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博闻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vhere

博文

社会科学先驱们的伦理关怀

已有 683 次阅读 2023-11-6 09:1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社会学前驱们,其实都有“伦理中心主义”的冲动,即,一切科学最终为人类伦理服务。而唯科学主义的社会科学,偏离了社会学先驱们的初心。

笛卡尔为科学赋予实证精神,使科学脱离形而上学的把控,有学者说,笛卡尔伦理学是他实践哲学的构成,也是笛卡尔哲学的归宿和最终目的[1];孔德把笛卡尔视为实证主义大厦的第一块砖[2],孔德的社会科学就是伦理学,孔德把社会科学看成穷人的武器,使得无产者既不被神学愚弄,也不被形而上学悬谈蛊惑(下图,孔德传授百姓社会科学十余年)。底层人民能直接从经验出发来把握事物,用恰当工具来组织理论。

微信图片_20231106090842.jpg

涂尔干的社会科学也叫“道德科学”[3],这也是为什么他最显赫的研究是《自杀论》和讨论社会分工这类问题。而马克思就不用说了,可以说,能检索到的古典社会学家,个个都有伦理学建树的。


当下,在我们所有职业里,经济学家仿佛最易被推崇,他们的观点很容易上头条,现在,好像也容易“上头”。

教育和职业背景,塑造个体的思维模式和行事风格。作为方法论研究者,说说人们应对经济学家保持怀疑的理由。我们用“社会科学皇冠上那颗最为璀璨的明珠”来形容经济学,源于我们偏爱“实证”的社会科学,就是用科学方法来研究社会问题,由于物理主义一直和实证思潮交织在一起,毋宁说,我们偏爱“社会物理学”。而经济学,正是最“物理”的那门社会学问,“物理化”有这么几项显著的行事特点:

1)原子主义:个人和社会就像原子与物质,默认了“人”是抽象同质的,人的问题可以像自然科学那样运作,顺着这样的思路,经济学家理所当然使用“政策工具,宏观调控”,然而,常听的反诘是“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2)简化论:阿基米德不把箭矢抽象为质点,是列不出抛物线方程的。简化论挪用在人的问题中,一定意味着简化,越精妙的简化,往往越是对现实的高度裁剪,那么,迎面而来的问题就是:裁剪谁?裁剪哪里?谁来决定?“裁剪”完全可以看做“大局观下的牺牲”

3)本质主义,我们从小学就知道把握事物之本质,然后用“本质”来描述和解释复杂的社会事实。经济学家的本质就是“经济”。糟糕地方在于,一方面,天人合一是中国哲学精髓,理智的人都会揣摩“天道”,另一方面,天道也把我们牢牢摁在“本质”上面,我想,没人否认财富的首要性(很多观念遥相呼应,合力导致了“钱的中心地位”)

4)数学化,这是计算思维的温床。计算思维让我们毫不费力的找到“创新点”,毕竟,职业数学家早早发明了一大堆数学工具。然而,数字一定是对社会事实的扭曲,试想,用数字来刻画幸福。面对越来越复杂的计算创新,很难想象,扭曲再扭曲可以“负负得正”的结果。


其实反思社会科学科学化完全不新鲜,怎么说呢,社会科学不应该是“科学”独角戏。此外,经济学家也不是治国专家首选,如果推荐,我觉得人类学或图书馆学听起来都不错,理论上:不同类型人,在前者心中有位置;不同知识,在后者心中有位置。



[1]兰岚.笛卡尔哲学体系初探[J].法国研究,1985

[2]施璇. 笛卡尔伦理思想研究的历史与现状[J]. 伦理学研究,2021(1):56-62.

[3]陈涛.道德的起源与变迁——涂尔干宗教研究的意图[J].社会学研究,2015,30(03):69-95.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75429-1408604.html

上一篇:什么叫方法论意义,学术语境中“方法论”内涵的六种解释
下一篇:科学哲学视角下的“科学理论的正确性只有通过实验才能判断”
收藏 IP: 218.2.157.*| 热度|

2 郑永军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2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