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scienc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ralscience

博文

研究没做好,哲学来指导

已有 1991 次阅读 2022-5-7 23: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当前,心理学研究普遍要做中介分析、调节分析,然而,不少此类研究没有做好,尤其是心理学本科生,研究中往往存在明显的失误。如果对这些失误进行剖析,那么,很容易发现,研究者亟需得到哲学指导,例如,矛盾论的指导,特别是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的指导。

任何一项心理学研究,都需要明确自己的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什么,不能把次要矛盾当成主要矛盾、把矛盾的次要方面当成主要方面。否则,就将导致混乱,做出不成章法的研究来。这里介绍两项改编的研究案例(为行文简洁,略去其中的引文),指出存在的具体问题,提供相应的哲学指导。

1,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以初中生为被试,考察友谊质量和学业成绩的关系,把学校参与作为中介变量。其中,友谊质量(friendship quality)是指学生的同伴关系,测试时,得分越高表示友谊质量越高,同伴关系越亲密;学业成绩是指学生通过学习和训练所获得的学习成果,以学生的考试分数作为评价指标;学校参与(school engagement)是指学生对学校及其学习活动的兴趣和参与程度。

研究者对1088名有效被试的数据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友谊质量和学校参与、学业成绩之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350.17,学校参与和学业成绩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40,它们均在0.01水平显著;中介分析显示,友谊质量到学业成绩的路径系数显著(p<0.001),当加入学校参与时,友谊质量到学校参与的路径系数、学校参与到学业成绩的路径系数均显著(p<0.001),友谊质量到学业成绩的路径系数不再显著(p>0.05),因此,初中生的学校参与在友谊质量对学业成绩的影响中起完全中介作用(见图1)。

image.png 

1  学校参与在友谊质量与学业成绩之间的中介模型

***: p<0.01;括号中表示不包含中介变量时的系数)

从相关分析与中介分析的结果看,图1中的路径系数存疑。更为关键的是,对于学业成绩这个目标变量来说,学校参与和友谊质量的地位及作用是不同的,其中,学校参与和学业成绩的关系更为密切,友谊质量和学业成绩的关系较为疏远,从而,如果要提高学业成绩,那么,就应该以学校参与而非友谊质量为重点。

也就是说,在开展心理学研究时,如果研究者具有矛盾论的哲学思想,那么,他/她就应该明白,在该项研究中,学校参与和学业成绩之间是主要矛盾,友谊质量与学业成绩之间是次要矛盾,学校参与对学业成绩的影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友谊质量影响学业成绩是矛盾的次要方面。据此,他/她可以把学校参与作为自变量,把友谊质量作为调节变量,这样的研究才是合理的。

2,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以大学生为被试,考察宿舍人际关系、积极心理资本和学习投入的关系,把宿舍人际关系作为中介变量。其中,宿舍人际关系(dormitory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是指个体在校期间与室友在宿舍里交感互动中形成的心理关系,测试时,得分越高,表明宿舍人际困扰越多;积极心理资本(positive psychological capital)是指个体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积极心理状态;学业投入(learning engagement)是指与学习相关的积极且充实的心理状态,测试时,得分越高,表示学习越投入。

研究者对499名有效被试的数据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宿舍人际关系和积极心理资本、学习投入之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42p<0.01)、-0.11p<0.05),宿舍人际关系和积极心理资本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59p<0.01);中介分析显示,积极心理资本到学习投入的路径系数显著(p<0.001),当加宿舍人际关系时,积极心理资本到宿舍人际关系的路径系数、宿舍人际关系到学习投入的路径系数均显著(p<0.001),积极心理资本到学习投入的路径系数显著(p<0.001),因此,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在积极心理资本和学习投入之间起着遮掩作用(见图2)。

image.png 

2  宿舍人际关系、积极心理资本和学习投入的中介模型

***: p<0.01;括号中表示不包含中介变量时的系数)

对照相关分析与中介分析的结果,图2中宿舍人际关系到学习投入的路径系数是有问题的。显然,该研究的目标变量是学习投入,由相关分析可知,就积极心理资本与宿舍人际关系这两个变量来说,前者是影响学习投入的主要因素,后者是影响学习投入的次要因素。也就是说,要提高大学生的学习投入,重点工作是培养他们的积极心理资本,而非协调宿舍人际关系。然而,研究者却把宿舍人际关系当成考察的主要变量,并且,选用的测试工具又不是直接测量宿舍人际关系,而是测量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的,愈加使研究显得费解。

毫无疑问,如果在矛盾论的指导下,确定该研究的主要矛盾在于积极心理资本与学习投入,而非宿舍人际关系与学习投入;积极心理资本对学习投入的促进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宿舍人际关系对学习投入的困扰是矛盾的次要方面,那么,研究者应当清楚,把积极心理资本作为自变量,把宿舍人际关系作为调节变量,是合理的,也根本不用复杂费解的遮掩作用来描述这3个变量之间的关系了。

总之,从事心理学研究,需要加强哲学的指导作用,在当前考察中介变量、调节变量的风潮中,尤其需要加强哲学指导。正如前面两例分析的那样,通过矛盾论的指导,可以轻松地看到一些研究没做好的根源,并且快捷地确定合理的研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9783-1337526.html

上一篇:标题怎么写,不妨看样板
下一篇:然后复然后,然后是抓手

15 宋玉 杨韩 王平平 李世斌 侯丹 张晓良 范振英 王安良 曹俊兴 孙颉 张俊鹏 刘秀梅 杨正瓴 马鸣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9: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