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光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yj

博文

泰山东御道及直沟水库——第七次登泰山未遂记

已有 8054 次阅读 2015-4-7 16:56 |个人分类:足行天下|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201531926日在山东农业大学东校区继续教育学院(原泰安林校)参加2014年山东省基层农技人员重点培训班,如果不爬爬泰山的话,岂不浪费了大好春光。于是21日准备从东御道登山,结果未遂。下午没课,和同学潘、李去了趟经石峪。后来22日、24日又两次登顶,也算是体验了一把霾中登泰山。

其实算来,我以前已经六次登泰山了。1998418日是第一次;2012320日至2013122日,在10个月的时间内我三到泰安,五登泰山,其中三次登顶玉皇顶,一次登顶扇子崖,一次登顶中天门。既经历过晴空丽日下登泰山,也经历过雪中登泰山、雾中登泰山,还体验过雪后夜登泰山观日出,见识过泰山的春、秋、冬景,四条常规登山线路也走过三条多。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细节越来越模糊了,看来需要抓紧记录一下了。那就趁着记忆还清晰,先从最近的这次登顶未遂记起,原先的就继续让它模糊下去,容今后有空再记。

321只有上午有课,下午考试,但试卷报到时就发已经下来做完了,所以要爬泰山只需翘课半天。因为此前红门线走过多次,天烛峰线、桃花源线也走过,天外村线走过一段,从网上看到北坡有几条线路,东南坡有东御道线,附近还有东马蜂、西马峰、刀刃山等险要地方,所以这次准备从东御道登顶,从北坡中的一条线路下。

在泰山东南坡有一条东西向的比较开阔的溪谷,这就是直沟。直沟的西头就是中溪山北的山口,翻过山口,就可以达到中天门下公路北首玉液泉北。据说,当年汉武帝选取这条地势平缓、易于攀登的路骑马登山,寓意东为首、气东升,紫气东来,国泰民安。因此,从泰山东麓通过直沟登山的路被称为东御道。

早上在学校餐厅吃过早饭后,回宾馆换了衣服,830分从青年路北首的锦江之星宾馆出发,沿岱宗大街向东至红门路再向北走。

红门路西林校操场边上的小公园中的泰山石。

北边就是岱宗坊,据说仔细看“岱宗坊”三个字,十八笔画由十八个小鬼组成,可我不仅没看出笔画像小鬼,而且数着笔画数是二十笔。

过岱宗坊,向北380米路东是白鹤泉公园,路边的石牌坊。

一路爬坡,向北150米路西有一株老槐树。

再向北不远,快到环山路口时,在小天庭酒店门口又有一株老态龙钟的国槐。

向南回望这株老槐树。

从环山路口向东130米,就到虎山公园公交车站点,时间是845分,1400米用时15分,和平常走路差不多。对面虎山公园的连翘、榆叶梅已经开放。

坐在公交车站点等19路车,向西看,霾还不算重。

坐上19路车,一路上不时上来一批批当地重装驴友,询问得知,他们每周都爬一次泰山,去年共46次,这次是准备从天烛峰登顶的。向其打听东御道路线,他们说路线很好找,但防火人员很多,不过一个人爬山应该不会管的。

919分从东御道站下车,向路边的人再次确认后沿着一条向西的路前进。向东看下车的路口,南北的路叫泰明路,路两边全是准备出售的盆景大树。

向西看,不远处有一座石牌坊,远处就是雄伟的泰山。

走近石牌坊,坊额上书:泰山东御道。

在石牌坊下透过树梢可以看到日观峰上的八一宾馆顶上的金属圆球,不知是不是卫星天线。其南边独自耸立的山峰应该就是独秀峰吧。

过石牌坊继续向西,卖盆景大树的依然占满路两边。

继续向西,穿过一个小村,地图上标注为柴草河。在一个岔路口,询问路边晒太阳的一位老人,他似乎听不懂,没有作声。我看到向西南方上山脊的路边坐着一位穿橘红色马甲的防火检查员,于是决定继续沿水泥路向西。

两边有不少饭店,还有两处泰山赤鳞鱼养殖场。泰山赤鳞鱼并不是像名字意思那样是红色鱼鳞,网上说其体暗褐色,腹白,背部微显蓝色,体被细鳞,两侧鳞片微黄,背鳍、尾鳍灰黄色,其他诸鳍桔黄色。据《泰山药物志》记载“本品因螭头喜霖而得名”螭霖鱼,又名时鳞鱼、斑纹鱼,后来谐音称为赤鳞鱼。泰山赤鳞鱼是泰山特有的一种小型野生鱼类,为鲤科突吻鱼属多鳞铲颌鱼,生活在海拔270~800米的泰山山涧溪流中,生长缓慢,成鱼长不足20厘米,重不过百克,是泰山的著名特产,自然价格不菲。据这次培训的老师讲,有几位外地游客在泰安某酒店看到菜谱上当地特产泰山赤磷鱼50元一条,于是点了一条,结果上来一看,盘子中只有一条十多厘米长的小鱼,还不够一人尝一口的,因此上网发帖说是被宰了。其实基本就是这个行情,原因一是他们不了解,二是服务员没提前解释清楚。

