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zj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ITzjg

博文

186 下馆子 精选

已有 3634 次阅读 2023-12-21 22: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两天听梁实秋的《雅舍谈吃》,大家就是不同凡响,笔墨之间把个吃在中国描绘的活色生香。恰巧昨晚蹭小朋友空手道俱乐部团建,我们在个日本馆子大快朵颐之际,不禁有了动笔的念头。

记忆中的我第一次下馆子已经模糊,应该是我上学前,大约是在老家小十字街附近,或许是县城最大的饭店,吃了什么已经全然忘了,就记得老爸让我尝了一口啤酒后我的困惑和不解。这一幕完完全全的被我儿子尝过他的第一口啤酒后复制出来了。这之后一直到去哈尔滨上大学,下馆子的记忆很少,高中晚自习不能回家吃饭,所以一般是在学校附近的豆腐脑店解决,一个烧饼一碗豆腐脑,也谈不上是下馆子。到了大学,印象中有在哈工大一舍附件居民开的食杂店买瓶啤酒,就着花生米,红肠看球赛的经历。现在我们住的一舍以及工大院内的平房都已经往事如烟了。当年出一舍和护军街的校门,哈尔滨喇叭厂旁边有个回民饭店,马家馆,现在想起他家的烧卖还是垂涎欲滴。不过就像梁实秋所言,即使现在还能吃到一样的烧卖,我相信自己也不会有当年那种感觉了。硕士期间老板带着我们下馆子打牙祭,记得老板一个同学,那时候的大款,最喜欢的菜还是他穷时最爱,尖椒土豆丝。或许是潜移默化,硕士毕业飘荡在京津冀两年的我,不管去什么样的馆子,尖椒土豆丝都是我的必点项目。后来去了厦门有了自己的家,早饭是厦门早餐工程,古龙快餐,中午是食堂或者大排档,工余则经常呼朋唤友的下馆子,能记起名字来的有在文园路上的东北馆子,老知青。再后来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来到加拿大插队,第一年的圣诞节导师请学生吃饭,应该是在西安大略大学的教工俱乐部,吃的自助餐。吃饭前我就问有没有火鸡。吃过第一轮后同组老外问我火鸡滋味如何,误把火鸡当成切片猪肉的我坚决否认有火鸡肉。这一幕是如此深刻以至二十年后的昨天当有人提及火鸡时,当年的一幕仍然活灵活现。加拿大是个大熔炉,移民带来了各自文化的同时也把加拿大变成了美食荟萃之处,不论是在萨屯的日子还是出差在外,我一般是选择异域美食,满足口舌之欲的同时也是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而参加诸如儿子团建这样的活动,下馆子也是一个不错的放松。昨天坐在空手道俱乐部组织者对面,闲聊中知道好多趣闻,这里不妨着些笔墨:空手道俱乐部名曰萨大空手道,我过去瞎猜是不是组织者,萨屯联合交巡警队长(今天问了一下,手下共有9个兵)上大学时候的俱乐部。昨晚得以证实,队长大学前,以及大学时代就在这里练了,凡四十年;队长每天笑眯眯,根本不像个严肃的执法者,偶尔执行任务着制服去空手道练习场,全身披挂看起来有几分不同,不过总的说来和气为主。昨晚问是不是执行任务也是如此,答曰是。又问,遇到无礼之徒何如,曰,依然如故;我是第一次去这个馆子,问队长厨师是否是日本人,答曰是。空手道口令,以及一般问候都用日语,所以我认为他是从语言判断出来的。后来我注意到厨台有菜点明细是韩文,看看人,也是更像韩裔,看来洋人的日语学的不到位。

据说中国人说去饭店为下馆子,原因是古代中国大多自给自足,饭店是旅途在外为维持温饱不得已而去之处,所以饭店地位不高,因而有下馆子一词。现在不一样了,去饭店打牙祭对很多人已经是家常便饭,对于儿子这一代更是从小下馆子,未成年已经变从为主带我们这等老朽下馆子。不过现在私房菜又有回流趋势,保不齐以后下馆子还真是为了填饱肚子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儿。2023-12-21 于萨斯卡通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78975-1414846.html

上一篇:拾光集
下一篇:187 读诗
收藏 IP: 128.233.249.*| 热度|

5 刘钢 郑永军 郑强 王成玉 胡泽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5 1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