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x7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x71

博文

与癌共舞( 2 ) 人类生存,匹夫有责! 澳大利亚 周家馨

已有 2464 次阅读 2016-1-21 20:14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观点评述


与癌共舞( 2 ) 人类生存,匹夫有责!

澳大利亚  周家馨

一月14日晚,我在科学网的博客,上传了一篇博文 《与癌共舞 (1)- 是时候了,停止人们死于癌症!》。

谢谢印大中先生,当晚即在博文后留言:“ 癌症的起因搞清了吗?这就让癌细胞发抖?”

我在16 日回复了他 (2016-1-16 10:35):

“印大中先生,癌症的机制确实还没有弄清楚。但是人类对它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人类要攻克它的决心和努力,一定会征服它。搞生命科学的人,肩上的担子更重。每一个人都需要参加战斗。我衷心地希望您像朴树的 “白桦林” 歌声中的那个小伙儿: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儿拿起枪,奔赴沙场。' ”

2012 年,我回京参加大学同学 50 周年聚会。在即将离京的头天晚上,一个现居高位,当年曾跟过我做研究生的青中年人,请我吃饭。

席间他深情地对我说,“周老师对我讲的许多话,我一直都记着,至今还记得。”  

“是吗?我给你讲过什么话?我都不记得了。说来听听。”

他说,“比如我曾问过你,'什么是知识分子?' ”  

我笑问他,“那我是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 “您说,'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就是(叫)知识分子。' ”

我想在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的后面, 针对目前抗癌的严峻形势, 再加一个斗胆原创的变句:人类生存,匹夫有责!

我可以为沽名钓誉,去到更大的一个平台,去公布上一篇博文。但是我选择了科学网博客。

为什么?

因为我感到,科学家们,不管您是不是搞生命科学的,都应该,而且拥有,向癌症冲锋的能力。

这是我从自己与癌症共舞的结果,得到的体会。这个结果,曾引起周围许多朋友和医生的注意。

人们争相问我,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怒发冲冠,拍案而起,决心跨越自己非医的专业,开始癌症的研究?

你是怎么样从癌症的基本概念,名词、术语学起,了解到决定癌症走势的重要病理因子。

你是怎样根据这些重要的病理因子,学习判断治疗某癌症一定需得使用的,最新的,又是最合适的, Procedure。

你是怎么样判断,需要执行的这个Procedure,世界上有哪几种专科杂志是最权威的?这些杂志上有哪几位专家的思想,是最活跃,临床试验的 ideas 最好,做的结果也最可靠的?

你搜索了多少国家的多少文献,最后缩小了范围,详细地研究了 31 篇有 refereed 的关于某癌症临床试验报告的文献?

你又是怎样从这 31 个临床试验中,确定了你认为是效果最好,化疗付作用最小,结果的可靠性指标最好的一个临床试验,并在此基础上变化,制定了自己对某癌症的化疗方案?

你又是经过怎么样的艰难,说服了你的医生,答应使用了你自己的化疗方案?

你是怎么做到了:三年来某类型的某癌症,已见到初歩成效;几个具体的治疗措施,经过自身试法, 比如某化疗药品的浓度和剂量,已被此间一个有名的化疗中心采用的?

等等。

化疗,在非医的人们心中,是一个神秘,不可触及,不可逾越的东西。他们需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要我 “传” 给他们。

但我从自己的学习过程中,已经知道,癌症千变万化。每一种器官的癌症,下分的类属,都十分复杂。而每一种类属,又有不同小属,需要对此不同小属的,又是不同的治疗。

这种复杂多变的情况,让医生们忙得完全顾不过来。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医生们可能会判断错误,可能会使用不对的 Procedure,可能会让病人觉得,医生没有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病。

但由于每一个病人的癌症,都是一个特殊的个体。我没有办法,让别人去取和死用我的 “经”。

我也绝不应该这样去“传”。因为,这只会误人子弟。 癌症病人必须得自己研究自己的病。

但  “那你又是怎么做研究的呢?”  

说实话,面对没有做过研究的朋友,我就是想了半天,也答不出。

因为我没有办法,把我一生执着于做研究,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小就喜爱探索,恨不能学到像福尔摩斯破案的本事那样,去究根问底地做研究,因而积累起来的经验和眼光,给他们速成。

但是对科学网的科学家们,我绝对认为,你们自身都拥有研究癌症能力的基础。

李大胜先生,在我的博文《与癌共舞 (1)... 》后面,用英文提出了一个相近的问题。

我希望在刚才的文字中,李先生已经悟出了,你向我要的,关于 Dance Choreography 问题的答案。

我很谢谢李大胜先生。他是在那篇博文后,行单影只,唯一推荐该文被置于博客首页的一个人。

我的直觉猜测,可能他有敏锐的科学嗅觉。因为他嗅出了,那篇虽因匆忙,而没有能被完全展开的小文章的意义和内涵。

其实,说一句不好意思的,斗胆的话:,这三篇 (我还将再写一篇  “与癌共舞(3)” )博文,都应该在咱们博客的首页上去 “立”个“正”;向大伙儿,“敬”个“礼” 。

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如若第一篇曾经即时地在首页“立正”,兴许咱们的科学网博客,还能挣个与世界在第一时间接轨的英名呢。😄

想想看,两位总统是在华盛顿时间的一月12日晚 9 pm,也即布里斯本时间的一月13日中午时分才开始演讲后再宣布的。

而我的博文,是在一月14日一看到 the NCCN 的 email,就赶紧上传的。就是为了争取时间,把这个有重大意义的事情,早一点告诉给科学网的朋友们。

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冷漠和迟钝。

我留意到,还有个博友,也报道了这个消息。但感觉上,他的文章对此也有点冷漠,甚至于对此使命的意义,有些许压低。看文字,猜测作者恐怕还没有机会,看到拜登的声明原文,也没有听到奥巴马的演讲。

我希望,千万不会有人,来扣我一帽子:美帝国主义的两个总统讲话,你欢迎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欢迎?

为什么? 不为别的,就为神州广大的老百性。

这个使命有个特点,特别地强调打破癌症研究的各种机构,中心,制药公司等等,相互的各自为政,封锁进展消息,使得癌症研究的进程不恰当地推迟。

在神州雾霾笼罩,环境严重污染的大地上,专家们早就在预测,中国癌症患者的人数将成几何级数地攀升。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这样的使命,难道不需要欢迎吗?

还是回过头来,谈癌症的研究吧。

我再重复一遍:我认为不管您是不是搞生命科学的,都应该,而且拥有,向癌症冲锋的能力。

衷心希望科学家们,以此为己任。

人类征服癌症,需要我们大家努力。

周家馨

2016-01- 21

写于布里斯本家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981069-951714.html

上一篇:与癌共舞 (1)- 是时候了,停止人们死于癌症!澳大利亚 周家馨
下一篇:与癌共舞(3) 我给美国副总统拜登的电邮全文 澳大利亚 周家馨

4 田云川 刘晓锋 王丽娜 chaij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9 0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