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xiansyc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xiansyc

博文

"南极首次发现禽流感病毒"吗?

已有 782 次阅读 2023-10-27 10:47 |个人分类:流感病毒研究综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南极首次发现禽流感病毒"吗?

   日前看新闻,有一条标题是"南极首次发现禽流感病毒"。

   乍一看,以为是旧闻。看内容,原来是英国人最近在南极死亡的贼鸥体内检测到高致病性H5N1禽流感病毒。

   其实,科学家从南极的鸟类中分离到禽流感病毒已非新闻。

   早在2013年,澳大利亚等国的病毒学家就在南极的企鹅体内分离到H11N2禽流感病毒。

   2015年,智利等国的学者从南极的海鸥体内分离到H5N5禽流感病毒。

   巴西等国的学者从2011年的南极贼鸥和企鹅标本中分离到H6N8禽流感病毒,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2022年的《Transbound Emerg Dis.》杂志上。

    我们知道,禽流感病毒在病毒学分类上属于正粘病毒科甲型流感病毒属。目前已经发现18HA亚型和11NA亚型甲型流感病毒,其中甲型流感病毒H1-H16N1-N9亚型主要在野生水禽中流行,特别是雁形目(如鸭类和大雁)和鸻形目(如海岸鸟和海鸥)。此外,H17N10H18N11亚型主要在蝙蝠中循环,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能够感染其它物种。

    可见,“禽流感病毒”是较为宽泛的概念,这个大家族成员众多,不同血清型病毒的生物学特性和生态分布都差别很大,每个病毒种(基因型)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

    根据对鸡的健康危害,禽流感病毒分为高致病性禽流感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virus, HPAI )病毒和低致病性禽流感Low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virus, LPAI)病毒,前者由后者发生基因突变而来,常见于H5H7亚型。

   自1997香港禽流感事件以来,禽流感(特别是HPAI)对人类和动物健康造成持续的重大威胁。1996年在中国广东的病鹅体内分离到HPAI H5N1病毒(A/Goose/Guangdong/1/1996, Gs/GD),在之后20多年的进化过程中,Gs/GD后代病毒已经分布到欧亚大陆、非洲和北美地区,成为最受关注的禽流感病毒。WHO/FAO/OIE根据H5亚型Gs/GD-like病毒的进化特征,已鉴定出HA基因的10个主要进化系(clade 0-9),有些进化系包含多个亚系。自2008年,HA进化系2.3.4.4 H5Nxx=12568)病毒在中国出现,2019WHO等国际组织对clade 2.3.4.4病毒进一步分为8sub-clade(2.3.4.4a- 2.3.4.4h)

   2021年,2.3.4.4b H5N1病毒首次出现在西欧,之后传播到欧亚大陆、北非地区以及美洲。

   这次新闻报道的就是源自2021年2.3.4.4b 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

   综上,原题目"南极首次发现禽流感病毒"明显有科学和逻辑之误。为了避免误解和歧义,题目应该改为“南极首次发现H5N1禽流感病毒”。

   无论如何,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感染范围的扩大,应该引起人类足够的警惕。

   

  参考文献:

1: Ogrzewalska M, et al. Influenza A(H11N2) Virus Detection in Fecal Samples from Adélie Penguins, Penguin Island, Antarctica. Microbiol Spectr. 2022 Oct 26;10(5):e0142722. doi: 10.1128/spectrum.01427-22.

2: de Seixas MMM, et al. . H6N8 avian influenza virus in Antarctic seabirds demonstrates connectivity between South

America and Antarctica. Transbound Emerg Dis. 2022 Nov;69(6):e3436-e3446. doi: 10.1111/tbed.14728.  

3: Hurt AC, et al.  Evidence for the Introduction, Reassortment, and Persistence of Diverse Influenza A Viruses in Antarctica. J Virol. 2016 Oct 14;90(21):9674-9682. doi: 10.1128/JVI.01404-16.

4: Chang CM, et al. Molecular surveillance for avian influenza A virus in king penguins Polar Biol. 2009;32(4):663. doi:10.1007/s00300-009-0587-4. 

5: Hurt AC, et al.  Detection of evolutionarily distinct avian influenza a viruses in antarctica. mBio. 2014 May 6;5(3):e01098-14. doi: 10.1128/mBio.01098-14. 

6: Barriga GP, et al.  Avian Influenza Virus H5 Strain with North American and Eurasian Lineage Genes in an Antarctic Penguin. Emerg Infect Dis. 2016  Dec;22(12):2221-2223. doi: 10.3201/eid2212.161076. 

7: 祁贤. 公共卫生视角下的流感病毒研究[J],医学研究生学报,2018,3112:1233-1236

8: 邓斐, 祁贤, 余慧燕,等. 2017–2019年我国南方地区高致病性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血凝素蛋白分子特征分析[J]. 微生物学通报, 2021, 48(2): 516-523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245311-1407422.html

上一篇:猴痘病毒(2):检测技术与研究展望
下一篇:呼吸道病毒流行特点及影响因素(1):传播方式
收藏 IP: 112.2.7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3 05: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