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如伊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志东 在一个浮躁的社会和纷杂的年代,在心灵深处保持一片宁静的时空。

博文

无招胜有招之贵人篇

已有 2000 次阅读 2022-1-30 17:14 |个人分类:追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我曾经写过《无招胜有招之猜想篇》、《无招胜有招之道德篇》两篇博文,宣扬无招胜有招的理念。今天继续,写一篇《无招胜有招之贵人篇》。科研如同练武,都需要贵人相助。资质愚钝如郭靖,在修炼武功的过程中,先后得到不少贵人相助,如哲别、江南七侠、马钰洪七公、老顽童等先后给他传授武功。郭靖习得哲别的神箭之技和蒙古摔跤之术,江南七侠的武林外功,马钰的全真派内功,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老顽童的空明拳、左右互搏,并且在周伯通的欺骗下背熟整本《九阴真经》,从而融会贯通武林各家门派之长,最后武功大成。郭靖能够得到这么多的贵人相助,除了机缘巧合,还与他本人的特质和秉性有关。郭靖生性淳朴善良,单纯刚直,待人真诚,并且重孝义、勤奋、爱国,具备侠义精神。

贵人的出现有可能是自己去求帮助(也可以算是有招),也可以是自发出现,自愿相助(可以说是无招)。大呆在求解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的过程中有一段神奇的经历,非常有幸与郭靖相似,先后有许多贵人(著名科学家)自发相助。现在就介绍一下相助大呆的贵人,以及分析一下为什么能够得到贵人相助的原因。

首先是《哲学杂志》的几位编辑和审稿人,他们从arXiv成千上万的论文中挑中我的猜想论文,有点石成金之功。否则,我的猜想工作有可能被淹没在文献的汪洋大海中,也不可能引发后续的学术争鸣以及后续的国际合作研究。当然,我的猜想论文中自有打动他们的地方:研究思路和出发点与前人的完全不同,具有原创性的思想。他们认为值得发表以刺激一潭死水的学术界,从而推动这个世纪难题的解决进程。

然后是牛津大学Norman H. March讲座教授,作为一位德高望重著作等身的学术大师,他首先在国际学术刊物正面引用我的猜想工作,并且指明我的工作的意义是建立了一个新的统计物理。在反对方阻止他继续引用后,他主动与我联系开展合作研究,合作发表16篇论文,极大地推动了研究进展。我的猜想论文中吸引他的是三维伊辛模型的临界指数。他认为70年代之前的临界指数实验结果是精确的,与我的理论结果高度一致。而70年代之后的实验结果受到重整化群理论(获得诺贝尔奖而在学术界建立了统治地位)和计算机模拟等近似方法的误导而偏离正确的结果。所以,他坚信我的结果是正确的。

第三顺序出场的是一群数学家,以波兰数学家Julian Lawrynowicz教授、日本数学家铃木理(Osamu Suzuki)教授为代表。数学军团陆续在国际学术刊物发表了7篇支持我的论文。他们提出三维伊辛模型的数学基础应该建立在约当代数以及量子力学的约当-·诺依曼-维格纳框架基础上,推动了猜想的证明。我的猜想论文中吸引这些数学家的是四元数代数的波函数以及通过加一维旋转打开纽结等。他们认为四元数代数可以用约当代数进行运算,从而解决非对易算符的难点以及构建体系的数学基础,而加一维旋转打开纽结对数学家来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很容易接受我的观点。

除了与Norman H. March教授在九十年代末期有过一面之缘,我与其他科学家素未谋面,什么我的猜想工作能够得到这么多的科学家的自发支持?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真诚:在我的论文中透露出真诚,由于我是出于探索大自然奥秘的初心,没有任何杂念。论文中体现出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对探索大自然奥秘的热诚之意,对大自然美丽的赞美之情。

原创:在我的论文中提出一系列的原创思想,如加一维旋转打开纽结、在本征矢量上引入权重因子、构建四元数代数等,可以说论文中闪光点频出,如同一座宝矿,不同背景的科学家从中可以找到他们各自喜欢的宝藏。

激情:在我的论文中散发出一股子激情,火光四射。猜想论文2005-2006年经过与PRL/PRE五位审稿人一年多的打斗,我将答复意见都补充到论文中,原来大约50页的论文扩展到100多页。其中的答辩文字充满火药味,具有战斗的气息。可以说,吹响了反对陈旧学术思想的冲锋号。

我还遇到一群贵人,当年在科学网上进行学术论剑,以黄老邪等为代表的许多科学网博主和网友自发进行支持和声援。从道义、科学精神、支持创新探索等方面给我以鼓励。他们也正是由于我的真诚,由于我在科学网上真诚地介绍三维伊辛模型的研究成果以及引发的学术争鸣,由于我在科学网上真诚地对待每一个博主和网友。当时科学网博主和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对在逆境中的我是非常弥足珍贵,大呆铭刻在心。在此,大呆再一次衷心感谢科学网编辑、博主和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虎年到来之际,祝科学网所有编辑、博主和网友新年新气象,虎虎生威!

祝大家都能够遇到贵人相助!心想事成!

 最后列举一下三维伊辛模型相关的论文:

     1,提出两个猜想:Z.D. Zhang, Philosophical Magazine 87 (2007) 5309. https://doi.org/10.1080/14786430701646325

     2, 初探数学结构:Z.D. Zhang, Chinese Physics B 22 (2013) 030513.

https://doi.org/10.1088/1674-1056/22/3/030513

3.     证明两个猜想-克利福德代数方法:Z.D. Zhang, O. Suzuki and N.H. March, Advances in Applied Clifford Algebras 29 (2019) 12. https://doi.org/10.1007/s00006-018-0923-2

4.     证明猜想1-黎曼-希尔伯特问题方法:O. Suzuki and Z.D. Zhang, Mathematics, 9 (2021) 776. https://doi.org/10.3390/math9070776

5.     证明猜想2-黎曼-希尔伯特问题方法:Z.D. Zhang and O. Suzuki, Mathematics, 9 (2021) 2936. https://doi.org/10.3390/math9222936

6, 自旋玻璃三维伊辛模型计算复杂度: Z.D. Zhang, J. Mater. Sci. Tech. 44 (2020) 116.  https://doi.org/10.1016/j.jmst.2019.12.009 

7,二维横场伊辛模型的精确解:Z.D. Zhang, Physica E 128 (2021) 114632. https://doi.org/10.1016/j.physe.2021.114632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344-1323448.html

上一篇:为三维伊辛模型科学史补充一点史料
下一篇:超低温电输运、拉曼和磁光-克尔联合测量系统

9 武夷山 陆仲绩 秦四清 檀成龙 李宏翰 张晓良 李学宽 田云川 谢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7: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