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人淡如菊 精选

已有 6687 次阅读 2010-2-26 12:20 |个人分类:众生百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女子, 梁进

  

     我认识她吗?

          其实我和她并不熟悉,我只见过她一幅小小的照片。手里拿着一本书,微微的卷发,娟秀的面容,素雅的单衫,一个人淡如菊的女子。

           我熟悉她吗?

          是的,我心里觉得和她认识了很久。我知道她的名字,我知道她的职业,如果真的想要和她联系,我甚至从网上查到了她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梁进,初次看到这个名字,我一直以为是个男性。直到某一次偶尔在页首看到她那幅小小的相片,我才惊觉她是个女子,她竟然是个女子!

          知道她也喜欢张爱玲的小说,感叹一个太聪明的女子终身都不幸福,倒不如糊里糊涂过一生;知道她曾上山下乡;知道她也时时念起家中的父老双亲,知道父亲去世时她彻骨的哀伤,听她细细的抱怨“一个教授的女儿其实赶不上一个下岗的女工”;知道她研究金融数学;知道她天南海北的出差,看她拍过的带着异国风情的很多相片;知道她文笔不错,“玉佛之约”赚足了人们的眼泪;还知道她会编灯谜,“玄德三十”,“誓不向西”,“齐国救赵”,她也曾编了一个灯谜送我,虽说被老魏哥哥否决,我心里领她的情。她曾给我们带来那么多欢笑,而很多人也沿用至今。

         不用相见,亦可以当做知己,感谢二十一世纪这发达的网络。玉平老师说过“君亦有才,故惺惺相惜”,我喜欢这句话,很想把这句话送给梁进,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风姿的折服。如果回到古代,她必定是执剑闯江湖,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但是并不,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她,我们的年龄差了很多,我们并不是一个时代的同龄人,如果面对面见到,我应该恭恭敬敬喊一声“梁老师”,而在心底,我只愿意喊一声“梁姐姐”。和一个不曾见过面的人,打电话或者发邮件联系,我总觉得是一件很乏味的事。我只要远远地关注她的文字就够了,我们的生活不需要什么交集。就像太阳,我喜欢阳光,我远远地抬头去看就足够了。

        可是平地响惊雷,晴天一个霹雳。我惊慌失措的看着她的文字—“面对癌症”,我以为她在与大家开玩笑。杨汝清老师走了,他来的第一天大家就都明白他的病情。可是梁进不一样,她嬉笑怒骂,她巧笑嫣然,她给这沉闷的网络添了多少灵气,她应该一直是微笑的,她应该一直是健康的。这天杀的病魔怎么要找到这个女子的身上?我匆匆地给她留了言,一个人在电脑前发呆。

         整个一个不眠之夜,看看床头的表已经快四点,但越看越睡不着,索性把表扔的远远的。病魔实在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东西,我咬牙切齿。是不是因为上天也不知道一个女子的肩膀有多坚韧,所以要一再试探她的底线?

         第二天过来,急急地看她的文字。已经做了更新,第二次手术已经结束,这可恶的丫头,她竟然还笑,她竟然还和护士小姐开玩笑,她竟然还想着穿越和灵魂出窍。心里一松,脸上凉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泪已经湿了面颊。

         这多好,她还和以前一样。面对一件糟糕到顶的事情还是笑得出来,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性情更可爱!不再替她担心,这只是她人生长长路途中的一次小憩;只会默默关注,默默祝福,希望她经过风霜会更加艳丽。

         这是一个有才华的女子,飞扬的是她的才情,而内敛的是她的风骨。

         梁进,当真是“人淡如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297811.html

上一篇:月是故乡明
下一篇: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24 曹乐家 武夷山 张志东 阎建民 陈绥阳 胡业生 罗帆 俞立平 吴飞鹏 吴渝 钟炳 周春雷 任国鹏 魏东平 赵宇 苗元华 柳东阳 陈伟 陈湘明 李学宽 鲍海飞 刘晓瑭 李宝军 ffy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7: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