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梦里不知身是客 精选

已有 4216 次阅读 2009-4-22 20:0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槐花, 榆钱

一场春雨连连绵绵下了好几天,温度从十几度降到几度,有点冷,把夹袄子都拿出来穿上了,可还是觉得冷,我一向是个怕冷的人。所谓春困秋乏想来是有些道理的,天这么冷,人们自然只愿意卧床静听风吹雨了。

许是下雨的缘故,这些日子睡觉睡得很熟,总是一闭眼就进入梦乡,梦回江南烟雨路。离开家乡将近十年了,只要一做梦,必然走在家乡的村间小路上,不用看,心儿知道它要去的方向。往前走,再往前走,从王大婶家门前拐过,避开那条爱叫的凶恶的黑狗,直着往前走,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家了,当然是我上大学离家前的那个老家。父母现在住的房子是99年我离家读书以后才搬进去的,比以前的房子大了很多,可是却很少进入我的梦里。只有那个已经破旧不堪的老房子时时在我的梦里重现,它和我的成长连在一起,见证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我曾在房前种了一大片指甲草花,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却知道它的好。把花朵和明矾放到一起捣烂了,放到指甲上停一段时间,指甲就便红了,很受村子里那些爱臭美的小丫头们的喜爱。然而明矾不是家家都有的,有一种东西可以代替。年头旧了的房子上会长出一种绿色的两指左右高的植物,汁水很丰厚。把它和指甲草花放在一起也有同样的效果,我和隔壁的小伙伴就曾经爬到我家前面那座老房子上去摘过。春天可玩的东西很多,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把竹竿绑上个镰刀,榆钱花开的时候摘榆钱。嫩绿色的一串串的榆钱,生嚼来吃都是甜甜的,一把把捋下来盛到篮子里,生吃够了就让母亲加点白面给我们做榆钱饭,配上蒜汁,油盐酱醋,吃的那叫一个喷喷香。榆钱花也就开个五六天,嫩嫩的吃着香甜,老了就入不得嘴了,味同嚼蜡。但我们是不着急的,桃花谢了林红,榆钱过后就是槐花了。我家门前就是两棵高大的槐树,母亲不喜欢这两棵树,总觉得它们把门前的太阳给遮住了,农忙的时候不能晒粮食。我们小孩子却很喜欢,榆树开完后就是它们的春天了,春风一吹,满树的白花,会爬树的野小子们爬到树顶,一条条掰下来扔给我们这些小丫头,槐花带着清香,吃一串满嘴都是香味,估计香香公主就是吃完百花得来的清香吧!我个人感觉榆钱生吃味道好过槐花,做起饭来槐花强过榆钱,这一点像汪国真的诗和席慕蓉的诗做比较,各有各的好,环肥燕瘦,还是看个人的喜好吧。反正在孩子的眼里能吃的都是好的,特别是大自然的恩赐。

行遍江南烟雨路,午夜梦回的仍是家乡的小路,撑一把儿时的红伞,穿着小雨靴,玩着路边的水泡,走走停停,尚不知以后的路会延伸到何方,因为路边野草的花开而抿嘴一笑,我是梦里不知身是客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227570.html

上一篇:我自冷眼看人生—善与恶的较量
下一篇:读《小团圆》有感

12 武夷山 孟津 刘玉平 陈绥阳 邵宇飞 钟炳 杨秀海 周春雷 陈国文 马丽丹 魏东平 L1120Y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0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