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圕人堂话题: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

已有 2364 次阅读 2023-1-30 20:1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圕人堂话题: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

                                             图谋 整理

图谋按:2023年1月30日,圕人堂部分成员就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展开了热烈讨论,参与讨论的成员多为国际知名出版商、高校图书馆、公共图书馆、专业图书馆业务骨干。本文予以梳理,供参考。

圕人堂成员Mars Zhang提问:有没有老师开始研究ChatGPT?这个能否接驳图书馆的日常工作?ChatGPT不像元宇宙一样务虚,我总感觉会剧烈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

图情后学:刚出现的时候用过,给出来的中文结果看似完整有条理,但暂时不能用在正式场合。但以后怎么样不好说,不太理解它的机制。机器翻译现在与二十年前相比,已经很厉害了,主要是语料+算法。我理解的chatgpt如果能无限制接触所有人类产出的内容,辅以不断演变的算法,能量可能是巨大的。

奎林说:chat早就有,现在更牛了。人工智能能拿得出手的就在这方面,还有语音识别和图像图形识别。

图谋: Inspo(https://chat.inspo.vip/),基于 AIGC 技术的写作助手。 AIGC(AI Generated Content/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

问: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答:ChatGPT的应用可以极大地改善图书馆的工作流程,并为图书馆提供更加智能化的服务。它可以帮助图书馆更快地收集信息,分析图书馆资源的使用情况,提供更加及时、准确的查询服务,提高图书馆的效率和服务水平。此外,ChatGPT还可以提供关于图书馆的建议和服务,根据用户的需求,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服务。

关于“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问题,Inspo换一个答案是: 图书馆工作受到ChatGPT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ChatGPT改变了图书馆工作的方式,允许图书馆工作者更快更准确地处理请求,提高服务质量。ChatGPT的语言模型可以帮助图书馆工作者更有效地为用户提供服务,减少了用户的等待时间。此外,ChatGPT还可以帮助图书馆工作者更快地查找特定信息,提高工作效率。最重要的是,ChatGPT可以帮助图书馆工作者更好地理解用户的问题,从而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

ChatGPT(https://zh.wikipedia.org/wiki/ChatGPT) ChatGPT是由OpenAI开发的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程序,于2022年11月推出。该程序使用基于GPT-3.5架构的大型语言模型并通过强化学习进行训练。ChatGPT目前仍以文字方式交互,而除了可以通过人类自然对话方式进行交互,还可以用于相对复杂的语言工作,包括自动文本生成、自动问答、自动摘要等在内的多种任务。如:在自动文本生成方面,ChatGPT可以根据输入的文本自动生成类似的文本,在自动问答方面,ChatGPT可以根据输入的问题自动生成答案。还具有编写和调试计算机程序的能力。 在推广的期间中,所有人可以免费注册,并在登录后免费使用 ChatGPT 实现与 AI 机器人对话。ChatGPT于2022年11月发布后,OpenAI估值已涨至290亿美元。

图漾:这个回答(图谋注:指Inspo的第一个回答)跟没说差不多,太空洞,和ai其他的回答很像。

小麦:ChatGPT提供的答案(圕人堂成员“小麦”提供)

问:请问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

答:ChatGPT可以为图书馆工作带来以下影响:

1.提高效率:通过自动化处理图书馆的日常任务,如图书馆图书检索,预约管理等。

2.提高图书馆服务质量:通过语言模型技术改进图书馆的客户服务,如提供快速准确的回答。

3.提高学术研究和教育资源:通过大规模的数据挖掘,为学术研究和教育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奎林说:落地用起来不会那么理想。一说到自动化,用起来之后最终就会问题不断。

