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光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yj

博文

当年高考志愿填报与发榜

已有 3485 次阅读 2018-6-25 17:36 |个人分类:回首往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高考, 志愿

 

近日,各地陆续公布高考录取分数线,几家欢乐几家愁。

昨天山东也公布了本科普通批录取控制分数线:文科505分,理科435分。从网上评论看,似乎与其他各地差别不大。不过我觉得这是一般本科线,重点高校录取分数应该还是比大多数省份高不少。

等待高考分数的日子总是令人忐忑不安的,而填报志愿的时候同样也是折磨人。现在是考分出来后再填报志愿,大体上心中有数,三十年前我参加高考的1988年是先填报志愿后高考,所以只能根据平常情况来填报。现在整理了一下当时的日记,继续回忆当时填报志愿和查看高考分数的经历。

19886月上旬,全潍坊市的统考过去了,马上就要报志愿了,可同学们对高校情况还一无所知,真不知道这志愿怎么报。

我们班填报志愿比学校计划的早半天就开始了。先是分成小组,几个人一组,一套《招生通讯》报纸。大家一窝蜂地争着传看,墙上也贴了两套,楼前报栏贴了一套,那里还贴出了去年青州市被录取的学生的学校、分数和人数。于是班里像开了锅,乱哄哄的。同学们七个一堆,八个一伙的,在争论着,商量着。那几天无论是吃饭时,还是睡觉前,无论是在宿舍,还是在教室,大家谈论的话题都是填报志愿。

我先是大体浏览了一下所有的学校,看了当时所能看到的仅有的几篇填报志愿文章,然后经过几次筛选初步确定下本、专科要填报的学校。一开始相中的学校太多,优中选优,也剩下很多。光专科,第一次筛选有潍坊市招生计划并且专业称我心意的就有四十多所,又重重地筛选了几次,还有十多所,最后才确定下来所需的四所。中专还没登出,这是青州市教育局要向各学校登出的。

剩下的重头戏就是填报本科第一志愿了。很早我就设想高考填报第一志愿学校最好是本省的,而山东省高校我相中的有两所:山大和青岛海洋大学(原山东海洋学院)。可后来由于自己的学习情况不太如意,这两所学校我们二中一年也出不了一两个,所以这个念头逐渐就打消了。后来看到《中学生数理化》上介绍过石油大学(原华东石油学院),又东鳞西爪地看了些石油大学有关的资料,再加上同学的介绍讨论,报栏那儿贴出的分数也不算高,招生人数还不少。恰好刘大宝拿来了一份石油大学的招生简章,在班上传阅,于是我也随着大家,第一志愿想填报石油大学。一时间竟掀起了一阵报考石油大学的热潮,光我们一班就有好几个。

尽管讨论阶段石油大学很热,但正式填报志愿时大多数同学都改弦更张了。

王延青是我们宿舍东方世界“烧鸡委员会”的新成员之一,他平常学习较好,一开始就确定要考石油大学,后来见我也报考,他退了出来,给我减少竞争对手。我后来第一志愿改了,他很是惋惜,我劝他再把山工大改为石油大学,他终于没有。

当我正陶醉于设想中的石油大学公寓化管理的宿舍的时候,有人对我说道:“石大只要够本科线就能录取,你考石大未免太屈才了。”张在兴也对我说:“你能考上,定了。”很多人也认为我报考石油大学是大材小用。

经他们一鼓动,我的头脑有些发热了,仿佛自己的本事挺高,石油大学并不是所理想的学校。碰碰看!一不做二不休,我又来到教室前墙看向编号靠前的学校,同时参考去年潍坊地区各校录取最低分数和今年打算报考的情况,最后决定在兰州大学和武汉大学中选一所。武大没有统计出最低分,我不敢贸然报,兰大是去年最低录取线543分,而当时还不知道这是定向委培录取线。

学校当然很好,就是分数太高了,这要是520多分该多好啊!学校要好,录取分数要低,这样的学校哪里有啊!

