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获得导师的支持 = 早期研究人员的职业幸福感?

已有 1234 次阅读 2022-11-14 11:35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编者按:尽管许多早期研究人员对工作的稳定性很关注,但与其工作满意度最相关的因素是拥有一位对其有帮助的导师。

对于澳大利亚新晋学者来说,影响他们工作满意度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拥有一位能给予他们帮助和支持的导师,这比获得持续就业的保障更重要。博士学习的压力固然很大,他们在获得博士学位后的心理健康同样受到影响。

一项针对早期和中期研究人员的调查显示,博士后的最初几年是学术界的一个紧要关头,新学者的焦虑和抑郁程度明显高于其资历稍深的同事。

早期研究人员在工作中的幸福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能感觉到领导在支持他们。那些称对工作场所文化“非常满意”的研究人员也大多表示他们感到“非常”受到导师的支持。

然而,当被要求对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时,工作稳定性却是最常见的主题。

这些数据来自于对墨尔本大学和莫纳什大学卫生和医学系的300名早期研究人员的调查。参与者中的大多数人自2010年以来获得了博士学位,他们在2020年底至2021年初的一次在线调研中被问及他们的职业发展、工作场所文化和心理健康等问题。

共同作者、墨尔本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Trevor Steward说,四分之一左右的参与者表示缺乏导师的支持,许多人“在艰难地挣扎”。大多数人都是刚博士毕业,需要其导师在基金申请和期刊投稿方面给予指导。

但有些人表示,自己很少有机会能和导师见面,也不知道他们需要争取什么资助。Steward博士说:“这些人时常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因为医学研究的资助环境不佳,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脚下的地面什么时候会塌陷。”

但是在某些方面这也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发现。Steward博士说:“我们不可能说服政府在一夜之间将资助委员会的预算增加一倍,但至少我们可以尝试将注意力转到那些受到伤害的早期研究人员身上。在医院里领导单位的主管可能会努力审查你的资助申请,但也许其他专业人士也可以介入,帮助你规划步骤,以及获得稳定的职业”。

近五分之一的受访者报告说目睹了不端行为,比如说将某些作者的名字无端添加到一篇文章中以牟利。一位受访者提到:“由于初级和高级研究人员之间的权力不平衡,前者对作者署名问题常常无能为力。”

尽管从整体上来看,学者们遇到心理健康问题的比例与澳大利亚普通成年人相近,但“A级 ”学者,即早期研究人员,是一个明显的例外。

与下一个级别——“B级”讲师相比,他们患抑郁症的概率高出50%,产生焦虑、自杀念头和离开学术界想法的概率高出两倍。

虽然该调查不包括博士生,但Steward博士说,许多A级学者在过渡到专业学者的过程中受到了不少的挑战。那些在高强度且高度结构化的研究生学习中“脱颖而出”的学生,也未必为“学术界的现实境况”做好了准备。

“这要求你具备一套完全不同的技能。你必须学会如何适应不稳定的环境,为自己谋求发展,并确定自己的道路。我看到很多人在这方面真的很挣扎。”

参考文献: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south-asian-students-show-limited-understanding-plagiarism

撰文:John Ross

翻译:Yulia

校对:HB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363663.html

上一篇:信号处理方向,CCF-C类,中科院4区,3个月接收的IET老牌期刊 IET Signal Processing
下一篇:影响因子近3分,接受率高的医疗经济与政策与数字化医疗期刊
收藏 IP: 114.219.23.*|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1 0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