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张劲松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s1970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博文

《姑妄言》中的徐霞客形象

已有 1851 次阅读 2022-9-4 09:24 |个人分类:古典文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姑妄言》中的徐霞客形象

u=677657284,478896863&fm=253&fmt=auto&app=138&f=JPEG.webp.jpg

   徐霞客的明末的著名的探险家,家庭巨富,探险滇黔各地,留下《徐霞客游记》巨著。清代小说中反映徐霞客的很少见,唯有雍正年间曹去晶的长篇小说巨著《姑妄言》第四回描写的童自大的哥哥童自宏,乃以徐霞客为原型塑造。盖童自宏的名字有一个“宏”字,暗示徐宏祖之“宏”,童自宏周游天下,“志在四方”,冒险游滇黔蛮荒之地,皆与徐霞客很相似;他家室“巨富”,特别是他探险考察滇黔,都与徐霞客一般无二。下面节录部分情节以飨读者

   锺生前日在书坊中见一册新书,名曰《峒谿备录》,翻开一看,系本京新安人姓童名自宏近日的著述,他也买回来闲阅,你道这童自宏是谁?他就是童自大的胞兄,与他乃弟的胸襟大不相同,满腹文章,却不愿出仕,一意陶情山水,爱阅历名山大川,民风土俗,他家中也是巨富,将家事付与儿子主持,只在外边游览,有人劝他道:“何不在家享用,常常奔波道路,何苦乃尔?”他道:“大丈夫志在四方,岂有个做看财奴,守这故园空老。” 一日想道:“东西两粤,吴楚秦蜀,我都曾游过,只不曾到过滇黔。我闻得苗蛮之地虽近中原,而人畏其险峻,细探之者甚少。我何不一游,把蛮中风景纪出一段故事来?不但自己豁了心胸,也可留为后人长些见识。”决意要去,亲友咸劝阻道:“苗蛮烟瘴之地,何可因游观之小事而轻万金之躯?宁不闻千金之子,立不垂堂乎?”他笑道:“如诸君之言,床榻之上,屋宇之中,皆不死人者耶!”【达者之见。】遂带了数个家人,携了若干途费,到了南京。

书中描写童自大在南京的两件轶事。一是古玩店摔碗,二是报恩寺戏弄傲慢的胖和尚。

那时应天府学敎授姓广,这两三个秀才知他是好客的富翁,何乐而不往,便日日到他寓中陪谈,大嚼豪饮,那是不消说的。一日,童自宏同他們到三山街承恩寺閒步,見許多的骨董鋪,遂挨着家看去,並無一件好物。看到一家,還有幾件看得的東西。他衆人中有一個朋友,見一個匣內放着一隻玉椀,便伸手取過來看。那開鋪子的,先見他們幾個都是酸丁打扮,料非售主,坐着揚揚不睬。此時見他拿椀,忙站起來說道:“哎呵呀,看仔細!好閒賤手,遠遠的看看罷了,一下失錯打掉,你陪得起麼?”便伸手來奪。童自宏見他小量那朋友,心中暗怒,便一手接過來,問道:“你這椀値多少銀子?就敢量人賠不起。”那人見童自宏說這話,估了他兩眼,見他穿着也甚是平常,料不是主顧,遂冷笑了一聲,道:“要是別人買,一百八十的要。相公你若要,讓你些,吩咐家人道:“稱二十兩銀給他。”那人爭道:“這是人的寄賣的,定要五十兩,昨日人還到四十兩,尚不曾賣,如何摜碎了他的?”先那朋友被他譏誚了兩句,一肚暗氣發洩不出,今見童自宏摜碎了,心中暗喜,便說道:“你要二十兩,他就給你二十兩,還有甚麼說的?你先貶淺我罷了,他是徽州有名的百萬童老爺,像你這樣的鋪子開得起幾萬個呢,你也小量他? ”這條街是極熱鬧的所在,此時圍着許多人看,這朋友向衆人細說了其故,衆人一來也惱他渺視人,二來人情所使,自然要奉承富翁,都說開鋪子的不是。他方忍氣吞聲,沒得話說。

童自宏同众人谈笑着踱出聚宝门外,到了报恩寺。走乏了,投知客寮去。只见那一个大胖和尚,肥头大脸,穿着一身绸缎僧衣,光着头,坐在一张大圈椅上。见了他们,屁股略抬了一抬,道:“请坐。”他众人也都坐下,那和尚毫不瞅睬,也不叫茶,童自宏见他那样子可恶,笑问道:“老师就是知客么?”那和尚带答不答的道:“正是。”童自宏道:“请问这报恩寺以前是甚么寺来?”知客道:“以前是长干寺。”童自宏道:“长干寺以前呢?”那和尚茫然了一会,道:“这却不知。”童自宏笑道:“宝刹也算南京第一大寺了,无限的贵官财主来往。像我辈穷酸不足论了,倘遇了那种人盘问起来,连本寺的来历都不知道,不但于宝刹削色,就是有愿布施的也不肯出手了。”那和尚问道:“相公可知道么?”童自宏道:“我安得不知?”那和尚忙立起,满脸陪笑,足恭问讯道:“适才着实得罪,小僧以为是等闲人,不知是广见博识的老先生。”叫小和尚送茶。茶罢,就叫掇果碟子上来。一十六样上色果品细点,再三让着。吃了一会,又叫备斋。顷刻撤下果碟去,送来十二碗丰盛素菜,包子云卷,南乡米饭,细粉鲜汤。

吃饭毕,又叫烹了一壶好毛尖茶来,漱了口。那和尚笑吟吟躬身问道:“请问老先生,敝寺长干寺以前端的是甚么寺?”童自宏道:“当年梁武帝要建长干寺,特选了这一块地基起盖的,长干寺以前是一块大空地了,这有甚么难解处?”众朋友先也以为童自宏必知其详,都侧着耳朵听,见他说这话,都忍不住的哈哈大笑。那和尚先当童自宏是实话,陪了无限的小心奉承,备茶果,备汤饭,盛款了要请教。此时方知是耍他,又说不出口,心中暗急。光头上的汗珠有指顶大,顺着往下滴。童自宏笑着起身一拱,道:“多扰了。”笑着同众人别处去随喜,吩咐家人道:“称二两香资送这师傅。”那家人便向身边取出一包银子来称,那和尚见给了二两银子,除茶饭之费,还多余两数,方才暗喜不急。因见他这样出手,不像个穷酸,问那家人道:“你们这位相公姓甚么,在那里住,口声不是我们本地人?”那家人道:“我们家老爷是徽州有名的童大百万,你们这城里住的童百万就是他的亲兄弟了。”那家人也恼他出家人先那大样,说他道:“他先来时,你不那大模大样,奉承得他快活,要化他一千五百,只当毡子上去了一根毛。”说着,连忙赶主人去了。那和尚后悔无及,后来倒也教乖了他许多,再不敢以衣帽相人,不论贫富人来,都以上待,按下不表。第四回

   那童自宏在城里城外各僧房道院游了月余,买舟而去,或水或旱,到了贵州、云南一带,住了年余回来,果然纪了一册手抄,名爲《峒谿备录》。

u=169042940,3754477689&fm=253&fmt=auto&app=120&f=JPEG.webp.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97716-1353941.html

上一篇:怀念唐阿姨
下一篇:卖砂锅粉的画家——兼怀贵大往事
收藏 IP: 111.121.89.*| 热度|

2 张晓良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03: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