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海棠花事

已有 5815 次阅读 2016-4-10 23:04 |个人分类:科普文章|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海棠花

最美的春天,继续晒“花事”。

本博取名海棠花事,可以有两层涵义,其一,有关海棠这一大类植物花的事情,其二,专指叫海棠花的这类植物的事情。

其实,想讲的、想晒的,还是涉及海棠这一大类植物的“花事”。

海棠这类植物其实是跨越两个属的,它是指苹果属和木瓜属多种植物的俗称,涉及的种类蛮丰富,比如苹果属的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木瓜属的贴梗海棠和木瓜海棠,等等。

如果再扩大一些,也有人把秋海棠科的秋海棠,也拉进海棠大家族。我们家里盆栽的草本海棠属于秋海棠科的。

海棠这类植物有草本的,也有木本的,有灌木的也有乔木的。说起它们的起源,就别细追究了,因为现在栽培的海棠,早已物是人非。人工培育的味道浓浓的。

我们一般说的海棠花,属于蔷薇科、苹果属,拉丁学名Malusspectabilis Ait.Borkh。一般为高大乔木,据说树高可以长到8米。但现在经过园艺改造,也可以有矮化的小灌木。

我在元大都见到了矮化成大约不到一米的实生灌木海棠;在玉渊潭见到了嫁接成大乔木的垂丝海棠,树型酷似桃树,故许多人把其认成桃树
......有点令人眼乱。

其实,我也是这几年才注意到另一类大多为灌木的海棠类型——木瓜属的皱皮海棠和木瓜海棠,前者也叫贴梗海棠,颜色很丰富,常见的也有大约20个品种。现在也陆续开花,而且持续花期也不算短。木瓜海棠一般用木瓜嫁接,与我们吃的木瓜是近亲。

 

海棠是为中国著名观赏树种,从南到北都有栽培。海棠也是我们北方传统种植的植物,小时候就很常见。由于生长相对迅速,适应性强,近些年大量用于行道树栽培,绿化美化城市环境。

搬到广外这边的新小区,其实楼下的小马路中间的绿化隔离带就种着不少直立的大灌木,每年开花时已长满了叶子,远远看去一片绿粉相间,并不显得十分突出。今年才注意到它们是海棠树,西府海棠,也许不知什么时候从别处移来的。去年秋天修好的对面的滨河绿道,也是种了很多的西府海棠树,高的矮的都有,一周前就开始开花了。今年温度偏高,海棠的花朵如果不抓紧开放,往往很快就被迅速生长的绿叶掩盖了。


樱花尚未完全落去,梨花、海棠又登场,我们甚至还没有做好准备,各类春花就呼啦啦全来了。于是,京城的爱花一族就到处奔波,赏花、拍花,忙的不亦乐乎。其实,有时我们有时不必远行,在大街上、家门口、小区内,都可以看到很多种类的春花,就像我前几天拍的菊花桃,就种在离我几百米的地方。

但此时,涌向某种花集中的地方去赏花,仿佛也成为帝都百姓的一件件盛事,桃花盛世、海棠盛事,一件都不能错过。不去凑凑花事这热闹,生活就像缺少了点什么。

北京的海棠盛事发生在城北的元大都遗址公园的北土城至安贞门一带,绵延数里的河边绿地,5000株、近30个品种海棠树花开的季节,色彩纷呈,美景醉人,也引来了无数游人。

一晃儿20多年过去了,上世纪90年代在元大都城墙遗址公园附近居住的时候,还没有海棠花节,也没有多少人注意这里有成片的海棠花在四月绽放。如今住在南边的我,每年不远数里追随着她们开放的脚步,只为感受那“人如潮、花如海”的景色。

不过,来过元大都城墙遗址公园,感受过海棠花溪盛事的人们,都会觉得不虚此行,因为他们惊奇地发现,这里的景色每年都会有不同,都会有新的品种呈现在我们面前。现在有专门的育苗基地,可以随时移来成株,立时可以观赏。今年发现新增的红色北美品种很吸引人。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照片吧。翻了一下旧博,的确,今年的海棠花期大约提前了一周左右。





4月4日在家对面的广外莲花河滨河绿道拍的西府海棠,此时大部分花已开放。我们熟悉

的海棠花——粉蕾白花





4月5日在玉渊潭樱花园拍到的含苞欲放的垂丝海棠。



4月9日元大都城墙遗址公园的北美系海棠品种,高原之火,颜色深紫色,属于晚花品种


颜色这么深的苹果属海棠花以前见得并不多



找到少量尚属含苞欲放状态的海棠花。






深色的海棠品种,显得很富贵。






另一个北美品种钻石



红巴伦。花开得红红火火。看了一下这公园立的牌子,拉丁学名挺有意思。红巴伦

拉丁名Malus Red Barrom, 除了属名,后面的种干脆就用英文代替了,呵呵,加上引号

比较好吧



浅色品种——雪坠










海棠也有垂枝型的
 

贴梗海棠,颜色很鲜艳



矮矮的海棠小灌木





公园的赏花人潮



这里的水还算比较清



风刮落了很多花瓣到水中



建筑上的电线很乱啊,只能拍成这样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969225.html

上一篇:40年前的清明,我们无心踏青赏花
下一篇:写在发热之后:免疫系统总动员与炎症反应
收藏 IP: 114.243.201.*| 热度|

15 王德华 苏德辰 李学宽 鲍海飞 杨正瓴 蔡小宁 陈沐 李志俊 强涛 陆俊茜 王桂颖 刘世民 biofans jiareng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5 14: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