在理科性的全国重点综合大学中,北大、南大、南开、科技大、山大等都不错,可录取分数太高,招生人数太少,根本不敢报,兰大是其中录取分数最低的一所。我虽然当时头脑有些发热,但也不大敢报。

当天晚上,我爬到杨久良的上铺和他交流。他是从一中转来的复习生,去年参加过一次高考,对填报志愿有经验,这几天来,我常听他讲填报志愿的一些事。

我试探着问:“我看兰州大学还不错。”他一听就知道我的意图,因为正是他极力劝我改掉石油大学,并帮我选择了南京农业大学等几所别的学校,但我没相中。

他问我:“你要报吗?”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他,他当场拍板:“报上!”并给我打了很多气。

第二天,当我广泛征求意见的时候,大多数人都鼓励我,甚至是鼓动。也有少数几位同学对我提出了忠告。我知道,他们的心意是好的,他们头脑很冷静、清醒,但兰大是我相中的名牌大学中分数最低的一所,再不就要报青岛海洋大学了。可青岛海洋大学的专业和兰大一比,我还是觉得兰大的好。

我征询曹元栋的意见,他问:“你有信心吗?年终考试你的分数是多少?”

我说:“我哪有什么信心!但我怀有侥幸心理,说不定高考时数学和人家拉不开分数。过年时我得了540分。”

他说:“若有信心,我支持你。”

后来我继续征求其他同学的意见,在同学们一片“报上!报上!”的鼓励声中,我将第一志愿改成了兰大。

傍晚,在校园里遇见张在美、王继贵、闫在谈话,我走了过去,一问,才知王继贵报了青岛海洋大学,张在美还没确定下来,老师要她报上海交大。

她问了我统考分数,她得了529分,我说我报兰大,她笑着对我说:“你行啊,你有后劲。”

我和王继贵鼓励她:“要报得高些,到时候考上个名牌大学给咱吴井联中争争光!你怕啥,第一志愿考不上,有昌师给接着,只要分数上线了,还怕进不了学校门!”

回到宿舍,刘忠义对我说:“你们在谈话的时候,车上那些初中来报考的人听到你报考兰大,都很羡慕你。”

我说:“这才刚报上,也就只能现在用来吓唬人,到高考后说不定就完了。”

晚上有传言说张在美要报同济大学,这更加坚定了我报兰大的决心。我们是一个联中出来的,他们都报得那么高,我甘心低下来吗?

张在兴还没确定下来,他想报大连海运,但眼睛受限。他向我要了一期《招生通讯》,上面介绍着南京大学,很不错,但他不敢报。后来听说我要报兰大,他对我说:“你要是报兰大,我就报山大!”我拍了一下桌子:“好!咱们报上!”后来他果然报了山大。

陈有川由于统考成绩不理想,没敢报高,报了山东建筑工程学院。曹元栋预言陈有川高考时成绩一定能上去,因为他水平摆在那儿。后来果然应验了。

我们都关注着曹元栋报考情况。由于统考全年级的第一名刘明章才报了西安交大,吓得大家都不敢报高了。刘明章说:“我要是一报高了,曹元栋必然也跟着报高,你们也跟着高,去年就是这种情况,导致咱们二中录取情况很不理想。”曹元栋自有主见,他经过考虑,决定不受别人影响,报了北方交大。后来由于刘振鹏也报了北方交大,为了减少竞争,曹元栋把第一志愿改成了哈工大。我们班的同学都觉得刘振鹏太不够意思。

由于我把第一志愿改成了兰大,给我班带来了一股生气,大家都相互鼓着劲,开始勇敢地报了起来,只有田效国却畏缩不前。

班主任通知说同学们确定好志愿之后,先交给他看看。很多人拿着志愿表让他看了,我却不大想,因为我报的志愿和自己水平相比有些偏高,他保准反对,别的同学也都这样预料。

尽管不愿意,最后我还是决定让班主任看看为好,于是和曹元栋、张在兴、杨久良、赵立增一块去找班主任。

赵立增第一志愿是山师,老师没说什么。

曹元栋第一志愿是北方交大,老师看后,一拍桌子,说:“报上碰一下!”他同意了,又对后面的志愿略微指点了一下。

张在兴第一志愿是山大,老师竟一字也没说,只是对他后面的志愿说了一下,帮他出了些主意。

他们仨走了,只剩下我和杨久良。对杨久良的志愿表,老师倒是没什么意见。

该轮到我了,我扭扭捏捏地递了过去。他一看就在我的第一志愿上用红笔画了个问号。

他说:“这个学校太高了,至少要530分吧。”

