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人穷可以,但不能没有志气! 精选

已有 10040 次阅读 2012-8-2 20:0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微博, office, style, center

人穷可以,但不能没有志气!

 

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搭建实验室和赶一篇论文,上科学网的时间锐减。今天偶尔看到一周前一位博主的微博《今天高考分数出来了-后续》(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4420-595490.html )。读后让我很是感慨。首先我先谈谈对我们这位让人尊敬的科学网博主的印象。陆博主作为科学网为数不多的女性博主之一,其实对于她多大岁数,在哪个大学当老师,从事什么专业,我一概不知。但从她的博文里传递出来的信息,她应该是一位心底善良,充满爱心,有着贵族气质,邻家大姐姐这么一个形象。

 

因为之前我看过她写的关于这件事的第一篇微博《今天高考分数出来了》,当时读完让我很感动。我很感动博主资助的这个孩子的勤奋,努力,因为今年高考,他不负众望,考了全县第一名,这当然是一个了不起的结果。但更让我感动的是,博主在听到大家恭喜,赞美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坦然。 这种心态,坦率地讲我是做不到的,我相信大多数的朋友也未必做得到。因为现在的人们考虑事情,不由自主地会带有很多功利的色彩。比如说我的钱花出去了,首先想到的是,我为什么花这个钱?花处去后会有多少回报?

 

然而当我今天看到这个《后续》博文,让我很是纠结。我纠结的原因是,当这个博主资助的孩子被国防科大录取后,给博主来了一个电话,当然是首先告诉这个好消息。然后,当博主问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个孩子竟然很自然地(我不知道是不是理直气壮地)说,他还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看到这个场景,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孩子太没志气! 孩子的家长也不懂得怎么教育孩子,因为孩子不懂得什么是感恩!

 

说到感恩,说到现在很多年轻人的不懂得感恩,我想这已经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问题,而是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家长,学校,乃至整个社会都应该引起重视。我记得老婆跟我讲过一件事,是关于她的在澳洲的朋友。事情是这样的,老婆的朋友的老公有一个侄子,要结婚了,可还没有房子,但知道他的叔叔在澳洲工作。给他的印象是他的叔叔一年挣很多钱。然后就问他的叔叔,他结婚的时候能不能给他在中国的城市买套房子?一套房子,再怎么也要100多万人民币啊!这个事情让在澳洲的这两口子心里很是不舒服。首先,这个钱能不能拿得起先放到一边,让他俩伤心的是,他们的这个大侄子也都大学毕业了,也都成年人了,做事怎么就不能为别人考虑考虑呢?这两口子,在国外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下的钱,连自己在澳洲买房的贷款都没还完,哪有那么多钱,动不动就要一百万啊!实在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变得这么自私!无论亲的还是远的!

 

我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很穷。村里有个李姓大哥的亲戚。其实也不是什么直系亲属。但他跟父亲关系很好(跟父亲年纪差不多,但辈分低),曾经一起在爷爷的私塾里念书。后来这个大哥很有出息,从乡长,镇长,一直干到我们县的县长。即使当了县长,他对父亲仍然十分尊敬。父亲很少张嘴求别人,君子之交淡如水是他的原则。但后来家里只有大姐因为家里成分不好,户口一直转不了(农转非),户口转不了,在那个年代,就不能考工(当时工人是铁饭碗)。无奈之下,父亲求到了这位李姓大哥县长。县长二话没说,赶紧解决这历史遗留问题,大姐的户口才顺利转了。大姐后来才有机会考工,考学。这件事,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跟我提过很多次,说做人要懂人情,人家对咱们的好,要记一辈子。这不最近,我这个县长大哥早就退休了,但他的孙女辗转联系上了我,说可能有机会来澳洲读个硕士。我给家打电话的时候,无意地说到这个事情,父亲一下就激动起来,完全是命令的口吻告诉我,一定要想办法帮助你大哥的这个孙女,因为咱们欠着人家的人情,一直没还呢......父亲啊!感恩!我从小就懂得!

 

现在再说说我们的科学网博主资助的这个未来的大学生,试想一下,如果他的父母从小就教育他懂得,受人点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牢记人穷意坚,不坠青云之志等古训。他怎么能那么坦然地向已经帮助了自己那么多的恩人,再索取什么?难道接受别人的施舍(当然陆博主不是施舍,是爱心)真的那么舒服吗?有时,我在想,我要是这个被资助的穷苦学生,我会怎么办?我会在大学里,在日后的工作中更加努力,决不辜负那些对我有过帮助的人的期望。更重要的是,我会把曾经帮助过我,曾经资助过我的每一分钱都记录下来。我会拼命长本事,等我日后有能力的时候,我会把这些钱如数还给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不是为了还这份欠下的债,而是感恩他们的那份爱心。如果他们不要这些钱,我会以他们的名义,去资助像我以前一样贫困的学生,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598398.html

上一篇:是不是搞科研的料还得靠自己-无论什么龟
下一篇:Shopping 在香港

55 陈珍珠 张玉秀 李伟钢 漆海霞 杨正瓴 郑永军 李学宽 武夷山 陈龙珠 任胜利 徐迎晓 王晓明 何红伟 陈安 刘旭霞 刘庆丰 周雄伟 周可真 何海 喻海良 迟菲 王德华 覃开蓉 牛文鑫 张红光 唐常杰 陆俊茜 逄焕东 郭向云 翟自洋 周杰文 魏东平 郭桅 郭胜锋 上官科科 田丰 曹聪 卢萌盟 曹冲 杨艳明 宋泽阳 王春艳 褚昭明 滕毅 王晓丹 MassSpec1688 hmaoi zzjtcm opticssim hahabaicai dangping lingling101 ahsys zaimingyu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6: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