继续往里走,观察了一下,从一处好爬的地方上到了山脊上的路。

顺路向西向上,爬到稍高处的一个地方,时间已经是940分了。向东看,通柴草河的路很明显,路北边有一个小水库,水库北是一片新建的楼房。

向西看,泰山顶已经被挡住了,两座陡峭的山峰直插青天,我觉得外形好像是天烛峰,但从方位来说,天烛峰应该还在其北面。后来看谷歌地球,原来这正是著名的东、西马峰。

向北看,柴草河西面有好几家饭店,沿路向里走还有不少。

向南看,岩石间有一棵软枣树。

西南方向的山。

沿山脊继续向西,北面山沟里就是直沟水库,水库大坝北边山坡上是直沟检查站,大喇叭不断地播放着防火通告。

向前走不多远,西去的路被铁丝网挡住了,本想沿铁丝网边沿向上绕过去,结果被铁丝网那边的两位防火检查员喊住了。两位老头儿带着一条狗,态度很和蔼,任我怎么解释,就是不让上,还说他们领导已经从对面看到我了,刚刚给他们打过电话。无奈,只好沿原路下撤。

1005分,下撤到接近山脚处,山坡上开始有梯田了,一株很粗的老杏树含苞欲放。

一位劳作的村民看到我正在给杏树拍照,便和我聊了起来。我问这杏树有一百多年了吧,他说差不多,并说三十多年前朝南的那股树枝被雷击劈了下来,当时树枝上趴着一只蜥蜴,说得神乎其神的。在山东,很多雷击树都有着类似的传说,要么是树干上趴着壁虎、蜥蜴,要么是树洞中藏有大蛇。大概是人们觉得这类无限生长的爬行动物天长日久会成精,变为龙,所以龙要千方百计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不致日后冲击其垄断地位。看来,无论是传说还是现实中,政治垄断、经济垄断、军事垄断等各种利益垄断,上位者都不会轻易让你打破的。

大树太高,好在边上还有一株矮的小树,可以近距离拍一下。

1014分,下到水泥路上,路边的紫玉兰含苞未放。

因为登山未遂,心情不免有些懊丧。若直接回去,时间还早,若去天烛峰,时间又太晚,那就沿水泥路向里逛一逛吧。

路略向西北,过一座水泥桥,一个叫御香园的饭店门前大人孩子一堆,身穿志愿服,头戴小红帽,很是热闹。近前一问,原来是饭店有一个志愿植树活动,吸引小朋友们来参加的。

路继续向西,不多远,路南河沟里有一座小桥,桥北头有一株高大的臭椿树,紧挨臭椿树根部,一株刺槐老干弯曲似拱,背生杂乱的新枝。

继续向里走,两边山体忽然向中间逼近,形成悬崖,中间赫然伫立一座圆弧形水库大坝,这就是直沟水库了。

路北的悬崖。

路南的悬崖。

在水库坝前,有石蹬沿北山坡曲折直登坝顶上面的检查站。

向东看,一块大石头已经有部分悬空了。

向南看水库大坝。

水库大坝北的铁索吊桥已经撤去铺板,禁止通行了。

水很清、很蓝,可以看出水位下降了很多。

向东看坝前河道与河道北的水泥路。

再向上,有一座石质六角亭。

沿台阶下到坝底,坝前也渗出一湾清水。

坝南岸。

坝北岸。

顺着坝前的石堤,来到了河道南岸。

向北看,山坡上的石头房子就是直沟检查站。

顺河道南岸的引水渠向东,在小桥的南头,一块裂成几块的大石头。

小桥东的河道中还有一块很大的石头。

桥上铺的木棍几近朽烂,必须小心地试探着向前,否则不小心可能会陷落桥下。

站在桥上向西看水库大坝。

到桥北头,沿水泥路向回走。路边饭店门口的观赏石。

向东过水泥桥,忽然发现路北边一株刺槐很奇怪,有一部分树枝扭曲呈龙爪状,以前只见过龙爪柳、龙爪枣树,看了半天,发现这是一株部分嫁接的龙爪刺槐。

向东不远,发现路南边也有几株部分嫁接的龙爪刺槐。

继续向东,在柴草河的路边,两棵白菜已经抽苔,一棵尚未开花,一棵已经开出了鲜黄色的复总状花序。

可以看到十字花科的标志性特征:四枚花瓣两两相对,四强雄蕊。

东北方向的山不算太高,也是和泰山差不多的岩性。

路两边的盆景大树及石头。

在石牌坊南边,栽着两行不认识的植物,一株梅花花蕾初绽。

再向东,路南这一户移栽了一棵国槐,盘根露爪。

路北这一户,一树红杏出墙来。

快到泰明路口了,路北一株不认识的植物新枝上满是紫红色的芽和花序,似乎是榆科的一种植物。

泰明路口处,一株白玉兰开的正盛。

等着坐上19路车,到泰前街道办事处站下车已是1135分了。

向东走到环山路与红门路口,向北看。

向南,红门路西的老槐树。

再向南,向南看到的正午阳光下的岱宗坊。

路边的垂柳开满了鹅黄的柔荑花序。

正好,午饭时间到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97219-880567.html

上一篇:云门山脚下
下一篇:开博近两年 点击才十万
收藏 IP: 218.59.142.*| 热度|

6 戎可 朱晓刚 张忆文 赵美娣 高召顺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