又翻出了预选和统考成绩册,我预选时只考了第十五名,500.8分,统考时全班第五名,501.7分。

他对我说,我的分数太低,发挥好了也就考上个石油大学,而曹元栋等人成绩不仅高,而且都十分稳定。我的第二志愿是石油大学,这所学校也不是够本科线就能录取,好的系分数也是够高的。他劝我报个建筑、财经方面的学校,坚决要我本科第一志愿改掉兰大,并且把我的专科第一志愿青岛化工划了去,要我报上昌师,要我中午改好后去办公室见他。

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了教室。于是我继续征求同学们的意见,说实在的,我不想改。

我也知道自己水平不算高,可这是我几天来精挑细选的最心仪的一所学校,现在要我马上改掉,我怎么能接受呢?

曹元栋给我出主意:“你要不想改,就说你太爱这些专业了。”

杨久良对我说,石油大学一般不录取第二志愿的,要我改掉第二志愿的石油大学。

中午,我来到前墙看了一通《招生通讯》,到后墙看了一通去年各校录取情况,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管了,先午睡再说。

午睡后,我决定本科第一志愿兰大不改,第二志愿将石大改成山农大,专科第一志愿去掉青岛化工,最后填上昌师,作为托底,这样也许能使老师看着顺眼些。

我去语文组告诉了班主任,说我不靠第一志愿,而把几乎全部希望寄托在第二志愿山农大,他一口说了三个“行”。

上次是我唯唯诺诺,这次他却没话了。其实,老师只不过提点意见而已,你就是不想改,他也就不管了。

上午找班主任看志愿表时去二楼物理实验室看高校的招生简章,了了几份,自然不会有什么兰大。后来我在一本专门介绍各地大学的书中看到了兰大,介绍很简短。恰巧又在《中学生数理化》上看到三幅照片,是地理系、化学系、生物系的三位学部委员在指导研究生。就这样,总算把高考报考学校志愿全部确定下了。

高考志愿.JPG

高考完后,听同学说727号去学校看分数。回到家后一直数着天数,心里既盼望着又害怕27号的到来,因为那对农村学生来说很可能就是决定命运的日子。

村里关心高考的人见我就问:“你考上了吗?”

我只得回答:“还没下来分数。”

就这样一直在忐忑不安中一天一天过去,我甚至晚上做梦梦到自己没考上,一家人也都在暗暗担心。

终于捱到27号了,早晨吃过早饭,准备好车子,骑向学校。

天空是晴朗的,太阳是耀眼的,心情却是紧张不安的。

到了学校,校园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没几个人影。我在报栏前站住,听得生化组人声嚷嚷,原来是在讨论方××、尧××出走的大事

我骑车来到操场东面的厕所。上了趟厕所后,来到学校办公楼后,遇见到了王乐俊。于是我俩一起准备去班主任家。

路上王乐俊说他考了460来分,昨天知道的,语文才考68分,初步预计本科线是524分。我有些惊讶了:这么高!考完后我做了预计,保守预计能考520分,往高处预计能考540分,看来还有点儿悬。

我俩一边走,王乐俊一边不停地说着,说他的作文立意很好,在全校都是数一数二的,这68分,根本就不可能。我恭维了他两句,心想:谁的作文立意不好呢?只是别人都没说罢了。

到了班主任家门口,敲了敲门,班主任的女儿开了门。

王乐俊问:“张老师在家吗?”

“没有。”

“分数拿来了吗?”

“没有。”

显然,班主任的女儿摆出了一付不欢迎的态度。我们只好下楼去。

我俩一边下楼梯,一边猜测着分数可能化学老师张中温拿着。

刚下来楼梯,在单元门口遇到班主任的妻子陈红妹和她儿子来了。陈红妹也是学校的老师,教数学,只是不教我们这一级。

王乐俊问:“老师,分数来了吗?”

“来了,在家里呢。”

我俩跟着她向上爬楼,她问王乐俊:“他叫啥?”

我知道她问的是我的名字,于是我俩抢着回答:“刘光银。”

“什么银?大概有个什么银考上了。”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了。”

王乐俊问:“我班考上了几个?”

