是安的生日,在火车上安花了足有一百多块钱请同学们喝酒,庆祝生日。八几年的一百块钱啊,我的大姐要养多少鸡,卖多少蛋,才能攒出来啊,就这样一路上被安潇洒殆尽!回家后还带了一个离得近的同学在家住了几天。那时听母亲说你大姐每天都拉着个脸,极不情愿地去集市割上一斤肉!虽然大姐很有点心疼,但大姐夫从来都很开明,认为安已经是大学生了,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十几年后就是这个被大姐经常骂的败家子,成了我市某工业大县的县长,在古时候那就是县太爷。安成了村里的骄傲,成了家长们教育孩子的典型:以后要好好学习,学习好了,才能当大官,你看看人家安就是!

 

四年后安大学毕业。那时候的大学生很少,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安被分配到我市一个很好的水泥厂。由于安的聪明能干,安很快被提为车间主任,处长,然后是单位的总工。在他们那个年代,政府部门里的官员很多是从企业调过去的。由于安的良好背景,超强的工作能力,再加上年轻,很快荣升为市里某区主抓工业的副区长,从此走上了仕途。如果说小时候的安家里很穷,出身寒门,毫不为过,那么现在贵为县长的他,相对于我那个贫穷的大姐家,说是走进了所谓的豪门,也并不过分。

 

我要提的第二个亲戚,是姥姥那边的远方亲戚,小我五六岁,大家都叫他明。明同样非常聪明,很小的时候就展露出超人的数学才华。爸爸妈妈,都是农民,大字不识几个,有时做点小买卖,到集市上偶尔带上明,算账从来不用计算器,明是张口就来,分毫不差。上学后明曾经获得过省里数学竞赛三等奖。明虽然很聪明,但性格很内向,不爱跟人说话。明家里也很穷,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考大学的时候,明报考了师范类,据说当时国家有什么政策,师范类免学费。后来,明如愿以偿,考取了京城的某师范大学,专业是英语。按明的父母的想法,名校的英语专业,就业应该不成问题。但悲剧恰恰发生在明身上。也不知是明的性格真的太内向,还是明真的就就不适合当老师,大学四年,明的朋友不多,英语专业的他,英语也没学多好,这是他自己的话。最重要的是,明毕业的时候,找工作,早就不是国家分配,而是推向所谓的人才市场。有人总结那个时候的中国,高考靠学生自己,找工作其实拼的是整个家族的综合实力。毫无背景的明在择业的路上屡屡碰壁,心灰意冷。当时他们大学号召大学生支边,并承诺支边几年后回来给安排好工作。走投无路的明响应大学里的学生干部的宣传,“毅然”报了名,登上了去内蒙支边的列车。

 

一晃就是三年,在内蒙一个偏僻的中学,明兢兢业业地教他的英语,繁忙而枯燥。性格内向的他还经常受当地个别老师老师挖苦,苦不堪言。三年的契约总算到了,但明得到的并不是荣归京城,去一个好的单位。明跟大学交涉,也没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并且稀里糊涂地档案竟然被打回老家。在家里一呆就是一两年,性格懦弱,屡屡受挫的明更加心灰意冷,甚至自暴自弃。后来,兴起靠公务员热,明也参加了几次,每次笔试都名列前茅,但一面试就被刷下来。明的妈妈,实在没办法,也不想看着儿子就这个样子整天憋在家里,人会憋出毛病的,说我给你借钱买一群羊,你以后就放羊吧。这样,一个名牌的大学生,变成了放羊仔,终点又回到起点。明从此也成了村里的典型。对学习不好的孩子,很多家长这样安慰自己,学习好有什么用,考上大学又能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回家放羊,与其这样,还不如中学毕业后就早点放羊去,还能省下不少学费。

 

安和明都是出身寒门,但命运迥异。命运不同的原因是因为安出生在找工作按计划分配的时代,明出生在市场经济的时代?是这样吗?有时我在想,如果把安和明的出生时间换一下,他们的命运又会怎样?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安和明的性格固然差别很大。以安的性格出生在现在,还会有现在的功成名就吗?明的性格放到安那个年代,他的命运会有所改观吗?

 

有时候我很困惑,困惑的原因是我不知道如何定义寒门。寒门是相对豪门吗?如果是这样,什么是豪门?中国有真正意义的豪门吗?如果豪门学子继续豪门,寒门学子继续贫寒,那最终结果将会怎样?当代社会,寒门学子还有机会走进豪门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573186.html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女儿

18 林中祥 曹聪 刘艳红 贾利军 陈安 刘进平 许培扬 张玉秀 卢萌盟 金小伟 曾新林 彭振华 朱钢添 lilianchong xingshi2003 zaimingyu neilchau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6: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