小麦:感觉条理清楚,逻辑清晰,就我们地方图书馆,馆内80%的人答案不会有他好。

奎林说:咨询问题可以接受。比如预约管理,不能出差错。回答问题弹性大。

小麦:现实中碰到的很多问题,在与他交互的过程中,会让自己思路清晰。

图谋:我联想到某些产品与服务的机器人解答咨询服务,用户体验比较糟糕。

小麦:这种问题产生的原因,我的理解一是算法问题,二是回答数据库容量不够大。chatgpt放开让全世界的人来问,后台的人员还在改进算法,完善数据库。预约管理,chatgpt可以提供很多意见和想法作为参考,现实中各个馆的预约管理也是试运行过程中不断调整的,chatgpt也许可以缩短我们的调整过程

图谋:关于ChatGPT,图书情报领域有好些人在密切跟踪,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尚不清楚。至于“能否接驳图书馆的日常工作?”,受到诸多制约,进入实际应用领域尤其是带有公益性质的领域,估计尚很遥远。

小麦:还有一个问题,chatgpt也许不会对我们敞开大门。当他的技术臻于完善,对使用者设置各种门槛,由于某些原因,有些使用者会被拒之门外。

Mars,Zhang:个人觉得,chatgpt对图书馆的影响主要是提高工作效率。对图书馆内容的影响会比较大,图书期刊的撰写等等。

奎林说:ChatGPT主要是针对内容,对业务工作的规则、制度的帮助就不要期待。南京的Y问做得也不错,好多个自动问答都是拿他做底层。这个为啥以前没人讨论,ChatGPT出来好像大家才知道。我自己写过微信自动问答(核心代码**编写的),只不过只是为了写文章。

小麦:南京的Y问,我网上搜了一下,都是Y问科技的宣传,并没有像chatgpt那样,我可以体验AI对话。

奎林说:不少企业的对话是他们做的底层,当然不是免费的。有几个免费的能做好?要查看云问的客户是谁,应该有列表的。

Mars,Zhang:国内的各种技术都是一开始就收费割韭菜。国外的不收费,不科学上网又看不到,唉。

可可-参考馆员:ChatGPT将来的方向也是收费。openai团队正在调研测试收费版。

白纸坊:空间很大。包括chatGPT 在内的语言大模型,为我们提供知识服务准备强有力的工具。把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喂给模型,他们就能直接回答靠谱的问题了。给数字图书馆时代提供了丰富的想象力。

biochem:同一个问题的回答适合不同的图书馆吗?

图谋:有一个较为现实的,也是比较尴尬的问题是,知识服务是谁提供的?ChatGPT?ChatGPT是谁?似乎没有图书馆什么事。

图情后学:我也觉得和图书馆业务关系似乎不大。

奎林说:哈哈,本来就没关系。

图谋:当前图书情报领域在中间起着什么样的作用?似乎更多的是像我一样感叹:人工智能真能。比如图书馆转型发展的期望是提供知识服务,然而,图书馆提供的知识服务(或者说经有图书馆提供的知识服务),图书馆只是一个“中介“(若有若无,甚至可有可无)。关于图书馆这个概念,这些年真的是越来越“虚拟化“。只要舍得投入,数年内建一个“第一“(某一方面或某几方面)问题不是很大。各领风骚三五年。

图情后学:可以想像一种可能,将来的付费版本可以接通合作数据库,或者本人给它喂数据和语料,炮制出一篇完成度百分之五六十的论文,普通科研者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发挥。

图谋:关于制造论文这块,已经成现实了。之前已经有报道,机器人写的文章,顺利在多家高水平期刊发表。近期,ChatGPT被列为“共同作者”算是热点话题之一。孙学军.《自然》增加新规定应对ChatGPT.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373381.html

白纸坊:科研团队还是急需要知识服务,企业也需要。由图书馆提供,还是比较符合大家的认知。这对于现有的图书馆的体系应该算是机遇和挑战。图书馆负责资源建设,这是现有语言大模型特别需要的。不同的知识领域跑出来的模型,就是各个领域的专家。在这个过程中,图书馆做好资源建设和人机交互。这两块,一直算是我们图书馆积累和强项。相比数字图书馆,chatGPT 等语言大模型把机器与人的距离,拉近到可以直接对接,这也是我们特别兴奋的地方!改变一些工作流程,也还是令人期待的。比如说馆藏资源检索,我们之前要结构化很多元数据。现在借助大模型,直接把文本给它,让她自己提取。在检索入口,用户直接提问即可。