“十五个。”

进了门,她把菜放到桌子上,就去拿分数。

这时我心里紧张极了。等她拿出分数表,我赶紧瞅了起来,由于太紧张,一时竟找不到哪个分数是我的了。

陈红妹说:“你得了554分,挺好的一个本科。”

我一看,果然是,心中那根弦才稍稍松了松。

我说:“可第一志愿够呛。”

“你第一志愿报的哪儿?”

“兰州大学。”

“很能考上。”

“还不一定啊。”

我这时才注意仔细看我的分数。可是一瞧,语文61分!

我说:“语文太低了,才61分。”

陈红妹说:“就是都不高。”

“过60分的不多啊。”

她过来一看,说:“错了,这是政治的。”

再往后看,顺序都错了。于是她用笔改了过来。

我又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分数:政治61分,语文89分,数学112分,物理77分,化学73分,外语86分,生物61分。

我看了看总分,既像554分,又像559分,我在心里将末位加了一遍,是9,就问:“我是554分呢,还是559分?”

她说:“是559分。”

我又看了看别的同学的分数,排在我前面的曹元栋580多分,刘明章572分,张在兴560分,紧排我后面的陈有川557分。

陈红妹忙不迭地说:“三年高中,不容易呀,不容易。”又问我:“你怎么不报山大?”

王乐俊说:“我班有个报的,不好重着。”

我说:“当时没敢报,我平常分数不算高。”

她说:“平时分数不算高,高考时能上去,这样最好。”

下了楼,我心里很高兴,对王乐俊说:“以后好歹不用拉锄钩子了,锄地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这时正好郭华也从楼上下来,王乐俊问他考得咋样,他说考了504分,他们文科的预计本科线是506分。

在办公楼的拐角上,我们遇到了郭强和脱秋菊,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走到校门口,看到郭华和刘红瓒、陈云梅正说话,只听刘红瓒说,她的作文也就得了十几分,不知她指的是语文还是英语。

刘红瓒和陈云梅脸上都很高兴,应该都考上了。

我骑上车,感觉蹬起来特别轻松,回家告知家人,都非常高兴。

这次高考成绩是我高中以来取得名次和分数都最好的一次,总分全班第四名,全校第五名,我估计全青州市排名20名左右,全省排名在2000名左右。对于其中原因,我觉得首先是数学试卷太容易了,基本都是基础知识。平常考试中都是数学把我往下拉分,和别人差距最大时竟达60分,而现在和全班最高分也就拉下4分。我估计,不论以前,还是今后,像今年这样容易的数学题是极少再出的了。其次我觉得今年高考做题时间还算比较宽裕,这对那些速度慢、较细心的人有利,我正是属于这样的人,曹元栋也是这样的。

这次高考,与自己平常来比,物理、化学、语文考得不好,丢了许多不应该丢的分。一般来说,物理、化学是100分的卷子,平常都是90多分,至少也在85分以上。这次物理确实发挥太差,比自己水平少了近20分;化学这次试卷太难,但也有发挥不好的原因。语文虽然与曹元栋、杨军并列全班第一,但我并不满意,一般120分的卷子,我都能得到100多分,即使很难也能做到90多分。数学满分120分、英语满分100分,这次考得还不错,英语是全班第二名。政治满分100分、生物满分70分,都考了61分。政治是与平常做的题大不一样,所以分数都很低,生物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道题错了,61分也不是很满意。总之,发挥好的与发挥不好的一拉扯,差不多也抵得上我平时的水平。

对于这次高考成绩,总体上还算满意,这也是高中三年对自己的回报吧。回想这高中三年来,有太多的不如意,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了。岳飞《良马对》里说,千里马“日噉刍豆至数斗,饮泉一斛,然非精洁,则宁饿死不受。介胄而驰,其初若不甚疾,比行百馀里,始振鬣长鸣,奋迅示骏,自午至酉,犹可二百里。褫鞍甲而不息不汗,若无事然。此其为马,受大而不苟取,力裕而不求逞,致远之材也。”

尽管高考成绩还算理想,但我却远没有考上高中时的高兴劲。回首来时走过的路,是那样的不平,展望前面的路也定然坎坷,困难重重,但不管怎样,一定要勇敢闯过。

记得我的同桌冯刚年曾说过:走过小桥是大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97219-1120813.html

上一篇:第一次打鸟
下一篇:飞防
收藏 IP: 112.53.66.*| 热度|

4 郑永军 杨正瓴 李璐 ljx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8 1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