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天马行空,寻求真谛

博文

科研突破:下慢功夫 精选

已有 18438 次阅读 2023-7-22 10:27 |个人分类:建言献策|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在国内学界,我们常常注意到凭“顶刊论文”拿到学术帽子的青年才俊,凭“高被引论文”突然崛起的学术新星,凭所谓“重大突破”而冒泡的科研牛人,这隐隐约约都在向我们传递着一个信号:“快点!快点!走在前面才能获得成功。”

然而,细究这些大多为“短平快”的成果,或为克隆跟风,或为捡漏补遗,或经不起推敲,或经不住验证,最终沦为鸡肋实属必然。

众所周知,慢工出细活,欲速则不达。慢之力,在于目标如一,在于锲而不舍,在于精益求精,因为慢才有助于更用心,慢才有助于更精细,慢才有助于更悟道,这样最终产出的作品也才能更精致和更完美。例如,庖丁细心专研解牛十九载,到最后才能目无全牛,以至于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因此,慢工细活,才是做出伟业的捷径。

细说起来,下慢功夫对科研突破的益处有以下两点:

1、慢功夫能实现厚积转向薄发

武术电影明星李小龙曾说:“我不怕会一千招的人,只怕将一招练一千遍的。”这与俗语“一招鲜吃遍天”所表达的意思雷同。学者要做出伟业,得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一招鲜,但要练出这样的绝技,须下功夫掌握多学科基础知识,还要融会贯通这些知识,以达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程度。这样,学者遇到科学难题时才可能左右逢源,也才可能产生非凡一念,进而诞生新科学理论,也就是有了自己的一招鲜。

2慢功夫能促成量变引起质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学者长期深耕于某科学难题,一旦通过灵光闪现找到了真正突破口——质变,则经深度探索往往能像滚雪球一样扩大战果,最终会彻底攻克该难题。然而,要找到此突破口,需要长期的科研积累,需要长期的深度思考,需要丰富的想象力,需要深邃的洞察力,需要多次的实践,还需要坚忍不拔的毅力;这样,似乎每天的进步微不足道,但久而久之就提供了适合灵感诞生的肥沃土壤,终有一天其会喷薄而出。

今天一早,我看了一篇文章《德国的笨教授》,文中提及:“德国学者每年一般只发表1篇。当然,超过1篇的情况也有,但并不是很多。”文章作者问过一个德国教授:“你们每年才发表1篇论文,岂不是太少了?我们有些中国学者每年能发表3~5篇,甚至10多篇呢。”该德国教授反问:“每年发表1篇还嫌少?如果坚持下来,30年的时间就有了30篇论文,还少吗?”

大部分德国教授走的是慢工出细活的治学路子,觉得成果相当靠谱了才发表论文;因此,其发表的论文数量虽不多,但质量高。正是因为坚守此路子,德国学者才屡获诺奖: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09年,德国共有100多人获得诺贝尔奖;如果把移民美国、加拿大的德裔算上,获奖人数已超200人。

诸多人士热议“钱学森之问”(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科技创新人才 )已多年,但仍未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其实,解答没那么难,转脸往德国看看或许就有了:除了自由独立的科研环境之外,学者的严谨治学态度是关键。

相关:

科研突破需耐得住寂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487870.html

科研突破:从解决一个小问题入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535786.html

科研突破宜聚焦于“小科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204179.html

科研突破: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259527.html

科研突破:大道至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11971.html

科研突破立足于“熬”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20687.html

深度思考的好处多,还能延年益寿呢

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575926&do=blog&id=1320891

科研突破:思路决定出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22748.html

科研突破:非宁静无以致远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31797.html

科研突破:非淡泊无以明志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39109.html

科研追求:简洁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34191.html

推崇科研全程的至简风格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33245.html

科研突破:化繁为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43086.html

科研突破:破纸效应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50667.html

科研突破:规避想当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77165.html

科研突破:挖呀挖

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575926&do=blog&id=1387933

科研突破:挑战不可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89073.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396224.html

上一篇:深切缅怀王士天教授
下一篇:1668年7月25日郯城地震震级的科学考证
收藏 IP: 111.197.238.*| 热度|

34 许培扬 农绍庄 郑永军 章娟 吴斌 李文靖 檀成龙 高友鹤 曾杰 王涛 徐长庆 黄永义 卜令泽 毛善成 金祖雪 吴晓娲 郁志勇 晏成和 杨正瓴 董铭涛 崔锦华 柳林涛 张俊鹏 王成玉 朱林 彭真明 曾跃勤 谌群芳 辜英求 杜永军 汪凯 钱大鹏 宁利中 段德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1 00: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