图谋:对于大馆强馆或许有一定可为空间,对于大多数馆,可能还真的是束手无策。

图情后学:图书馆有能力承担重大资源建设的功能吗?刚才大致看了一下**大学图书馆的线上资源,自制或自有知识产权的内容比例并不太高。

白纸坊: 以前的资源建设,需要相应的系统做支撑,现在有了ChatGPT,只需要给他找包含各种知识的文本,不需要格式化,建设难度小了很多。

图谋:受到诸多制约,这些年来,我自身观察与体验到的,总体来说是比较沮丧的。

Mars,Zhang: 机遇大于风险,激动人心的技术。

图谋:以馆藏资源整合与揭示为例,早些年也有挺不错的宏观设计,甚至有系列有益的实践与探索,比如曾经有多个较大规模馆藏联合目录检索系统,近年,真的是“每况愈下”。当前,“孤岛“越来越多。

白纸坊:您对图书馆比较了解,落实起来应该困难重重。感觉大模型能解决数据孤岛。

图谋:理论与技术的发展,不是线性的。包括ChatGPT类似的探索,实际上已有多年(比如Y问科技宣称,2011年1月“国内第一个开源智能问答机器人FaqRobot V1.0正式上线”),“火起来”的时间并不长。ChatGPT确实有着无限潜力,但具体能走到哪一步,还需要“走着瞧”。

白纸坊:这一波主要还是transformer ,一个是bert ,另外一个是gpt。gpt 是语言生成模型,就是给它一句话,它自己像人一样,说下面一句。我觉得图书馆以前在知识服务领域提出的一些问题,很多能通过当前技术去回答了。把这些包装好,就是非常好的知识服务了。

图情后学:这些工作是不是交给大型互联网公司或其投资的初创企业更合适,个体的图书馆只需要一个接口就行,比如像Z网一样。

图谋:对于“知识服务”的提法,本身是挺好的,当前似乎说的越来越少了,声音愈来愈弱了。

白纸坊:社会分工不一样吧,互联网找不到切入口它也不想去做,初创公司倒是有一些,allenAI 就是一直致力于我们提到的这些。Z网感觉后面几年估计不大像走快了。

图情后学:要知道图书馆自己并不生产内容,无资金无技术无人才。

白纸坊:从我接触来看,(知识服务)企业需求很多。在社会分工中,图书馆就是站在资源中转,这个很重要。别的人来做,很难破处人的认知惯性。

图谋:当前敢于说自己提供了知识服务的图书馆,为数不多。得到用户认可并持续生存与发展,还是偏少了些。个人的观察,图书情报一体化的几家图书馆在知识服务方面确实是有成绩的。

白纸坊:以前提供知识服务确实有难度,现在都能给人写论文了。未来可期。

图谋:换一种表述是能解决实际问题了。知识更加具象化了。

白纸坊:我们可以做一些尝试。很多领域都在测试chat GPT 到底有多靠谱。

图谋:我自己的体会是有无限可能。还有一个体会是,图书馆如果能为企业提供知识服务并得到认可,这会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水平、高质量的。当前这样的图书馆还是为数不多的,期待未来可以多一些。


延伸阅读:

(1)图谋.人工智能真能—— OpenAI提供的ChatGPT 演示应用体验.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67397.html

(2)傅平.2023年对我来说又是人生的新挑战.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16383-1372149.html

我已被任命为惠特曼学院的新图书馆馆长,如果我想在这个小型私立的顶尖的文理学院要取得成功,我应该如何开始?你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我特地咨询了一下ChatGPT,一个OpenAI开发的人工智能聊天软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74164.html

上一篇:人类和天花之间的关系变化
下一篇:圕人堂话题:ChatGPT对图书馆工作的影响(续)
收藏 IP: 49.88.247.*| 热度|

2 郑永军 徐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3-21 17: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